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4章 达尔贝,你受伤了…

    达尔贝的攻势凌厉阴狠,下手绝不留情,瞅准时机,一脚踢碎了那名黑衣人的膝盖。

    黑衣人应声跪在地上,他身后的几名黑衣人毫不犹豫,立即拔枪扫射。

    “噗噗!噗噗噗!”

    无声枪在空中飞舞着朝达尔贝射来,他以鬼魅的身形避开,那名跪在地上的黑衣人首领却遭了秧,直接被打成了筛子。

    达尔贝知道这伙人不是善茬,眼神变得凶狠起来,一个俯冲从上方砸下来,硬是将两名黑衣人砸倒在地!

    他的身体刚硬如铁,被砸中的黑衣人都没来得及惨呼,脖颈被折死了个悄无声息。

    “噗!”

    就在这时,一枚流弹射中了达尔贝的手臂。

    他原本毫不在意,等子弹入体才察觉到不妙。

    如果是普通子弹,对他根本没什么威慑,可是这枚却不一样,似乎带着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在他的手臂弥漫扩散起来。

    达尔贝皱着眉头看着那名射中自己的黑衣人,大步走到他跟前,伸手躲过那把银光闪闪的无声枪,愤怒地折弯,然后狠狠砸向那人。

    被枪砸中的黑衣人直接朝后面飞了出去,摔到墙壁上砸下来,再没了任何生机。

    剩下两名黑衣人显然被达尔贝的凶狠给震慑到,畏惧地后退了两步,然后毅然地朝达尔贝攻了过来。

    但是他们明显高估了自己,在达尔贝手下没走两个回合,就被他折断了手臂,被甩出门外。

    达尔贝这才发现门外居然还守着两名黑衣人,他不再恋战,立即快步朝陆卉儿的房间冲去。

    那些人如果确定是为着他而来的,那陆卉儿现在肯定有危险!

    达尔贝很快来到陆卉儿门前,想到这是半夜,仍是礼貌地敲了下门,“陆卉儿,快开门!”

    房间内悄然无声,达尔贝知道情况不妙,不再犹豫,一脚将门给踹开。

    卧室内亮着灯,陆卉儿却并不在床上,而是身形绵软地倒在落地窗前。

    达尔贝立即变了脸色,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陆卉儿身旁,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卉儿?!”

    陆卉儿软绵绵横在达尔贝怀里,脸色涨红不已,像是喝醉了酒。

    就连空气中,都隐约有种酒精的味道。

    达尔贝飞快扫视了眼陆卉儿,发现她的脖颈处赫然有处针孔大小的皮损,低下头就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精钢麻醉针。

    “该死!”

    达尔贝猜到了那些人是奔着自己来的,却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向陆卉儿下手!她还是个不谱世事的小女孩啊!

    他弯腰捡起那根精钢麻醉针,仔细嗅了下,确认只是普通的麻醉针,黑沉的脸色这才缓解了些。

    “这些可恶的混蛋,全都该死!”达尔贝抱着卉儿朝楼下走去,低声向被麻醉的卉儿保证着,“我去为你讨回这口恶气!”

    达尔贝的右手手臂中了枚子弹,像有团火在里面燃烧似得,烧得体内的血不停往外翻涌,很快就将他的胳膊肘给打湿了。

    不过这些并没有令达尔贝停下脚步,他挺直脊背抱着被麻醉的陆卉儿,迈着沉稳的步伐朝楼下走去。

    黑暗中,高大的他犹如永夜中的暗夜君王,气势磅礴如海,君临天下!

    “噗!噗噗!”

    达尔贝的身影刚出现在楼梯口,就有三发子弹当空飞来,目标赫然是达尔贝的眉心。

    黑暗中达尔贝的视力丝毫不受影响,轻松偏过头,躲过了袭来的三发子弹。

    楼下的两名黑衣人一击不中,不敢再恋战,拔腿就朝门口跑去。

    达尔贝嘲讽的扭了下脖子,怎么可能会给他们逃生的机会?

    他抱着陆卉儿跳上楼梯扶手,以绝对的优雅滑落到最底层,然后平稳落地,左脚勾起楼梯旁放着的换鞋凳,以雷霆之势砸在了正打算越过门槛的两名黑衣人。

    “噗通!”

    换鞋凳重重砸在两名黑衣人后背上,将他们砸得当场口吐鲜血,委顿倒在地上。

    达尔贝这才凛然走到他们面前,用脚尖勾起其中一名黑衣人的下巴,晶亮的眸子在夜色中闪闪发光,声音却阴冷的犹如地狱刮来的寒风,“说,你们是什么人?”

    “去死!”

    黑衣人短发苍劲,眼神倔强地瞪视着达尔贝,然后手里猛地摔出颗圆滚滚的东西。

    “嘭!”

    随着那枚圆滚滚的东西落地炸开,一股呛人的白色浓雾陡然散开,迅速充斥了整个公寓。

    等浓烟过后,不仅那两名被砸伤的黑衣人不见了,就连达尔贝和陆卉儿也没了踪影。

    夜色逐渐华凉,距离陆卉儿公寓不远处的一处小公园内,高大的银柏树梢上,陆卉儿终于幽幽醒来。

    她伸手揉向仍有些刺痛的脖颈,迷茫睁开眼睛,“我这是怎么了?”

    说着,陆卉儿本能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居然坐在达尔贝的怀里。

    这个发现瞪视令陆卉儿瞪大了眼睛,想都不想得就伸手去推达尔贝,“你干嘛?想非礼啊!”

    达尔贝哭笑不得,“陆卉儿小姐,说这句话前,请你先认清自身条件。”

    陆卉儿愣怔了两秒,再次抡起粉拳,砸向达尔贝的臂膀,“可恶!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达尔贝回答,陆卉儿自己就停了下来,愕然地看着自己沾满了鲜血的手掌,“达尔贝,你受伤了?”

    达尔贝看向自己仍在流血不停地胳膊肘,不怎么在乎地点点头,“好像是。”

    “什么叫好像是?”陆卉儿紧张地凑近达尔贝的伤口,发现他好像是中了枪伤,昏厥前的记忆终于在脑海中复苏,“我们是不是被人给袭击了?”

    “还不笨。”达尔贝清冷的眼眸在月光下晶亮如星,淡定问道,“那些人明显是冲着我来的,你的研究很可能被人给发现了。”

    陆卉儿想了下,觉得唯有这个理由才解释得通。

    难道是那份异常的检测报告,被有心人给发现了?

    陆卉儿皱眉思索着,将白天实验室里发生的事告诉达尔贝,“你的生物酶报告确实比正常人高出了许多倍,我的恩师误以为我在偷偷做基因编纂更改,都没来得及听我解释,就被气得住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