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9章 他根本就不是人…

    达尔贝冷眸看向那名睡懵了的护士,阴冷的表情令护士打了个寒噤,缩回到桌面闭上眼,“我睡着了,肯定是在说梦话。”

    听到争执声的宋教授从自己病房走出来,正好看到陆少华想要跟达尔贝动手的一幕。

    他轻咳了两声,低声说道,“咳咳,还是进病房来说吧。”

    陆少华恶狠狠瞪了达尔贝一眼,跟着宋教授走进病房内,低声跟宋教授打听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教授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状况,缓缓摇头,“你还是自己问卉儿吧,我看着她要帮助的朋友不怎么靠谱。”

    “哼!”陆少华可没有宋教授说话那么客气,重重冷哼了声,“什么不靠谱?他根本就不是人!”

    “老公,好好说话。”安琪拉不太理解陆少华恶劣的态度,柔声劝阻着,“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大家把话说开了不就好了?”

    陆少华仇视地瞪视着达尔贝,眼里的不满几乎要溢出来,“老婆,还记得上次我告诉你说云毅坠崖和卉儿失踪的事么?都是他搞出来的,他根本就不是人!”

    自从上次云昊天的婚礼过后,陆少华就对达尔贝十分的反感,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如今看到他居然缠上了自己的女儿,心里更是恨不得将达尔贝给大卸八块。

    面对陆少华的仇视,达尔贝并没有过激的反应,而是冷冷看了陆少华一眼,转身朝外走去。

    他不在乎任何人的冷言冷语,更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

    如果这个出言不逊的换了别人,早已经被他给扭断了脖子。

    但是想到陆卉儿这些天锲而不舍的执着,达尔贝终究没有冷下心肠,反而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

    他能不能变成正常人又怎么样呢?

    自己最在乎的女孩已经嫁做他人妇,剩下的余生只有如雪的寂寞。

    所以,他又何苦要折磨自己?

    阴暗的森林才是他归宿,何必又非要执着能够站在阳光下呢?

    一颗孤寂晦暗的心,即便站在阳光下,就会真的能感受到温暖么?

    罢了,不如归去……

    达尔贝的身影孤寂萧瑟,迈开长腿走得飞快。

    陆卉儿气得眼睛都红了,埋怨地瞪了陆少华一眼,“爹地,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说完,她就朝着达尔贝的身影追去,“达尔贝,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卉儿!你给我站住!”陆少华冲着陆卉儿的背影怒吼,“他根本就不是正常人,会害了你的!”

    然而陆卉儿外表看似柔弱,却有颗坚韧执着的心。

    只要是她认准了的事,就会卯足劲儿干到底!

    哪怕前方艰难险阻重重,她也绝对不会有半点退缩!

    陆少华下意识想要追出去,将陆卉儿给拦回来,却被安琪拉给拉住,“老公,你要去哪儿?”

    “放开我,我要去把卉儿给追回来!”陆少华脸色铁青,根本无法接受自己的宝贝女儿追向达尔贝的事实。

    “追什么追?卉儿她不是小孩子了,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安琪拉十分不赞同地瞪着陆少华,“我看那小伙挺优秀的,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对于刚才达尔贝的反应,安琪拉早已经默默看在了眼里。

    明明达尔贝早已经不耐烦到极点,但是仍能在陆少华出言不逊并且大打出手的境况下保持冷静,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才养成的涵养。

    而且上次的事情,她只是随意听陆少华讲了几句而已,并不觉得有多么严重。

    年轻人嘛,谁还没有过疯狂的青春啊?

    心爱的女孩嫁了别人,不去抢婚的才是真正的孬种好吧!

    安琪拉的三观早已经被达尔贝高帅的颜值给彻底征服,硬是在心里为达尔贝开脱着,觉得他完全配得上自己的宝贝女儿。

    尤其是那张禁欲系的冰山脸,简直跟她家的卉儿太搭了啊!

    陆少华原本就被气得不轻,这会儿看到安琪拉又拽着自己不肯放手,更是气得暴跳如雷,“糊涂!你以为会有什么误会?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见不得光的吸血鬼啊!”

    安琪拉原本还在幻想着达尔贝各种为情所困,然后才暴走引发了各种误会。

    等她听到陆少华说的“吸血鬼”三个字后,她扑哧一笑,立即松开了拽住他的手,“老公,你开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谁在跟你开玩笑?!我敢打包票,他现在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吸血鬼!”陆少华恨恨瞪了安琪拉一眼,快速朝着陆卉儿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医院走廊里空无一人,陆少华一口气追到大厅,哪里还有陆卉儿和达尔贝的影子?

    “可恶!”

    陆少华气得低咒了声,无可奈何折回到宋教授的病房,想要弄清楚自己的女儿跟达尔贝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

    如果那个无耻的混蛋敢打他女儿的主意,他豁出去命不要,也一定要将达尔贝给剥皮抽筋,挫骨扬灰!

    陆少华很快回到病房,听宋教授讲了陆卉儿晚上被人袭击的事后,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

    “混蛋!那些人肯定是冲着达尔贝来的!”陆少华狠狠低咒了声,更是懊恼刚才没有当场就把达尔贝给打死。

    “真可惜啊,那么优秀的年轻人,怎么就跟吸血鬼扯上关系了呢?”

    安琪拉一脸的惋惜,睿智地猜出了陆卉儿的初衷,“吸血鬼根本就是虚构出来的,那个达尔贝应该是得了什么病,所以卉儿才想要研究他的吧?”

    “没错,卉儿之前确实说她是想帮助他恢复正常,才给他做了基因筛选检测,想要从基因突变这方面入手的。”

    宋教授虽然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很是担忧,“原本就有潜藏的邪恶势力对基因学虎视眈眈,今晚的那帮黑衣人,只怕来者不善,不会这么轻易罢手的。”

    “我管他们是谁!想对我女儿不利,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陆少华眼里早已经布满了杀机,“不行,我必须赶紧将卉儿给找回来,她绝对不能再跟达尔贝搅在一起!”

    “你能不能不这么武断?卉儿大了,你要跟她讲道理,而不是仗着自己父亲的身份吆五喝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