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08章 我要抽你的血去化验…
    陆卉儿拿起那张黑卡看了下,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发达了发达了,我这是抱到富豪大腿了!这张卡我爹地也有一张,据说是全球通用,账户内至少有一千万美金耶!”

    “你喜欢?给你了。”达尔贝淡淡说了句,从没有将钱财这种身外之物放在心上。

    陆卉儿喜滋滋收起那张卡,冲着达尔贝郑重摇头,“谢谢,不过我还是喜欢花自己挣来的。至于你的花销嘛,是你说要自己承担的,嘿嘿,可不是我小气哦!”

    身为F国公主殿下的女儿,陆卉儿自然不是穷二代。

    但是她从小就受着严苛的教导,从读高中时就勤工俭学,现在花的每一分钱都是靠自己的双手挣来的,而不是仰仗父母的鼻息。

    这种生活让她感觉到充实,不会觉得自己在虚度光阴。

    达尔贝侧眸看了下陆卉儿,刚才还以为她是看中了自己的黑卡。

    这种卡他有十几张,根本不在乎送出去一张,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女孩根本不是他想象的贪财,仅仅是在感慨而已。

    她有着自己的小精明,又不贪慕虚荣,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容,像小太阳般令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这样美好的她,浑身都散发着诱人的芬芳,令他心底的邪恶四起,有种想要撕毁这种甜美的冲动。

    达尔贝恶狠狠瞪视着陆卉儿白净的脖颈,好一会儿才转过头,声音变得粗嘎起来,“以后少在我面前笑,太丑了。”

    陆卉儿很不服气地嘟起嘴,“哪有,我之前还参加过模特大赛,得过金奖呢!”

    “肯定评委老眼昏花,侥幸让你拿了奖。”达尔贝嘴毒地接了句,指向前方不远处的一处小公寓,“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

    陆卉儿顺势看过去,也忘了跟达尔贝争论,“嗯,那就是我的单身公寓,呃…小洋房。”

    这栋小公寓是二层半的小洋房,外墙漆成木质的砖纹,落地窗简洁明亮,整体造型大方自然。

    公寓前面还有个小小的庭院,用白色的栅栏围起来,里面长满了护坪草,绿油油的生机勃勃。

    达尔贝将车子停在公寓外,陆卉儿从车内跳出来,笑着看向达尔贝,“欢迎来到我的小窝!”

    她脸上灿烂的笑容晃得达尔贝有些刺眼,他撇了眼嘴,看到公寓的栅栏上有张卡通木牌,上面写着“卉儿的小窝”五个大字。

    达尔贝嫌弃地看着那五个涂得五颜六色的卡通字体,轻嗤了声,“幼稚。”

    陆卉儿忙着往公寓了搬东西,没听清达尔贝说的什么,好奇地问道,“你说什么?”

    达尔贝甩给陆卉儿一个白眼,迈开长腿已经踩进了公寓前的草坪。

    “怪人。”陆卉儿小声嘀咕了句,拎着自己的行李打开公寓门,笑着冲达尔贝招手,“请进。”

    达尔贝走进公寓,发现里面是两室一厅的结构,地方不是很大,不过却收拾的很干净,随处可见雅趣的少女风。

    陆卉儿将行李放在客厅的地上,这才指着自己的小公寓介绍起来,“这里是我用奖学金买下来的,地方不是很大,你只能迁就着住了。我平时住在二楼的主卧,对面有间客房空着,你可以住在那里。”

    达尔贝不在意地点点头,对于住的地方他根本不挑剔。

    比这好的地方他住过太多太多,比这差的也住过,森林里的风餐露宿,自然比不上这里的温馨。

    “那好,跟我上楼吧。”陆卉儿爽朗地朝楼上走去,打算带达尔贝去参观下客房。

    达尔贝无声跟了上去,看到布置的满满少女风的房间,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

    刚才他想错了,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宁愿住在森林里风餐露宿,也不想住在到处都带着粉红蕾丝花边的少女风客房。

    显然陆卉儿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有些尴尬地咳嗽了声,“咳咳,我这里之前从来没来过任何男性,所以房间布置的有点任性了。今天天色已经晚了,明天我重新给你买套新的被褥,你暂时先迁就下,行么?”

    达尔贝随意点点头,“可以,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你什么时候才开始你的研究?”

    虽然之前达尔贝不肯承认,其实他心里是十分迫切想要变回正常的。

    “我要先抽点你的血拿去化验,等详细的数据出来后,再进行试验。”

    一提起试验,陆卉儿眼睛亮的不行,脸上丝毫没有长途跋涉的疲惫,“要不这样,我现在就抽点你的血,然后送去研究室化验?”

    “嗯。”达尔贝没有反对,坐下来挽起衬衣袖子,露出健壮的小麦色肌肤,胳膊线条格外的完美。

    陆卉儿连忙朝楼下跑去,“好,你等我下,我去拿工具来!”

    达尔贝露出胳膊肘坐在田园风的粉红色凳子上,耐心等着陆卉儿的到来,心里对她的研究很是期待。

    很快,陆卉儿就拎着专用工具跑了上来,将它们摆在桌子上,“我需要抽两管血,还需要些你的口腔黏膜。”

    “好。”达尔贝应了声,配合着陆卉儿抽了血,然后让她采集了些口腔黏膜。

    做好这一次后,陆卉儿小心翼翼将东西收起来,迫不及待拎着下楼,“我需要去实验室一趟,你暂时先在家里等我。”

    达尔贝目送陆卉儿下楼,无声地站起身,立在窗前目送陆卉儿开车离开。

    外面早已经被夜色笼罩,达尔贝看着汽车尾灯远去,心头隐隐有些不安。

    他无声地立在窗前,内心波涛汹涌,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

    达尔贝自己都不知道,他贸然跟着陆卉儿回来是对是错,完全是遵循了内心迫切想要恢复正常的期待,还有陆卉儿眼中那自信的笑。

    或许,她真的能够拯救自己呢?

    不是说就连魔鬼,上帝、都可以原谅的么?

    那这个拥有天使笑容的女孩,说不定真的能将他从地狱拉上来呢?

    ————————

    Y国边境处。

    “哗啦,哗啦——”

    冰冷的河水在夜色中流淌着,无情拍打着岸边,也拍打着身形逐渐坠入河底的一道白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