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7章 原来是你?

    这些天达尔贝都穿着体面的西装,刚才外套给了陆卉儿披被拉在车上,这会儿脱下衬衣,露出精壮匀称的胸膛,居然令陆卉儿不敢直视。

    她单身二十多年,不是没有憧憬过像别的小情侣那样亲亲我我,可是都被繁忙的课业给搅得没有时间去风花雪月。

    在陆卉儿枯燥乏味的生活里,甚至都没有跟男孩子牵过手,这会儿陡然让她面对一具性感的成熟男人胸膛,她觉得自己的呼吸瞬间都困难起来。

    实在不是她没什么见识啊,想当年她也当过明星迷妹,手机里储存着不少当红小鲜肉的各种撩人肌肉照。

    可是小鲜肉毕竟是小鲜肉,健身房锻炼出来的那二两肌肉,在眼前这位荷尔蒙爆棚的性感先生面前,分分钟被秒的渣都不剩。

    他就是那样随意坐在那里,宽肩细腰挺拔如柳,锁骨深邃似海,蜜色健美的胸膛就像沁人心扉的麦芽糖,令人忍不住就像伸出舌尖舔上一口。

    尤其是他结实的胸口下方,隐约有几道浅浅的白斑,依稀是旧伤留下的痕迹。

    那几道旧伤痕不但没减分,反而为他成熟的男儿魅力平添了致命的吸引力。

    顺着视线往下,是两道弧度优美的人鱼线,以及坚实完美的八块腹肌,看得陆卉儿忍不住吞下了口水。

    到底手机上看得没真人来得震撼,真想伸手捏捏,那些肌肉是不是像想象中的Q弹……

    “你确定是想帮我挖出那枚子弹?”

    达尔贝看到陆卉儿耳尖慢慢发红,轻声问了句。

    他的问话瞬间将陆卉儿从个人世界拉回到现实中,脸烧得厉害,支吾着握着手术刀走了过来,“抱歉,我刚才有点走神。”

    陆卉儿心里把自己给骂得要死,真是没用啊,好歹也偷偷看过几部饭老师的片子,怎么就像个怀春少女似得呢?!

    达尔贝不着痕迹摇了摇头,根本不知道陆卉儿心里想的什么,将胳膊伸到她面前。

    陆卉儿稳住心神,摒弃所有杂念,握住锋利的手术刀,沉声问向达尔贝,“我觉得应该给你先给你打一针麻药。”

    “你确定麻药对我有效?直接来吧。”达尔贝说完垂眸低头,似乎并不在意等下手术刀会切向自己的伤口。

    陆卉儿其实跟达尔贝想的一样,不确定麻药能对身体异常的达尔贝有效。

    “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如果痛的话,你就开口。”陆卉儿一鼓作气,毅然将锋利的手术刀刺入达尔贝的胳膊肘,顺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口捅了进去。

    达尔贝抿了下唇,半个声音都没有发出,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好像那把刀刺中的不是他一样。

    比起淡定如风的达尔贝,陆卉儿早已经紧张地满头都是冷汗。

    她顾不上矫情,拿出自己当年解剖小白鼠的看家本领,很快就找到了那颗子弹。

    只是子弹好像不是那么光滑,陆卉儿费了好一阵功夫,才终于将它从达尔贝胳膊里剥了出来。

    “叮当!”

    被剥出来的子弹掉落在消毒盘内,陆卉儿这才看清楚,那颗子弹不像普通的那么光滑,反而像炸开的花儿似得,难怪那么难取出来。

    “还有这种子弹?”陆卉儿看向紧紧抿着嘴角的达尔贝,担心问道,“你有没有事?我要缝合了。”

    达尔贝没出声,微微点头表示同意,目光紧紧锁住那颗刚被剜出来的血肉模糊的子弹。

    虽然子弹没有冲洗干净,达尔贝却看出了异常来。

    这并不是普通的子弹,顶端像绽放的莲花瓣,而且质地看上去像是纯银打造的。

    刚才手术刀刺入他的手肘时,说不痛是假的。

    尤其是陆卉儿用手术刀硬是将那颗炸开的子弹给剥出来,每一下都像在刮达尔贝的肉似得。

    但是沉稳的他并没有哼一声,而是淡漠的将这种痛给承受了下来。

    他会牢牢记住今天的这种痛楚,以后加倍地还给那帮黑衣人!

    那些人是有备而来,一定要将他们彻底揪出来才行。

    达尔贝这样想着,扭头看向陆卉儿,发现她手里的线早已经被自己的鲜血给染得通红。

    只见她丝毫不敢停顿,缝合的快速又专业,脸上认真的表情看得达尔贝有些恍了神。

    这个女孩不像寻常女孩那样,遇事只知道哭泣。

    她的身上有股子不容忽视的坚毅,不仅懂得担当,还十分的勇敢。

    尤其是在遭到黑衣人偷袭后,她能够沉稳地做出冷静的判断,并且丝毫不矫情做作,这点令达尔贝十分欣赏。

    陆卉儿用专业的手法帮达尔贝进行着缝合,低头小心打上结,伸手去拿剪刀,“好了,我把这里剪掉就可以了。”

    达尔贝低头看了眼,这才发现陆卉儿竟然已经将伤口给缝合,针脚细密完美。

    他淡淡扬起唇角,“还不错。”

    被夸赞的陆卉儿好不含蓄地笑着点头,“当然,我好歹也是双料博士。”

    两人相视一笑,没有注意到刚经过门外的陆少华和安琪拉。

    他们一路将车开得飞快,按照宋教授的定位赶了过来,安琪拉甚至还专门带了架相机。

    陆少华走得飞快,眼角的余光扫到操作间内的陆卉儿,立即顿住脚,低声对安琪拉道,“老婆,他们在这儿。”

    高挑的安琪拉立即跟着转头,手里的相机已经麻利地对准屋内,“先拍下证据再说,免得这小子等下不认账!”

    话音未落,安琪拉已经快速摁下快门,拍下了陆卉儿和达尔贝靠在一起的镜头。

    因为达尔贝是坐在凳子上的,站着的陆卉儿正好遮住了他的面容。

    不过就算这样,他那清隽的气质仍是被相机完美拍了下来。

    安琪拉高兴地晃着手里的相机,喜滋滋给陆少华显摆,“完美,这下看他敢不娶咱们女儿!”

    陆少华却惊愕地看着闻声转过头来的陆卉儿和达尔贝,脸色黑沉下来,“是你?!”

    达尔贝从凳子上站起来,脸上的表情桀骜不驯,“没错,是我。”

    他当然知道陆少华就是陆卉儿的父亲,但是高傲惯了的达尔贝并没有将陆少华给看在眼里,态度十分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