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15章 逼她穿上带血的衣服…
    第1715章 逼她穿上带血的衣服…

    达尔贝冷漠坐在一旁,淡淡说道,“所以,我的基因指征,真的会引发基因学的学术地震?”

    “嗯,”陆卉儿点点头,“之前确实也有生物学家想通过人工筛选基因的方式,培育出更完美优质的人类基因来,但是都被大家坚决否决了。每个人的基因链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科学家并不是造物主,绝对不能违背道德伦理随意更改配伍。这也是我的老师气得住院的根本原因,他以为我犯了最基本的忌讳。”

    达尔贝陡然变了脸色,“你老师住在哪个医院?”

    陆卉儿也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就在圣玛丽医院,那些人盯上了我们,肯定也会去找教授的!”

    “走!”达尔贝来不及迟疑,立即揽着陆卉儿的腰,抱着她从树上跃下来。

    两人稳稳落地,达尔贝这才放开陆卉儿,抬脚朝着停在公园内的甲壳虫走去,“我们去那家医院。”

    “也好,你的手臂中了枪伤,必须赶快处理。”陆卉儿点头跟上,心里十分担心达尔贝手臂上的枪伤。

    她刚才被达尔贝抱在怀里,清楚看到他的手臂早已经被鲜血给浸透。

    可是达尔贝脸上却没有半点异色,真不知道他是不是石头做的,连痛都不知道的么?

    达尔贝闻声低下头,看了眼自己中了枪伤的胳膊,眉头不经意地皱起,“恐怕没那么简单,这不是普通的子弹。”

    陆卉儿连忙快走两步跟上达尔贝,“不是普通的子弹?”

    “嗯,我之前也曾经中过几次子弹,从没像今晚这样。那些子弹,好像一直带着温度,在伤口里灼烧着。”

    达尔贝虽然这么说着,却并没有把这点伤给放在眼里,“这些并不在重要,我们先去医院,顺便取出这枚子弹。”

    他的语气太过轻描淡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而不是在谈论他手臂流血不止的伤势。

    陆卉儿暗暗咂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人的人缘可不是一般的差,居然之前就曾经中弹,而且还是几次?

    怕了怕了,惹不起,惹不起。

    陆卉儿暗暗吐了下舌头,暗暗警告自己,千万不要激怒眼前这位大佬,跟着钻入自己的那辆甲壳虫内。

    达尔贝发动车子,眼角的余光看到陆卉儿的肩膀在轻轻颤抖,嘴角抿了下,淡淡问道,“你在害怕?”

    “怎么可能?”陆卉儿毫不客气的怼给达尔贝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可不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射击我也很擅长的,就是有点冷而已。”

    达尔贝微微点头,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随手递给陆卉儿,“穿上。”

    看着伸到自己身旁的西装外套,陆卉儿很是为难。

    她承认达尔贝脱西装让她取暖的动作很窝心,可是,能不能不要给她一件沾满鲜血的外套?

    陆卉儿有心想要把西装给换回去,可是看到达尔贝那阴沉的比锅底还要黑的脸庞,又怕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算了算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陆卉儿硬着头皮将达尔贝的西装外套披在身上,脸上不敢有半点嫌弃。

    达尔贝并不知道陆卉儿别扭地心思,只管跟着导航开车,很快就载着陆卉儿来到了圣玛丽医院。

    因为这会儿是半夜,整个医院都静悄悄的,就连导诊台的值班护士都在挨着桌子打盹。

    达尔贝和陆卉儿经过导诊台前,细碎的脚步声并没有惊醒值班护士,径直朝着宋教授住着的单人病房走去。

    白天里陆卉儿来过一次,轻车熟路领着达尔贝到了那间特护病房间,发现房门虚掩着,屋内的亮光从门缝里泄出来。

    陆卉儿立即白了脸色,担忧地看向达尔贝。

    按理说特护病房都会关好门的吧?怎么宋教授的病房门时虚掩着的?难道那帮人已经悄悄来过了?

    达尔贝给了陆卉儿一个安心的眼神,轻轻推开病房门,毅然抬脚迈了进去。

    看着好不慌乱的达尔贝,陆卉儿那颗担忧的心奇迹般跟着沉稳下来。

    她稳了稳心神,跟着走了进去。

    该来的跑不掉,迟早都要面对!

    等陆卉儿走进病房,却傻了眼,只见宋教授正半靠在病床前啃着半颗苹果,愕然注视着没有敲门就直接进来的两人。

    气氛一时间变得十分尴尬,静默了两秒后,宋教授将手里的半颗苹果放在手边的桌子上,轻声问道,“你们是特意来监督我有没有偷吃的?”

    宋教授年纪大了,有着严重的三高症状,而且心脏也不是太好。

    白天他气急攻心住了院,就被医院的护士给盯上了,严格限制他的饮食,不准他吃任何含有糖分的水果。

    下半夜宋教授醒了过来,就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

    他寻思着护士肯定都睡了,就偷偷去洗了颗苹果吃,怎么都想不到会被自己的得意门生和带着的陌生人给撞见。

    陆卉儿原本担心了一路,这会儿见到自己的恩师中气十足的在啃苹果,忍不住眼角一酸,差点就哭出声来。

    宋教授眼见着陆卉儿红了眼,还以为她生气了,讪讪解释道,“我这不是醒过来饿了么?就吃了几口,下次保证不偷吃了。”

    “不是这个,老师,我以为你……”陆卉儿狠狠吸了下鼻子,担忧的脸上终于笑开了花,“总之你没事就好。”

    宋教授毕竟活了大半辈子,敏锐从陆卉儿口气中发现了不对,“卉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嗯。”陆卉儿点点头,将他们不久前被人偷袭的事讲给宋教授听,“老师,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当时我中了麻醉针,等醒来的时候,就被达尔贝带出公寓了。”

    虽然陆卉儿已经尽量说的轻描淡写,听在宋教授耳中却宛如惊雷。

    他中午的时候之所以那么震怒,就是担心自己的得意弟子走上歪路,被阴谋分子给利用。

    现在看来,他的担心已经变成了现实,那些邪恶力量,显然已经盯上了他们!

    “卉儿,你做的这项基因检测,还有谁知道?”宋教授一改刚才的和颜悦色,变得严肃起来,“还有,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