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10章 达尔贝,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太过份…
    宋清源更是狐疑地不行,“师姐,不是吧?你那什么东西这么宝贵,居然还上锁?”

    陆卉儿调皮地吐了下舌头,“这可是我最新研究的课题,这不是怕你抢我的功劳么!”

    她的玩笑却没令宋清源放下心中的怀疑,反而更加好奇起来,“师姐,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才对,来,我帮你看看,说不定能早一点帮你完成课题。”

    “不用!”陆卉儿连忙捂住自己的抽屉,同时往外拉了下,确认拉不开后这才把手挪来,“哎呀,我忙了一夜,好困好困,回去睡觉了,回见啊!”

    说完,陆卉儿就打着呵欠,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挂在门旁,走出了实验室。

    宋清源目送陆卉儿离去,心里更是奇怪的不行。

    究竟是什么样本,让师姐紧张成这样?

    宋清源眼眸闪烁了下,跟着脱下身上的白大褂,从实验室里走出去,小心翼翼跟在陆卉儿身后。

    忙了一整夜的陆卉儿疲惫的厉害,恨不得回去倒头就睡,根本就不知道身后有条小尾巴正在尾随。

    她开着自己那辆破甲壳虫,慢悠悠回到公寓前,直接走了进去,甚至连大门都忘了关。

    看着反常的陆卉儿,宋清源更是纳闷地不行。

    不过他看着陆卉儿回了公寓,就在车上犹豫起来,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也跟进去。

    如果贸然进去,被师姐给发现的话,肯定会很生气的。

    宋清源正犹豫着,突然看到二楼的窗户旁闪过一抹男人的身影。

    那道身影虽然飞快闪了过去,仍是让宋清源给看了个一清二楚!

    糟糕!

    师姐一向独居,二楼怎么会有个高大的男人?

    难道是心怀不轨的坏人?

    宋清源脑海中闪过最近报纸上登的越狱犯,心里登时紧张起来,顾不上多犹豫,连忙从车上下来,风风火火冲进了陆卉儿的公寓!

    陆卉儿哈欠连天走进公寓,还没来得及关上客厅的门,宋清源已经风一样冲了进来,“危险!”

    他冷不丁的一声,吓得毫无防备的陆卉儿尖叫出声,“啊!”

    “嘭!”

    陆卉儿的尖叫声还未落地,身后就传来重物落地的巨大声响,吓得她连忙转身看过去。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自己进来的宋清源,像断了线的风筝似得从房门口飞了出去,然后砸在公寓外的草坪上,重重落了下来。

    这一下摔得宋清源好惨,身下的草坪都被砸出了个浅坑。

    他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头昏脑涨看到那个将自己挥出来的罪魁祸首,正一脸阴沉地站在自己面前。

    这个男人正是宋清源刚才看到躲在二楼的高大男人,等宋清源慌着冲进客厅担心陆卉儿的安全时,那男人就鬼魅般冲了出来,然后一拳把自己给捶了出去。

    没错,宋清源十分确定,自己就是被这个男人给捶出去的!

    宋清源的胸口痛得厉害,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肋骨都被那一拳捣的断了几根,痛得他龇牙咧嘴。

    站在他对面的男人脸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一步步朝宋清源逼近过来,看样子似乎想要将他从草坪上再次丢出去。

    宋清源心里怕的厉害,惨白着脸高声求救,“师姐,快报警!”

    陆卉儿已经慌得从屋内冲了出来,伸手拽住达尔贝后背的西装,“达尔贝,他是我同专业的师弟,不要伤害他。”

    达尔贝这才收回手,淡淡看了宋清源一眼,转身朝公寓内走去。

    陆卉儿连忙将吓得没了半条魂的宋清源从地上扶起来,一脸的莫名其妙,“宋清源,你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在这?”

    宋清源的胸口疼得厉害,欲哭无泪,“师姐,我怎么知道啊?我刚才还以为那个人是越狱犯躲在你家,刚想进来提醒你,就被他一拳给砸了出来!”

    陆卉儿满头黑线,她怎么都想不到,达尔贝居然把宋清源给打了,而且貌似是绝对的碾压!

    两人几乎都没来得及罩面看仔细,达尔贝就硬是把人家从她客厅里给捶了出来,简直霸道到令人发指!

    “呃……你误会了,他是我的朋友,脾气有点不太好。”陆卉儿只好无奈解释起来,“你千万不要介意啊清源,我替他向你道歉。”

    说着,陆卉儿疑惑地看向宋清源,“你不是刚去实验室上班么?怎么突然来我家?”

    宋清源被问得脸色一红,支支吾吾解释道,“师姐……我……你……”

    他支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我是怕你熬夜开车危险,这才……”

    宋清源的话还没说完,根本就没在仔细听得陆卉儿就粗线条地笑了起来,“是不是看教授不在,你就趁机想偷懒?”

    在基因实验室内,宋清源偷偷暗恋着陆卉儿的事,可谓是众人皆知,只有一贯大大咧咧的陆卉儿不知道。

    宋清源又是个脸皮子薄的斯文书生,始终不肯捅破这层窗户纸。

    这会儿听陆卉儿这么说,他连忙跟着点头,“是啊,呵呵。”

    “哈,不好好工作,真不怕我打你小报告!”陆卉儿身为师姐,又训责了宋清源几句,就打发他回去,“既然没什么事,你还是先回实验室吧!我昨晚熬了个通宵,得好好补个眠。”

    陆卉儿已经下了逐客令,宋清源只好苦着脸道别,“好,师姐再见。”

    “再见。”陆卉儿目送宋清源踉跄离开,这才转身回到公寓,不满地瞪视向达尔贝,“达尔贝,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过份?”

    达尔贝正懒洋洋斜倚在沙发上,轻描淡写地摇头,“不觉得。”

    “宋清源是我的同门师弟,你怎么能一拳就把他给打飞出去呢?”

    陆卉儿说着,自己反倒偷偷笑了,“虽然你刚才那个动作男友力爆棚,但是下次请不要再随便出手,我怕我的朋友被你给揍进医院。”

    达尔贝淡淡点了下头,没有多说什么,自然也懒得解释刚才是看到宋清源尾随陆卉儿进来,以为他是坏人才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