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04章 它用尽全力抓瞎了灰狼的眼睛…
    第1704章 它用尽全力抓瞎了灰狼的眼睛…

    “不说?还是被我猜中了?”史蒂夫的脸狰狞扭曲,就像要将一切给撕碎的恶魔!

    他很快就猜到了冷月的计策,咆哮着逼问着她,“说!你是不是偷吃了合欢果,提前变成了人形?”

    这个问题几乎要逼疯史蒂夫,他之前不是没想到过要提前给冷月吃合欢果,都被冷月以绝食自尽要挟作罢。

    如今眼看着那个男人疯了似得天天来崖底,傻子都知道他肯定跟冷月有一腿!

    妈的!

    自己费心养大的雀儿,却被别人给拿了一血!

    史蒂夫越想越窝火,疯了似的拧着冷月的耳朵,几乎要将它给撕下来,“妈的!小贱蹄子,给我变成人形!快变!”

    为了能够名正言顺地坐上狼王的宝座,史蒂夫养了冷月十八年,就等着她觉醒化成人形的那一刻,好好品鉴她的美味!

    结果这个不自重的小贱蹄子,居然趁着他不在,提前觉醒,把清白给了无能的人类!

    冷月的耳朵早已经因为史蒂夫的残暴,被撕开了一角,殷红的鲜血顺着白色的皮毛淌了下来。

    然后那触目的红并没有能令史蒂夫停下来,反而加剧了他体内本就残暴的暴虐因子。

    他疯了似得拽着冷月的皮毛,大力往两边拽,似乎要将她身上的狼皮给整个撕扯下来似得,“贱人!快给我变成人形!既然你这么渴望男人,老子现在就要上了你!”

    冷月浑身痛得不行,挥舞着狼爪想要跟史蒂夫对抗。

    然而不管史蒂夫是狼形还是人身,都是那么的孔武有力,远比他小一号的冷月根本就不是对手!

    史蒂夫猛地攥住冷月挥舞着的狼爪,残暴地跨坐在她身上,大手顺着她柔软的腹部往下抹去,“妈的,贱货!既然你怎么都不肯变成人身让我上!索性直接这样上了你!”

    说着,史蒂夫身形抖擞了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变成了头体型硕大的灰狼!

    他的狼爪重重压住冷月的前爪,后爪硬是抓住冷月身上的白色皮毛,将她给翻过来,然后死死压在地上。

    “该死的贱货,老子把你捧在手心里当宝你不珍惜,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自取其辱!”

    史蒂夫说着,就跃跃欲试想要跳到冷月的背上,“那个没用的男人有什么好,他能有我们狼人一族强悍的体质么?嗯?!”

    巨大的狼爪死死摁在冷月的背上,粗暴的将她背上的皮毛抓得血迹斑斑,而且还在死命抓挠着。

    冷月狼狈地往前躲避着,拼命摇头想要避开身后那肮脏的污秽,“你才是真正的畜生!滚!从我的身上滚下来!”

    “哼!贱货!你早就应该被这样对待!”

    史蒂夫早就被妒恨占据了全部的理智,疯了似得往冷月狼背上跳,想要真正占有弱小的冷月。

    这是他养了十八年的狼族公主,是生来就应该成为他禁奴的存在,他怎么能容许她被别的男性染指?

    史蒂夫整个趴在冷月背上,一边不停调整着位置,想要彻彻底底占有冷月;

    一边用狰狞的獠牙疯了似得咬上冷月尖尖的耳朵,“你这个小贱人,等我睡够了你,就亲自去用锋利的牙齿咬断那个平庸男人的喉管!”

    冷月原本被残暴的史蒂夫压在身下,浑身被他的利爪抓得到处血迹斑斑,疲惫地快要死去。

    直到她听到史蒂夫的这句话,一股愤恨像火苗般自冷月心底燃起。

    这个无耻的禽兽,他逼死了自己的父母不算,还将她囚禁了十八年,如今又想去害别人!

    实在是太可恶了!

    这样冷血的畜生,凭什么还活在这个世上!

    内心的戾气令摇摇欲坠的冷月变得精神抖擞起来,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地从史蒂夫身下扭过身子,伸出白狼的狼爪,狠狠划向史蒂夫的喉咙。

    狼人族的皮毛十分坚硬,平常的刀枪很难造成伤害,唯有喉咙和眼睛是致命的弱点。

    史蒂夫只顾着想要侵犯冷月,压根没想到她居然还能有力气反抗,本能地低下头去看,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只觉得一道白光划过,然后左眼传来一阵刺痛。

    冷月这不要命的一爪,没能顺利割破史蒂夫的咽喉,却也阴差阳错的,划破了他的左眼。

    “啊!我的眼睛!”史蒂夫捂住眼睛,痛苦地委顿在地,另一只眼睛死死瞪视着冷月,“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弄死你!”

    咬牙切齿的史蒂夫左眼处血泪斑斑,狰狞扭曲的脸庞宛如地狱恶鬼,吓得冷月根本来不及思考,只顾着翻身挣脱狼爪,扭头往前奔跑。

    “站住!贱人,你给我站住!”

    史蒂夫看到冷月跑开,更是勃然大怒,捂着眼睛朝冷月追来。

    然后狼要四肢踏地才能跑起来,他的眼睛又痛得要死,等变成人形拔腿去追冷月时,才发现已经不见了她的踪影。

    “妈的,都说该死的人形是最没有用的!”

    史蒂夫气得破口大骂,捂着被刺破的左眼,狼狈朝着自己的宫殿走去。

    他带着冷月出来的时候,特意命令自己的手下都留在原地待命,不准打扰他们。

    现在却不小心中了冷月的道,还被那个小贱蹄子给跑了!

    等把她抓回来,他一定要好好玩弄一番,然后把她赏给手下们,玩到死为止!

    而挣脱了史蒂夫的冷血没命地往前跑着,白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中。

    她被刚才史蒂夫的行径吓得魂不附体,一心只想跑到内心中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而眼下最安全的地方,除了云毅,冷月真不知道自己还能相信谁。

    所幸她的嗅觉是最为灵敏的,相信只要离开这片崖底,很快就能见到那道坚实的身影!

    ————————

    夜深人静,云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对于崖底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切,他根本毫无所知,正在为找不到白狼和那名女孩心灰意冷。

    明天就是他的大哥云尚一家归来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不想再见任何人,包括自己的亲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