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00章 我可没有答应你,去你的实验室…
    如果她能够顺利解开基因突变的谜题,就算丢掉一条无足轻重的性命,又如何?!

    达尔贝眼神闪烁了下,脸色终于不再像刚才那么冰冷,而是露出几分赞赏。

    眼前这个女孩虽然长得娇俏弱小,可是她骨子里的那种固执,还有眼神中的坚毅,却像炙热的阳光似得,穿透了他坚硬的心房,让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并没有被全世界给抛弃!

    达尔贝收起有些狰狞的面容,暴起的獠牙收了起来,脸庞重新恢复到帅气的模样,无声退后了半步,语气有些怅然,“随便你。”

    陆卉儿原本还在想要怎么才能说服固执的达尔贝,没想到他居然吐出这么三个字。

    她愕然了两秒,高兴地笑了起来,“这么说,你是答应了?真是太好了!”

    看着笑得格外灿烂的陆卉儿,达尔贝心头滑过一抹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似乎有些熟悉,却又快的令人抓不到。

    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第一眼看到荣宝儿时,也曾经有过这种悸动似得。

    达尔贝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脸色再度阴沉起来,轻蔑地冲陆卉儿冷笑了声,“笑得像个白痴!”

    心情大好的陆卉儿才不会因为这么句话就沮丧下来,反而笑得更加眉眼弯弯,“白痴可没有我智商高,我可是拥有双学位的博士哟!”

    “呵呵,真是了不起啊。”达尔贝嘴毒地附和着,脸上的嘲讽十分的明显。

    陆卉儿并不以为意,沉浸在终于说服了达尔贝的愉悦里,笑得满面春风,“既然你答应了,我们就回去吧。”

    达尔贝脚步不停往前走,淡淡问道,“去哪儿?”

    “去我的实验室啊!你刚才已经答应了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可不能反悔!”陆卉儿生怕达尔贝翻脸,他要是突然跳起来离开,她就是开车也追不上啊!

    达尔贝斜眸睨视陆卉儿,语气再度变得冰冷,“我只是答应不赶你离开,可没有答应要跟你去什么实验室。既然想要研究,就拿出诚意来吧!”

    说完,达尔贝就突然加快了步伐,往森林的深处走去。

    对于陡然变脸的达尔贝,陆卉儿除了无奈的摇头之外,还是无奈的摇头。

    她真是败给这个自闭又狡猾的家伙了!明明之前答应说随便她的,现在居然轻松就曲解了那三个字的意思,真是过份!

    不过她陆卉儿从来都不会轻易认输的人!

    想要就这么让她放弃,门都没有!

    陆卉儿握了握拳,更加坚定了心中的信念,然后脚步,去追赶速度快起来的达尔贝,“喂!等等我啊!”

    黄昏的森林内光线昏暗,身形高大的达尔贝健步如飞走在最前面,娇小瘦弱的陆卉儿则小跑着追在他身后。

    两人交错的背影投在满是落叶斑驳的地面上,竟然是那么的默契相衬,只是没人注意到罢了。

    天色在密、林里一点点暗下来,直到黑暗完全笼罩了这片丛林,达尔贝才终于善心大发地放慢了脚步。

    一路小跑着的陆卉儿累得气喘吁吁,终于看到达尔贝慢了下来,这才跟着放慢了步子,背着行军包疲惫地靠近过来,“喂,你就不能走慢点?你是轻装上阵,我可背着十公斤的物资呢!”

    “是你非要跟的,并不是我强迫你。”达尔贝一句话就将陆卉儿堵得没了脾气,然后冷冰冰说,“我有名字,不叫喂。”

    “好吧,达尔贝,麻烦你善心大发,可怜可怜腿短的本姑娘,不要再走这么快了!”陆卉儿说着,自己反倒爽朗笑了起来,“我可不想变成,第一个是因为暴走缺氧而死的美女博士。”

    陆卉儿其实并不矮,身高169的她继承了安琪拉完美的美女基因,不仅五官立体出众,还是身材绝佳的九头身美女。

    不过她这个还算高挑的身高放在身高188的达尔贝跟前,一下子就变得娇小起来,勉强才到了他的肩头,这才不得不自嘲着说自己腿短。

    达尔贝嘴角抽搐了下,实在无法、理解陆卉儿的自信是从何而来,抿起唇全当没听见。

    不过他却没再继续往前走,随意靠在一棵大桉树前,似乎想要闭目养神。

    其实以达尔贝现在的体质,就算再走一下午,也不会有任何疲惫的感觉。

    他之所以会停下来,只是出于一时好心,不想让身后那个有着愚蠢笑容的女人真的累到缺氧窒息罢了。

    见达尔贝靠在大树旁闭目养神,陆卉儿连忙将自己死沉的行军包给放在地上,拿起水壶灌起水来。

    她虽然是个女孩子,却有着男孩子的豪爽大气,渴了就大口喝水,丝毫不矫揉造作。

    一壶水很快被陆卉儿喝下去一小半,这才稍稍缓解她的疲惫,满足地舔了下嘴角的水渍。

    达尔贝虽然半眯着眼睛,其实视线并没有离开陆卉儿,看着她仰头猛灌水的豪爽模样,跟着咽了下口水。

    尤其是她刚才舔嘴唇的小模样,令达尔贝有些口干舌燥,猛地睁开眼,死死盯住她跳动不已的动脉。

    陆卉儿被达尔贝毫不掩饰的目光看得有些心里发毛,讪讪将手里的水壶晃了晃,“你也渴了,要不要喝?”

    达尔贝嫌弃地白了陆卉儿一眼,将头扭向别的地方,不再去看那诱惑力十足的脖颈。

    然而他体内的蠢蠢欲动已经被唤醒,焦躁地恨不得立即飞扑过去,将獠牙切入陆卉儿跳动着的静脉内。

    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明媚,血管内流淌着的温热液体,想必也十分甘美吧!

    “shit!”

    达尔贝发现了自己心口的渴望,暴躁地低咒了声,从地上拔地而起,坐在了高高的树冠上。

    陆卉儿不明白达尔贝怎么突然就纵身上了树,有些不明白地站起来,仰头问道,“达尔贝,你这是怎么了?”

    “闭嘴!”达尔贝愤恨地凶了陆卉儿一句,尽力压制体内那躁动不安的渴望,控制着嗜血因子的爆发,“再出声我就扭断你的脖子!”

    月色下,他渴望的眼神太过赤果,终于令陆卉儿明白了过来,后怕地摸了下自己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