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16章 我怀疑卉儿被坏人给蛊惑了…
    第1716章 我怀疑卉儿被坏人给蛊惑了…

    自从达尔贝一进门,宋教授就看出了他的异常。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然静默站在一旁,可是他的身上,却带着丝邪恶的阴冷。

    对于宋教授这个半截身子都差不多埋入黄土的人来说,他太熟悉那种气息了,那是即将腐烂的死亡气息。

    “老师,我来就是想要详细跟你解释清楚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陆卉儿趁着这个机会,耐心解释起来,“这是达尔贝,我之前研究用的那些生物酶并不是胡乱配伍的,而是从他身上取得的。而且我做这份检测是私下进行的,并没有被任何人知道。”

    “什么?”宋教授震惊地瞪大眼睛,立即掀开被子从病床上下来,走到达尔贝身边仔细打量着他,“卉儿,你确定那些生物酶是你亲手从他身上提取出来的?”

    陆卉儿点点头,“是的老师,他是我的朋友,但是出了点事,身体发生了异常的变化。我只是想要帮助他恢复正常,才会想着从他的基因入手,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宋教授目光直视着达尔贝,似乎能够看到他的灵魂似得,“你遇上了什么?为什么我在你的身上,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句话宋教授说的很不客气,达尔贝冷冷回视过来,没有任何的怯懦,“我只是不想她内疚,才会过来这里,并不是来让你对我评头论足的。”

    当时情况危急,达尔贝以为那些黑衣人既然半夜来偷袭陆卉儿,肯定也会对陆卉儿的恩师不利。

    而经过这几天的接触,达尔贝知道陆卉儿是个善良的女孩,如果她的老师因为自己受了伤,她肯定会内疚难过的,这才主动带着陆卉儿赶来了医院。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被这位老教授给审视!

    不管他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异常,达尔贝始终都本能地排斥陌生人,不想跟他们做过多的接触。

    “达尔贝,宋教授是我的恩师,他是想要帮你,请你不要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陆卉儿轻轻拉了下达尔贝的衣袖,希望他能够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对宋教授客气些。

    “没关系,刚才我的口气也不太好。”宋教授和善地摆摆手,目光炯炯看向达尔贝,直接了当道,“你的生物酶检测比常人高了许多,但是血凝度和血小板活跃指数都低的厉害。老实说,你的身体各项检测数据,都完全异于常人。所以我想知道,你之前到底遇到了什么?”

    达尔贝冷冷回视着宋教授,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他从来就讨厌跟陌生人接触,这位咄咄逼人的宋教授,他实在是不太喜欢。

    病房内的气氛再次陷入尴尬,气温低到了极点。

    陆卉儿尴尬地看着对视着的两人,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他手臂中了枪伤,还是先去处理下比较好。”

    说着,陆卉儿就硬是拽着达尔贝的手,拖着他往外走去,“老师,我先带他去处理伤口,马上就回来。”

    宋教授目送陆卉儿拽走达尔贝,微微皱起眉头,转身走回病床前,拨通了一串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内响起睡得迷糊的男低音,“哪位?”

    “少华,我是宋教授,有件事很重要,我不得不告诉你。”宋教授忧心忡忡地看向病房门口,发现陆卉儿和达尔贝还没回来,这才压低声音道,“我怀疑卉儿被坏人给蛊惑了。”

    陆少华原本睡得香甜,接到电话也是迷迷糊糊的在,等听到宋教授这句话,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哪里的坏人?男的女的?”

    宋教授明显被陆少华陡然拔高的嗓音给吓了一跳,稳了稳神再次看了眼门口,这才压低声音道,“是个男的,具体的等你过来,我再相信告诉你。”

    “好好好,宋教授,麻烦你把定位发给我,我马上就到!”陆少华客气地挂断电话,飞快套上长裤,从床上跳下来。

    安琪拉睡得迷迷糊糊,被陆少华的声音给吵醒,半眯着眼睛问道,“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发什么疯?”

    陆少华忙着弯腰穿鞋,语速极快地说着,“刚才宋教授给我打电话,说咱们的女儿被人给蛊惑了。”

    “什么?”安琪拉跟着从床上跃起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滞,很快就变得狂喜起来,“这么说,终于有猪肯拱咱们家的大白菜了?!”

    陆少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猛拍了两下心口才缓过来,笑得眉飞色舞,“是啊老婆,但是请你注意措词,咱们女儿可是千金宝贝,怎么能被猪给拱呢!”

    “都一样。”安琪拉虽然是F国的公主,但是作风从来都是豪放派的,半点都不知道婉约是什么意思。

    她跟着从床上跳下来,用最快的速度给自己换了套利落的衣服,拽着陆少华就往门口冲,“走,咱们这就去把他们给抓现行,最好是能拍到照片,让他为咱们女儿的终身负责!”

    陆少华深有同感点点头,“没错!”

    两人怀着终于能看到女儿春心萌动的美好愿望出了门,一路上将车子开得风驰电掣,生怕去晚了就不能抓奸在床似得。

    可怜的陆卉儿正拽着达尔贝朝护士长走去,压根不知道自己那一双不靠谱的亲爹娘,甚至已经在路上商量好了她未来孩子的名字。

    值班的护士仍在呼呼大睡,陆卉儿担心达尔贝的异常被发现,就没有叫醒她,而是直接拽着达尔贝进了操作间。

    “坐下,把衣服脱了。”

    陆卉儿说着,就从操作间找到了等下要用到的消毒器械,端着放在了达尔贝身旁的桌子上。

    达尔贝淡淡皱眉,“你这是要亲自帮我挖出那枚子弹?”

    “嗯。”陆卉儿点点头,深吸口气,“你不是不喜欢陌生人接触么?我虽然经验不太多,好歹也是生物学专业的,基本的缝合还是懂得。”

    “那就好。”

    达尔贝并没有多询问陆卉儿不多的经验是多少,单手解开衬衫领口,将染血的褐色衬衣给脱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