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01章 拿走草球灯,做最后的告别…https://m.aiqu.la
    刚才达尔贝是怕控制不住自己,会扑过来咬她,才烦躁地上树的吧?

    看来未来跟他的相处,充满着未知的危险,谁知道下一秒他会不会狂性大发呢?

    陆卉儿脸色变了几下,最后被毅然的眼神所取代。

    就算再怎么艰难,她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研究的!

    现在的达尔贝能够克制不来伤害她,相信等他们熟识了之后,他的克制能力会更加强大!

    想通了这点,陆卉儿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

    她仰头看了眼单腿跨坐在树冠上的达尔贝,轻声道了句谢,“达尔贝,谢谢。”

    陆卉儿的道谢令达尔贝有些发蒙,很快就明白过来,陆卉儿这是看穿了他刚才想要吸血的强烈渴望。

    达尔贝突然有种被人看穿的无所适从感,气恼地瞪了陆卉儿一眼,“闭嘴!不然我就扭断你的脖子!”

    面对达尔贝凶神恶煞的呵斥,陆卉儿眼里再没有半点畏惧,反而低头偷笑了下。

    原来这个男人并不是像看上去那么可怕,反而有着颗柔、软的内心,只是嘴硬罢了。

    嗯,他就像披着狼皮狂吠的哈士奇,想用凶恶的外表将自己伪装的强大无比,却忘了遮掩眼里的善良。

    陆卉儿心里对达尔贝了然了几分,乖乖没再出声,而是从行军包里拆出睡袋,快速钻了进去。

    临睡前,她仰头看着坐在树冠上的达尔贝,轻声道了句,“晚安。”

    陆卉儿的这声晚安,清晰无比的传入了达尔贝的耳中。

    不过他并没有任何的回应,直当没有听见,心里无声腹诽着:这个女人,可真不是一般的难缠。

    树林内的夜静寂无声,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有达尔贝坐在树上的缘故,陆卉儿很快就陷入了香甜的梦乡。

    达尔贝坐在树上一动不动,整个人都像融入了黑夜似得,只有眼睛在夜色中烁烁生辉。

    入夜的树林有些微寒,陆卉儿睡在暖暖的睡袋里,蜷缩成一团,丝毫不知道危险正在悄然靠近。

    随着夜色深沉下去,一条有血红鸡冠的蛇无声地从远处滑了过来。

    它扭曲着冰冷的身躯,很快就游到陆卉儿不远处,竖起三角形的蛇头,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陆卉儿咬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一道身影鬼魅般俯冲下来,单手捏住了鸡冠毒蛇的七寸,将它整条从草地上捞了起来。

    那条原本想饱餐一顿的鸡冠蛇都没来得及扭、动,就把抓住它七寸的大手捏断了喉头的所有骨骼,软绵绵被拎到了树上。

    这只大手的主人,正是坐在树冠上的达尔贝。

    他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早已经察觉到了那条毒蛇的存在,只是懒得理会罢了。

    等那条毒蛇朝陆卉儿游过来时,达尔贝甚至觉得让那个有着碍眼笑容的女人被咬死也好,这样就省得她跟在自己身后聒噪了!

    只是达尔贝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淡定,等他看着毒蛇张开血盆大口时,身体已经早于他的理智冲了下去,稳稳捏爆了那条毒蛇的七寸。

    他拎着那条被捏死的毒蛇上了树,鼻尖传来诱人的血腥味,是从那条毒蛇身上散发出来的。

    达尔贝好不容易被压下去的嗜血欲、望再次被唤醒,低头啃上了那条还未僵直的毒蛇。

    毒蛇是没有温度的,就连它的血液都冰冷的厉害。

    达尔贝喝了两口,低头看到睡在树下的陆卉儿,突然觉得索然无味起来。

    他有些烦躁地将手里的毒蛇给甩开,赌气闭上了眼睛。

    毒蛇的血根本就不好喝,树下的这个女人最好别惹毛了他,否则他一定会扭断她的脖颈的!

    没错!一定会!

    达尔贝脑海中闪过陆卉儿之前喝水时滚动的脖颈,喉头跟着干渴起来,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着,迫切想要品尝那温润的红色液体。

    “妈的!”

    达尔贝气恼地爆了句粗口,无声从树冠上跃到远处,去找寻新的猎物去了。

    ————————

    E国的傍晚,夕阳刚刚爬落山坡。

    崖底的潺潺小河旁,停着架小型直升机。

    在直升机的不远处,云毅孤单坐在长条石柱上,身影备显寂寥。

    这些天,为了寻找白狼和那名神秘女孩的踪迹,他风雨不误的每天都会来崖底寻找。

    然而不管来多少次,眼前的废旧宫殿依旧,却再也没能遇到那头漂亮的白狼,和面容精致的神秘女孩。

    她们就像商量好了似得,就这么从他的生命中匆匆路过,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毅手里握着那盏不久前从废旧宫殿内见到的草球灯,无比珍视地抚摸着,心头满满都是失落。

    他已经来崖底寻找了十多天,这十多天来,不仅白狼和那名女孩再没出现过,就连崖底的灰狼群都跟着消声觅迹似得,找不到半点踪迹。

    如果不是手里握着的这盏草球灯,云毅甚至会觉得自己在崖底的那两天奇幻经历,真的像云昊天说得那样是中了瘴气。

    他敢肯定白狼和女孩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找到她们的半点踪迹!

    难道是他们的缘分尽了?

    不然为什么他那么孜孜不倦的寻找,都始终没能再遇到她们呢?

    云毅之前的满腔热血,终于被冰冷无情的现实给打败,一腔热血被灰心和绝望充斥。

    他再次看了眼手里的草球灯,不舍得将它放在那条他和白狼曾经相拥而眠的石柱上,转身朝着直升机走去。

    可能真的是他们之间的缘分尽了,才会无数次寻找都毫无进展吧!

    那就留下这盏草球灯吧,它本来就属于这里。

    云毅刚走了两步,又不舍得折回身,将那盏草球灯重新捧在了手心。

    是的,他舍不得,舍不得割舍这里的一切。

    即便白狼和女孩都好像刻意躲着他似得避而不见,他仍是不想遗忘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既然她们不愿意见他,那他就悄无声息的离开好了,不再来打扰她们的生活。

    而这盏草球灯,就当是寄托他思念的缅怀,永远留在他的身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