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02章 我养了你十八年,你却把第一次给了人类!
    第1702章 我养了你十八年,你却把第一次给了人类!

    云毅神情落寞地捧着草球灯,缓慢跨入直升机,然后无比失落地启动,盘旋升空离去。

    他最后看了眼脚下渐离渐远的崖底,心里无声的道别:再见了,小白,愿你们一切安好。

    直升机越升越高,渐渐的快要消失不见。

    就在这时,一道纯白的身影从林间闪电般跃了出来,洁白的皮毛在黄昏夜色中时那么的闪耀亮眼!

    它正是云毅痴痴寻找了这么多天的白狼!

    “嗷呜——!”

    白狼的身影在半空中划出道完美的弧形,漂亮的皮毛在黄昏的余晖里烁烁生辉,朝着正逐渐离开崖底的直升机扑去。

    “嗷——呜——!”

    白狼跃起纯白的身影,追赶着直升机。

    他走了!是不是永远不再来了。

    不!不!它在也不躲他了,它因为那天月圆之夜变成、人形和他共度的那一夜。

    它真的不好意思在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但是它能感觉到他找不到它的失落……

    好吧,我出来了,求你不要走。

    那道雪白的影子在树林疯狂的奔跑,求你,我出来了。

    别走好么?

    “傲呜——”

    直升机在黄昏的余晖越升越高,而云毅再也没有看见崖底那抹雪白的身影在狂奔……

    直升机终于飞走了,白狼看着越来越小的直升机,红红的眼眶流下晶莹的泪珠。

    它仰望着远去的直升机,突然跃上一块庞大的山石。

    但是因为太急,从那块石头上摔下去……

    然而白狼的身形还没有摔落在地的时候,就从它的身后跃出一只巨大的灰狼。

    狰狞的灰狼吼叫着,巨大的狼爪重重拍在白狼的脊背处,硬是将它从半空中砸到了地上。

    “嗷呜……”

    白狼滚落在地上,惨呼着想要爬起来,灰狼已经泰山般压了下来,巨大的狼爪死死摁在白狼的脖颈处。

    “吼——!”

    灰狼扬天怒吼着,而早已经升到半空中的直升机早已经越升越高,根本不知道下面发生着什么。

    直升机飞得越来越远,很快就只剩下一个小小的黑点,直到再也看不见。

    灰狼这次低下头,怒视着被它的巨爪死死摁住的白狼,怪异地扭、动着身躯。

    因为黄昏的离去,崖底的光线变得更加昏暗起来,周围的景物开始变得朦胧不清。

    这些静物就算被黑夜彻底笼罩,也不会令人感到害怕,唯一令人胆颤心寒的,是那头正死死摁住白狼的巨大灰狼!

    只见它毛茸茸的脖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着,巨大的脑袋光速晃动了圈,赫然变成了一个有着灰色卷发的粗狂男人!

    没错!

    这头凶狠的灰狼,无声地扭曲着身体,先是头,再是脖颈,然后是躯干和四肢。

    它狰狞的头颅变成了一个面相凶狠的中年灰卷发男人,满是茸毛的身躯变成了人类的胸膛,死死摁住白狼的巨爪则变成了两只青筋绷起的大手,另外两只后腿赫然变成了两条苍劲有力的大腿!

    这张由灰狼变成、人类的面孔上,有着阴险的三角眼,浓密的灰色眉毛几乎连在一起,鼻头异常硕、大,嘴唇肥厚下垂,十成十的凶相毕露。

    “阿月!”灰狼变成的男人低头注视着被他摁在地上的白狼,疯了似得咆哮着,“我养了你足足十八年!就等着你觉醒成年的这一天,你却将自己献给了那个无耻的人类!真是该死!”

    白狼眼里隐约有泪光闪烁,对于灰狼变成中年男人没有半点意外,只是偏着头,一言不发。

    “十八年!你自己扪心自问,我可曾有过亏待你?!啊?!”

    长着三角眼的中年男人继续如雷咆哮着,“这十八年来,我明里暗里叮嘱过你多少次?!古德那个杂碎随时都可能醒来与我们狼人一族为敌,只有你嫁给我,才能令分崩离析的狼人族群齐心协力!可是你呢?该死的你都做了什么?!”

    面对灰狼的咆哮,白狼死死咬紧牙关,眼睛盯视着直升机离去的方向,早已经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

    它并不是普通的白狼,而是狼人族最高贵的公主——冷月。

    可是谁又能知道,她这个身份高贵的公主,这些年过着怎样寄人篱下的日子?

    在这个繁华世界最隐蔽的角落里,乌头草盛开着的与世隔绝的地方,生活着狂野凶悍的狼人族。

    他们已经悄然无息地与人类共存了数千年,虽然有着粗狂凶悍的巨狼外表,实则内心正直善良,是捍卫光明的最勇猛的战士。

    只是在这些骁勇善战的忠诚狼人中,仍是不可避免有生来就邪恶的存在——正如此刻死死扼住白狼脖颈的这名灰狼变成的中年人!

    他叫史蒂夫,曾经是狼人族威名赫赫的统领,性格残忍暴虐,严重排斥非我族类。

    曾经的他是狼王最忠心的仆人,却在一个月色阴沉的夜晚,亲手了结了病重中狼王的性命,逼迫狼王后坠楼自尽!

    狼王膝下只有一名爱女,正是当时尚未觉醒的白狼冷月。

    那时的冷月仍未成年,躲在角落里目睹了史蒂夫残忍迫害亲生父母的一幕,将嘴唇咬得出血才没有哭出声来。

    年幼的她不懂得权利的更迭注定要由血腥铺就,只知道自己温馨的家就这么被史蒂夫亲手撕得粉碎!

    当时冷月恨不得冲上去,用自己锋利的牙齿咬断史蒂夫的喉咙,然而她却不能,只能躲在角落默默落泪。

    在巨大的力量悬殊下,她的冲动,只会彻底毁灭狼王最后的血脉!

    而狼王后坠楼自尽前血泪斑斑的教诲至今仍徘徊在冷月的脑海中,“活下去!只有积攒足够的力量,才能够报仇雪恨!”

    这十八年来,冷月牢牢记住这句话,无论面对怎样的羞辱,都咬牙挺了过来!

    她不介意自己常年被史蒂夫锁在旧宫殿内,以那条不宽的河流为界限,既不准许她踏出,也不准许除任何狼人踏入!

    冷月知道,史蒂夫是生怕会有父王散乱在外的忠心手下找到她,趁机推翻他的统治。

    而囚禁她的另一个目的,是因为史蒂夫在等着她成年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