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6章 我带你回我的公寓…

    冷月却浑然不顾,第一反应就是抬头去看天上的直升机。

    可是经过这番耽误,直升机早已经飞得没了踪影,彻底消失在黑夜之中。

    冷月仰头看着茫然的夜色,疲惫和无奈袭上心头,无力地摔倒在冰冷的河水中。

    他到底还是离开了……

    哪怕她拼尽全力,还是没能将他留下来……

    这个世界明明有着温暖的阳光,可是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冰冷无情?

    为什么在她最绝望无助时,连最后的希望都不肯给她?

    为什么?!

    狂奔后的疲惫的冷月,再也没有了任何力气,就那样疲倦地倒在了河水里。

    她的眼眸变得灰寂无光,眼前闪过的,是这些年的悲惨过往。

    幼年时血溅当场的狼王,史蒂夫疯狂的笑声,还有疼爱她的母亲绝望坠楼前心疼的回眸……

    世界这么宽广辽阔,她却活得无依无靠……

    第一次有了暖心的期许,最后却仍是擦肩而过……

    就这样吧,就这样沉入冰冷的河水,任由那冰冷的液体冲刷,带走她所有的哀戚和悲伤,卷走世间所有的丑恶……

    别了,我的亲人,我的挚爱……

    ————————

    清晨的森林空气格外清新,红彤彤的太阳破晓而出,将光明带给了大地。

    高高的铁杉树上,达尔贝百无聊赖地倒挂着,研究着睡在树下的陆卉儿。

    这个女人真是爱好独特,明明他之前认识的那些女人都喜欢各种漂亮衣服和包包,唯独她陪他待在森林里。

    经过这两天的接触,达尔贝早已经看出来,这个女人是真的喜欢森林。

    那种发自内心的喜爱,是无论如何都伪装不出来的。

    他细细看着陆卉儿睡着的眉眼,倔强的眉峰上扬着,鼻梁挺直秀气,睡着时嘴巴微微嘟着。

    嗯,真不是个精致的女孩。

    不过,还算勉强看得过去吧!

    达尔贝努力给陆卉儿打着差评,其实他自己心里格外清楚,这个女孩有着一张很完美的脸庞和高挑出众的身材。

    如果不是每天被牛仔套装和那副超大的黑框眼镜遮挡,肯定早就迷死一帮男人了。

    陆卉儿抖动了下眼睫毛,茫然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然后她就看到了几乎贴到她脸上的达尔贝,不假思索地握拳打了出去,“混蛋!”

    达尔贝快速挪开,从树上翻了下来,稳稳落在地上,挑眉轻声道,“起床气?”

    陆卉儿有些气愤地坐起来,抓起一旁的眼镜戴上去,这才气鼓鼓看向达尔贝,“什么起床气!难道你习惯醒来后有张丑脸贴着自己?简直太恐怖了!”

    “丑脸?”达尔贝的脸黑下来,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你确定不需要换个词?”

    说着,达尔贝轻轻握起手,将手指扭得咔咔作响。

    陆卉儿向来是十分识时务的,当即就讪笑起来,“呵呵,哪有?我刚才明明说得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若潘安呐!”

    达尔贝这才满意地轻哼了声,“算你识相。”

    “嘿嘿,一般识相,一般识相。”陆卉儿笑着将睡袋收起来,拿起早餐吃了起来。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早已经将达尔贝的性格给摸清了几分。

    这个男人远不是看上去那么凶恶,甚至还能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如果不是他那诡异的身份,其实真的是个挺不错的大男孩。

    达尔贝看着终日乐呵呵的陆卉儿,不明白她脸上的笑容为什么会这么多,就好像从来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她似得。

    “喂,你跟了我这么多天,该放弃了吧?”

    达尔贝冷声说了句,盯着陆卉儿的脸,想要从上面看出些不开心来。

    然而陆卉儿成功的让他失望,笑呵呵摇头,“为什么要放弃,我一直在研究你啊。”

    “难道你就不想回到大都市里,待在深山老林里有什么好的?”达尔贝索性直接问出盘亘在心里的疑问。

    “想啊,但是你不肯去,我有什么办法?”陆卉儿眼神幽怨地看向他,里面满满都是控诉,“如果你肯跟着我走,我早就回去有电有浴缸的温暖房子了。”

    不知道是不是陆卉儿脸上的笑容太晃眼,还是达尔贝自己也厌倦了丛林里的生活。

    他看着她那灿烂的笑脸,居然不由自主地点点头,“那就回去好了。”

    “耶!太好啦!”陆卉儿夸张地跳起来,兴奋到无以复加,“我的老天,终于再也不用睡在深山老林里,再也不用喂蚊子了!肉啊肉啊,让你们跟着我受苦了。”

    达尔贝嘴角不着痕迹地抽搐了两下,这个傻女人,喂蚊子有什么可怕的,明明她好几次都差点成为毒蛇猛兽的盘中餐好吧?

    不过高傲如达尔贝,他才不会说这些,而是轻描淡写看向陆卉儿,“你想带我去哪儿?”

    这个问题并没有难倒陆卉儿,她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早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

    “为了安全起见,当然是回我的单身公寓啊!”她笑眯眯看着达尔贝,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放心好了,我的公寓很干净很漂亮,你一定会喜欢的。”

    达尔贝有些想笑,“你确定回你的单身公寓最安全?”

    这个傻大妞,真不怕自己发了狂,把她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显然陆卉儿并不像达尔贝这么想,而是十分肯定地点头,“没错,我住的地方才最安全!你根本不知道我爹地和妈咪有多恐怖,他们恨不得我随身揣着户口本,拐到个男人就嫁了。如果你跟我回家里去住,天知道会出现什么乌龙。”

    达尔贝抿了下唇,知道陆卉儿是故意说得这么轻松,其实是想让他不要介怀太多。

    毕竟他现在是吸血鬼的身份,如果被正常人发现了,肯定会被绑去实验室研究的。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人类在这个问题上,从来不会有任何手软和心善!

    因此,达尔贝就跟着哈哈起来,“那你可要小心啊,万一哪天我狂性大发起来,你就成为我的猎物了。”

    陆卉儿故作害怕地抖了下肩膀,“天呐,如果那样的话,是不是我也会被同化成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