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99章 你不就是想把我弄去研究吗?
    他应该自由自在的奔跑在蓝天下,身旁有位可爱娇俏的女友,一起携手享受美好的人生,而不是孤零零隐蔽在灰暗死寂的丛林里。

    陆卉儿勇敢地直视着达尔贝的眼眸,态度诚恳道,“老实说,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我愿意去尝试,也有足够的自信相信我可以找出你体内基因突变的所在,然后解决问题。现在重要的不是我,而是你,想不想去做这种改变!”

    达尔贝静静注视着陆卉儿,脸上的表情木然冷淡,谁也不知道他幽深的眼眸里盛着的是什么思绪。

    良久,达尔贝幽幽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往后退开半步,然后转身朝前方走去。

    他的身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孤单,令陆卉儿不由自主就追了上去,“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要不要答应我啊?”

    达尔贝没有回应,只顾着自顾自往前走,对陆卉儿的话视若无睹。

    看着无声远去的达尔贝,陆卉儿想要研究达尔贝的兴趣更浓了些。

    这个男人、体内有着狂暴的嗜血因子,爆发起来是那么的恐怖,可是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孤单。

    “喂!你好好考虑下!如果你肯答应配合我的话,说不定我真的有办法让你恢复正常呢!”

    陆卉儿追在达尔贝身后说个不停,努力想要说服他去自己的实验室。

    她对自己的专业能力十分有自信,只要给她机会,她相信自己肯定能够找到引发基因突变的原因!

    达尔贝板着脸不吭声,英俊的脸庞上木然冷淡,压根当陆卉儿不存在。

    不是他不想恢复正常,而是不想像动物似得被任何人给研究,那样只会更加让他觉得自己是只可怕的怪物!

    天知道身后的女孩到底有着怎样的自信,居然还在锲而不舍地跟着他!

    陆卉儿锲而不舍地追问着,达尔贝都当做听不到,想让陆卉儿自己放弃离开。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陆卉儿的决心,这个个头直到他肩膀的小丫头,居然硬是从中午跟到了傍晚,而且似乎还会一直跟下去。

    天边的落日将这片树林染上了几抹红,达尔贝终于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身后唠叨个不停的陆卉儿。

    “拜托你相信我的专业技能,只要肯配合我,我肯定……哎哟……”

    跟了达尔贝半天的陆卉儿沉浸在劝说的世界里不可自拔,根本就没有注意前面的路,也没想到达尔贝会突然停下来挡在自己面前,就这么一头撞了上去。

    “哎哟,我的鼻梁估计被你撞断了,好痛!”

    陆卉儿捂住自己被撞得红红的鼻梁,眼里泪汪汪的。

    可恶!

    这个家伙的胸膛根本就是石头做的,硬邦邦冷冰冰,撞得她鼻子快疼死了!

    达尔贝看着眼睛泛着泪光的陆卉儿,没有半点想要道歉的意思,脸色淡漠道,“马上天就要黑了,你走吧,别再跟着我了。”

    “呼,好痛好痛。”陆卉儿正在小心翼翼摸着自己可怜的鼻子,听到达尔贝这么说,小脸顿时气得通红,“喂!你在乱说什么?我辛辛苦苦劝了你一下午,可不是为了就这么默不吭声地离开的!”

    面对像头愤怒的小狮子般的陆卉儿,达尔贝眼眸始终冰冷疏远,薄唇只吐出三个字,“不然呢?”

    “不然?什么不然!”陆卉儿仰着头据理力争,“我是为了你好,想让你恢复正常!难道你想一辈子都住在阴暗潮湿的林子里么?”

    “仅仅是这样?不是想趁机在学术上大放异彩?”达尔贝眼里盛满了了然,冰冷的眸子仍带着疏远。

    陆卉儿也不遮掩,直爽地点头承认,“没错!我承认我是想趁机弄清楚引发基因突变的原因,但是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很有可能恢复正常啊!”

    “我不信任你。”达尔贝眼眸始终带着冷漠的疏远,“不要再跟着我,你走吧!”

    说完,达尔贝丢下陆卉儿,继续往前走去。

    说实话,他并不喜欢阴暗潮湿的森林。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怎么可能会不想恢复正常呢?

    但是这个女孩他根本就不熟,是不会任由她研究自己的!

    他就算变得跟正常人不同,也不想像怪物似得被任何人研究!

    陆卉儿有些语塞地呆愣了两分钟,看到达尔贝离开,连忙追了上去,“我承认我们确实不熟,你不信任也是正常的。但是人生就是场不断邂逅的过程,都是从陌生逐渐变得熟识的啊!你可以尝试着交我这个朋友,我……”

    达尔贝猛地转过身来,獠牙因为愤怒触目惊心地露出来,几乎要戳到陆卉儿的脖颈上。

    他阴沉着脸,一字一句冷硬拒绝,“我、不、需、要、朋、友!走、开!”

    这样陡然变脸的达尔贝确实令人心惊胆寒,但是想到自己迫切想要解开谜题的课题,陆卉儿仍是倔强地试图劝说达尔贝,“不,你需要!没人不需要朋友!”

    “咚!”

    达尔贝握紧拳头,高高扬了起来,重重砸在陆卉儿身旁的一棵树身上。

    他的力度惊人的可怕,竟然硬生生将那棵树给砸出了拳头深的坑洞,露出白花花的树芯来。

    “我不是温顺的绵羊,而是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猛狮!你再跟着我的话,我不保证下一秒会不会咬断你纤细的脖子!”

    达尔贝阴森森道,帅气的脸庞有些狰狞的扭曲。

    陆卉儿倔强地扬着头,“不,我相信你不会的!”

    “是吗?”达尔贝锐利的眼睛像刀子似得,直直探入陆卉儿的灵魂,“小丫头,别费心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了。你这根本是在跟魔鬼共舞,一个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

    陆卉儿勇敢地回视着达尔贝的眼眸,想让他看清楚自己坚决的决心,“我不怕!而且我相信,你也绝对不会是滥杀无辜的人!如果你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有一天拧断了我的脖子,那也是我咎由自取!绝对不会埋怨你一分一毫!”

    陆卉儿已经豁出去了,古往今来,无数的科学成果都是由伟人们的热血绘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