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18章 混蛋,你是不是对卉儿做了什么?
    第1718章 混蛋,你是不是对卉儿做了什么?

    陆少华怒气冲冲走了过来,一把将陆卉儿给拉到自己身边,厉声叱责道,“卉儿!不要告诉我你爱上了他!”

    “爹地,你在胡说什么?”陆卉儿一脸莫名其妙,她只是想帮助达尔贝恢复成正常人,什么时候说爱上他了?

    安琪拉不明所以地跟着走进来,不满地瞪着陆少华,“有病吧你?我的乖女儿好不容易才找了这么优秀的男朋友,你在那儿黑着脸给谁看?!”

    说着,安琪拉笑容满面看向达尔贝,谦和点头,“年轻人你好,我是卉儿的妈咪,百分百支持你们谈恋爱。”

    “老婆,你别胡闹!”陆少华连忙伸手拽了下安琪拉,不满地瞪视着达尔贝,“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我坚决不同意女儿跟这种人在一起!”

    陆卉儿这才明白过来,合着爹地和妈咪这个时候出现,是以为她谈了男朋友,拿着相机想要让人家负责任的!

    她又好气又好笑,摇头长叹口气,“爹地!妈咪!我什么时候说我在谈恋爱?”

    安琪拉仍是一脸满意的点头,“乖女儿,不要害羞,恋爱是最幸福的事,当年我可是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呢!而且你眼光不错,妈咪很满意这个年轻人。”

    达尔贝被安琪拉一口一个年轻人叫的嘴角有些抽搐,忍无可忍解释道,“我想你弄错了,我并没有在和你们的女儿谈恋爱。”

    “你说什么?!”安琪拉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下一秒就愤怒起来,“可恶!你不会睡了我女儿就不想负责任吧!”

    陆卉儿觉得自己的头快要炸掉了,她上辈子肯定造了孽,不然为什么妈咪的脑回路这么的与众不同?

    “妈咪,饶了我吧,我真的没有在谈恋爱啊!”陆卉儿绝望捂住脸,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我也没有被他给睡了,没有啊!”

    安琪拉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有些尴尬的支吾起来,“那什么,宋教授说你被坏人给蛊惑了……宝贝女儿,你确定自己真的没被他给占便宜?”

    陆卉儿无力地垂下头,“没有,我发誓,真没有。”

    “哦——”安琪拉十分遗憾地叹了口气,“还以为这下终于可以把你给嫁出去了呢?没想到居然是个乌龙,好遗憾哦。”

    说着,安琪拉仍是有些不死心,低声跟陆卉儿打着商量,“宝贝女儿,我看这个男人长得不错,虽然看上去有些呃…老,但是年龄大些才懂得疼人,你确定要放弃这么优秀的男人?”

    “妈咪——!”陆卉儿眼神幽怨地看向安琪拉,“我到底是有多差劲,才让你这么着急想要把我给扫地出门!”

    “当然!别家女儿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只有我家的还没嫁出去,不知道的都以为是我的基因太差。”

    安琪拉说着感受到陆卉儿愤怒的眼神,连忙捂住嘴换上讪讪的笑,“呵呵,妈咪也是想让你早点体会到恋爱的幸福呐!那小伙子真是不错呢!”

    陆卉儿无语低头,决定不再跟妈咪讨论这些完全没有营养的问题,一般都是爹地比较理智些。

    “爹地,爹地?”陆卉儿回过神来,才发现达尔贝和她爹地陆少华都已经不在操作间内!

    “人呢?”安琪拉也是一脸懵,迈开长腿从操作间跨出来,“老公?老公你在哪儿?”

    原来刚才安琪拉和陆卉儿说话时,达尔贝就听不下去地走了出去,陆少华则立即跟了过去。

    “达尔贝!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阴谋!但是如果你敢打我女儿主意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陆少华低声警告着达尔贝,他怎么会忘了在云昊天的婚礼上,达尔贝那犹如鬼魅般的行踪呢?

    这个男人太危险,根本就不是正常人,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他的卉儿靠近这种人的!

    之前确实是他理解错了,误以为宋教授是不好意思戳破女儿有了新恋情的事,这才说的含蓄。

    现在陆少华完全明白了宋教授的意思,如果不是达尔贝的蛊惑,他的女儿绝对不会接近这个邪恶的存在的!

    面对陆少华的警告,达尔贝在走廊停下脚步,头都没回,只淡淡回了四个字,“你想多了。”

    他冷漠的态度令陆少华更是气得暴跳如雷,什么叫他想多了?!

    听听达尔贝的语气,这意思是说他的女儿根本配不上他达尔贝么?!

    混蛋啊!

    陆少华气得咬牙切齿,猛然想到达尔贝曾经掳走过自己的女儿,脑中警钟大作,冲上去猛地将达尔贝扳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混蛋!说,你是不是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放手。”达尔贝目光清冷寡淡,语气里已经有了隐隐的怒气,“看在你是卉儿父亲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但是并不代表我怕了你。”

    “放手?”陆少华早已经被气得眼冒金星,握起拳头狠狠朝达尔贝帅气的脸庞砸了过去,“可恶的混蛋,离我的女儿远一点!”

    陆少华的身手是一顶一的好,这一拳如果砸结实了,肯定会把达尔贝砸得鼻口淌血。

    不过达尔贝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人,他嘲讽地冷哼一声,轻易就摆脱了陆少华的掌控,令陆少华的拳头落了空。

    “我的耐心有限,不要再来挑衅。”达尔贝撂下这句话,抬脚朝前面走去。

    他基于礼貌并没有跟陆少华对打,但是不代表他要留在这里忍受陆少华的羞辱。

    陆少华一拳落空,熊熊怒火无法排遣,索性一个起跳跃起,抬脚踹向达尔贝的后心踢去。

    安琪拉和陆卉儿正好从操作间出来,就看到这暴力的一幕。

    “老公,你在干嘛?!”安琪拉生怕两人会打起来,扬声想要阻止陆少华。

    陆卉儿已经快步跑了过来,生气地瞪着陆少华,“爹地,你想怎样?!”

    陆少华只好收回攻势,达尔贝则沉稳地停脚转身,脸上没有半点怯懦,身形挺拔站在原地,旗帜般笔直如松。

    医院的走廊原本静悄悄的,这两人猛地一嗓子,将打盹的女护士吓得醒了过来,不明所以地拍了下桌子,“医院不准喧哗,要吵出去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