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07章 这样一个傻乎乎的小丫头,还挺可爱的…
    第1707章 这样一个傻乎乎的小丫头,还挺可爱的…

    说完这句俏皮话,陆卉儿换上副郑重的表情,十分认真地看向达尔贝,“达尔贝,我是真心实意想要帮你改变现状的。我知道有时候你可能会控制不住体内的嗜血本能,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请你不要去伤害其他人,可以直接来吸我的血。”

    陡然郑重起来的陆卉儿令达尔贝有些不自在起来,他目光深深看向陆卉儿,“为什么?”

    “因为我真的是想帮你改变现状,可是心里却没有太大把握。如果真的有一天你控制不住自己,我希望你不要去伤害别人,直接吸我的血就够了。你是我带回去的,我不想任何人因为我的这项决定受伤。”

    陆卉儿说完,故作轻松地耸耸肩,“也许情况并不会变得这么糟呢,说不定我可以顺利解救你突变的基因,令你恢复到正常呢。”

    看着陆卉儿故作轻松的表情,达尔贝脸上的表情变得温和起来,淡淡说了句,“你放心,我是不会吸食人血的。”

    “真的?”陆卉儿开心地瞪大眼睛,“你居然可以控制自己不去吸食人血?”

    “嗯。”达尔贝淡淡点头,不明白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毕竟不管是动物的血还是人血,都是生命赖以生存的本源。

    而他却是那个擅自夺走生命的怪物,肆意掠夺着别的生命的生机。

    这有的他,本应该生活在所有人的唾弃下,活在最偏僻的阴暗角落里的。

    唯有眼前的这个女孩,居然异想天开的,想要把他拉到阳光下,跟她一起沐浴温暖。

    而他也第一次对未来隐隐有了期待,只是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他傻,还是她傻……

    “达尔贝,你能不能努力控制自己,尽量不要去吸血了?”陆卉儿轻声说着,恳切地看向达尔贝。

    她的目光太灼人,令达尔贝无声叹息了声,迈开长腿朝着前面走去,“不是要回去么?走吧。”

    达尔贝在前方禹禹独行,陆卉儿看着他孤单的背影,拽紧肩上的背包,小跑着跟了上去。

    两人在清晨的森林中穿行着,落下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看上去竟那么的和谐。

    出了森林,陆卉儿的甲壳虫就停在路边,上面已经因为闲置落了不少枯叶。

    陆卉儿打开车门,将身后的背包扔进去,回过头才发现达尔贝已经坐在了驾驶位上。

    “你要开车?”陆卉儿有些惊讶,“知道路么?”

    “可以导航,我不习惯把安全交到别人的手里。”达尔贝淡淡说了句,打开车内的回程导航,发动了车子。

    甲壳虫缓缓离开森林,陆卉儿有些郁闷得撇着嘴,其实她的驾驶技术很高超的,怎么可能不安全!

    不过有人主动开车,她也乐得清闲,将脚架在挡风玻璃前,抱肩微微眯起眼睛闭目养神起来。

    这几天她跟着达尔贝住在森林里,都没怎么休息好,趁着这会儿空档打个盹也好。

    甲壳虫稳稳的行驶着,没一会儿陆卉儿就陷入了梦乡,嘴角都跟着噙着甜甜的笑。

    她的头渐渐偏离了靠背,滑向达尔贝的方向,最终停在他的肩膀旁。

    达尔贝正在开车,察觉到陆卉儿的靠近,有些不自在地抿起薄唇。

    他有严重的洁癖,平时最讨厌的就是跟陌生人接触。

    不过身边这个傻乎乎的小丫头,跟他在森林里窝了这么多天,应该不算陌生人了吧?

    那么肩膀要不要借给她靠呢?

    达尔贝还没有考虑好,陆卉儿的头已经猫儿似得靠了过来。

    他索性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目视前方继续开车。

    虽然开着车,达尔贝眼角的余光仍是不可避免的能看到熟睡中的陆卉儿。

    这个小丫头可真是半点都不淑女,他真的第一次见到有女孩是这样坐车的,居然把腿直接架到挡风玻璃前!

    虽然不得不承认陆卉儿的腿笔直修长,但是这么不雅观的坐姿,真是令达尔贝开了眼界。

    过去的二十多年里,达尔贝认识的女性,都是温婉的淑女,坐姿端庄,笑不露齿,行走坐立都有着芊芊仪态,举手投足都带着女性的柔美。

    只有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大咧咧的性格,不拘小节的处事方式,真是……

    达尔贝顿了两秒,不知道该怎么给这样的陆卉儿评价。

    呃……还真是独特呢……

    耳畔传来陆卉儿细弱的呼吸声,达尔贝轻轻摇头,跟着导航将车开得平稳如舟。

    等陆卉儿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远处是鸭蛋黄的落日,余晖晕染了大半个天幕。

    她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说道,“嗯,这一觉睡得好舒服呢!”

    达尔贝没有出声,心里无声吐槽:怎么能这么毫无顾忌地伸懒腰呢?太没有形象了!

    陆卉儿显然并不知道达尔贝在无声吐槽自己,仔细看了眼前方的路牌,惊愕地瞪大眼睛,“天啊,你居然都已经开回来了!怎么做到的?!”

    达尔贝面无表情继续开车,没有回答陆卉儿这个愚蠢的问题。

    还能怎么做到?没看到他是开车开回来的?

    陆卉儿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些白痴,连忙解释起来,“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的这辆甲壳虫又破又旧,根本跑不这么快嘛!平常我都要开到深夜才能到家,现在才刚刚黄昏吧!”

    达尔贝扭头看了陆卉儿一眼,嘴角扬起抹嘲讽,“车子没有问题,关键是开车的人。”

    看着自信满满的某人满脸桀骜,陆卉儿不得不佩服地点头,“厉害厉害,我这辆甲壳虫被你开过,真是不枉此生啊!”

    达尔贝懒得再理会陆卉儿,跟着导航下了国际高速,驶入了F国的地界。

    从陆卉儿睡醒后,她就没再消停过,掏出笔记本在上面写个不停,“等下我要去帮你购置洗漱用品,还有平常换洗的衣物,还有些被褥什么的,呃,你有没有什么要求?先说好啊,太贵的我可承担不起。”

    达尔贝空出一只手来,从西装口袋里掏出张黑卡,丢到挡风玻璃前,“刷我的卡,我没有花别人钱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