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精疲力尽倒在河水中,再也没有了半分力气,甚至想自暴自弃,就这样沉入不太深的河底。

    她觉得自己活得绝望又疲惫,完全看不到未来。

    史蒂夫是那样的邪恶又强大,弱小的她,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实力跟她抗衡。

    “爹地,妈咪,原谅我,月儿好累,好想去找你们。”冷月喃喃低语着往下倒去,冰冷的河水逐渐蔓延而上,淹没了她的胸口,然后灌入了她的口鼻,比冰还要寒冷。

    “咔嚓——!”

    一道耀眼的闪电划破云层,撕开了沉沉的夜色。

    下一秒,厚重的云层聚拢,开始刷拉拉下起雨来。

    雨势磅礴如泼墨,哗啦啦似乎要将整个世界给冲洗赶紧似得。

    豆大的雨点砸在冷月的头上,令她有一瞬间的恍神,眼前似乎出现了她美丽的妈咪坠崖前绝望的眼神。

    “月儿,活下去!只有积攒足够的力量,才能够报仇雪恨!”

    温柔的声音自冷月的灵魂深处响起,令疲惫到想要放弃一切的冷月陡然睁开眼睛,原本的茫然被坚毅所取代。

    是啊,她是带着血海深仇活下来的,怎么能够这么自暴自弃?!

    如果她死了,惨死双亲的仇由谁来报?让他们悲伤的灵魂怎么瞑目?

    而她,又有什么脸面下去见他们?!

    还有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就这么凄惨死在了河里!

    不!

    她不能死!

    不能!

    冷月原本灰寂的心快速狂跳起来,升腾起强烈的求生欲。

    她挣扎着从河水里站起来,艰难地爬向岸边,用尽全身的力气才终于爬上了岸。

    “呼——呼——”

    冷月耗尽最后的力气,终于疲惫攀爬上岸,然后再也支撑不住地倒了下去。

    哗啦啦的大雨肆意泄下,砸在她的身上,将她满是血污的皮毛冲刷的雪白闪亮。

    冷月眯着眼,看着铺天盖地的雨势,心头只剩下一个念头。

    她一定要活下去,活着找到他,告诉他她一直都在!

    不仅如此,她还要活得更好更强大,亲手手刃史蒂夫,给惨死的双亲报仇雪恨!

    活下去!

    她一定会活下去!

    强烈的求生欲督促着冷月,她躺在地上积蓄了些体力,就挣扎着爬起来,蹒跚着朝前方走去。

    这里已经距离她从小生长的崖底很远很远,前方更充满着未知的危险,不过冷月并不害怕,脚步反而格外的坚定。

    只因为她知道在遥远的前方,那道伟岸的背影,正在等着她出现!

    无论前路多么艰险崎岖,她都一定会找到他,出现在他的面前!

    夜雨仍在纷纷下着,冷月坚定地循着空气中云毅留下的气味,一步步朝前方走去。

    在距离她有一长段距离的夜空中,云毅正冒雨开着直升机前行,心情格外的沉重。

    这么大的雨势,不知道白狼和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她们再没有出现在那座旧宫殿中,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意外?

    而他用尽了所有的方法,都无法找寻到她们的踪迹。

    他不生气找不到她们,只是担心她们的安全。

    哪怕她们永远都不再出现,只要能够安然无恙地生活着,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小白,你到底在哪儿?知道我在担心你么?

    还有那名女孩,你是否也安然无恙呢?

    云毅的内心波动不已,唯一能够回答他的,只有外面磅礴的雨势。

    他长长叹了口气,在雨夜中继续前行,下意识想要逃离这个令他窒息的国度。

    这场擦肩而过的缘分,令他始终无法释怀,却又无可奈何,只有像斗败了的士兵似得,选择无望地逃离。

    只是云毅心里比谁都要清楚,无论他躲到什么地方,小白和那名女孩在他心头留下的记忆,就像刻骨铭心的毒,再也无法去除。

    大雨倾盆连绵,几乎覆盖了整个天幕。

    纷纷的雨声阻隔了所有的一切,轻易冲走了白狼身上的血痕和眼中的泪,却无法冲淡云毅心中的寂寥和孤单。

    在静寂的夜色中,半空中的直升机徐徐前行,根本就不知道在不远处的后方,跟着一头固执的白狼。

    白狼原本脏污的皮毛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步履踉跄却又格外坚定。

    雨仍在下,谁也不知道这场狼与直升机的追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

    F国某生物科技实验室内。

    陆卉儿已经连续忙碌了一整晚,仍在紧张地进行着基因序列的比对。

    在她的前方,储存着达尔贝鲜血的培养皿正在运作着,一连串的数据正有条不紊地在电脑中进行着分析。

    从昨晚陆卉儿来到实验室,已经过了整整一晚,她都忙着分析这些异于常人的血液样本,忙得都忘了时间。

    “哗啦!”

    基因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白净男孩走了进来。

    他刚进门就取下墙边挂着的白色工作服,穿上后打开实验室的灯,这才注意到坐在角落里忙个不停的陆卉儿。

    男孩名叫宋清源,是负责基因生物合成的核心成员,与陆卉儿毕业于同一所院校,是陆卉儿的同门师弟。

    他看到陆卉儿有些惊讶,连忙走了过来,“师姐,你来这么早?”

    陆卉儿这才察觉到有人进来,回头看到宋清源,连忙关掉手中的显微镜,笑得敷衍,“哈哈,你来得也挺早哈。”

    宋清源其实一直偷偷暗恋着陆卉儿,对她的性格了如指掌,一眼就看出她是在撒谎。

    “师姐,你都有黑眼圈了,这是一夜没睡吧?”说着,宋清源走过来探头看陆卉儿的显微镜,“什么东西让你这么紧张?给我看看。”

    陆卉儿连忙遮掩住身旁的显微镜,不让宋清源看到,“没什么,只是普通的血液样本,我最近在写一个新课题要用。”

    “是么?”宋清源有些不信,平常的陆卉儿个性爽朗大方,不管做什么实验都恨不得让全实验室的人都参与进来,这会儿怎么这么紧张?

    “当然,只是一些小样本而已。”陆卉儿说着,就将手中的研究样本和记录下来的各种数据塞进自己的抽屉里,然后小心地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