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20章 猎豹来袭,它似乎听见有人再叫:小白快跑…
    第1720章 猎豹来袭,它似乎听见有人再叫:小白快跑…

    安琪拉很不满陆少华这种武断的作风,皱着眉头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知女莫若母,安琪拉自然知道自己女儿那执拗的性子,一旦是陆卉儿认准的事,那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而陆卉儿这种性格,根本就是从陆少华身上承继下来的,想要说服陆少华更是难上加难。

    安琪拉才不管达尔贝到底是不是吸血鬼,她最关心的,是怎么能在不伤害女儿和老公感情的前提下,顺利解决掉这个棘手的问题。

    “办法不是没有,就是实施起来应该不太容易。”宋教授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来,令陆少华和安琪拉将目光齐齐转向他。

    看到两人齐刷刷的目光,宋教授没再卖关子,继续说道,“卉儿的初衷就是帮她的朋友恢复正常,那就让那个叫达尔贝的住进实验室吧。实验室有各种仪器设备,大家一起研究肯定要事半功倍。”

    身为严谨正直的科研工作者,宋教授不是没想过要配伍出更完美的人类基因,只是紧守着底线不去做而已。

    现在遇上达尔贝这个现成的研究对象,宋教授那颗求知若渴的心跟着萌动起来。

    他也想弄清楚达尔贝身上基因突变的原因,弄懂造物主谱写的人类基因密码。

    陆少华和安琪拉对视一眼,十分赞同宋教授提出的解决办法。

    眼下已经有一帮不明身份的黑衣人蠢蠢欲动了,他们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去冒险的。

    唯有将达尔贝交给有着政府背景的生物科研室,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陆少华恨不得现在就拎着达尔贝的衣领,将他给踹进实验室内任人研究,立即重重点头,“好,我们这就去把卉儿找回来,说服她送达尔贝去实验室。”

    安琪拉跟着点头,“没错,我们这就去找卉儿。宋教授,后面的事情要辛苦你了。”

    “应该的,卉儿是我最得意的门生,我是绝对不会让她毁了自己的前程的。”

    宋教授和陆少华夫妻俩又客套了几句,目送他们离开,等病房门关闭,这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请联络总统先生,我有重要的事需要面见他。”

    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宋教授很快挂了电话,苍老的脸庞上眼眸深沉似海。

    他不知道今晚那帮黑衣人的来历,但是为了保住他最得意的门生,只有借助政府的力量了。

    而且不管他汇不汇报,这件事也根本瞒不住,因为安琪拉就是总统的亲妹妹!

    ————————

    Y国森林。

    蜿蜒千里的松柏繁盛连绵,遮蔽着午后火辣辣的阳光,偶尔有斑驳的光圈投在厚重的落叶上。

    冷月依旧独行着,嗅着空气中若有似无的味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走到云毅的身边。

    不知觉的,她已经在这片森林里穿梭了小半个月,几乎踏遍了整个森林。

    经过这些天的奔波,冷月早就已经瘦的皮包骨,浑身的皮毛也再次由雪白变得脏污不堪,灰扑扑的几乎看不到原来的雪白。

    不过坚强的意志力令她毫不放弃,矢志要找到云毅。

    在这个世上,她再也没任何牵挂,唯有那宽厚坚实的臂膀,是她唯一的留恋。

    这些天她觉得自己几乎都在兜圈子,因为空气中云毅的味道时有时无,令她也无法确定脚下的路是否正确。

    森林里静悄悄的,甚至连树梢上的鸟鸣声都听不到。

    冷月将脚步放得缓慢,身为狼人族,她的直觉十分敏锐,知道这是危险即将到来的预兆。

    就在阳光照不到的森林幽暗深处,有东西已经盯上了自己,不然空气中不会充斥着肃杀。

    冷月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她警惕地放慢脚步,悄然准备好迎接随时可能到来的危机。

    “哗啦,哗啦。”

    越是幽静,冷月踩在那些落叶上面的声音就越清晰。

    森林中缭绕着草木清香,还有淡淡的土腥味,冷月弓着背继续往前走,揣测着那个随着她身形移动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能感觉到那虎视眈眈的目光,好几次回头却都没有什么发现,只能故作不知的大步往前。

    在森林穿梭的这些天来,冷月虽然疲惫,但是几乎没遇到过什么危险。

    那些人类不知道怎么了,每次见到她都倒头就拜,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把她当成森林之神来信奉的缘故。

    她敢肯定,现在悄然跟在她身后的,肯定是比她要庞大的猛兽,因为空气中的那种腥味真的太重了。

    虽然冷月没能发现那只猛兽的藏身位置,却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那只猛兽锁的牢牢的。

    它之所以没有现身,是在耐心等待她疲惫,然后一击而中!

    冷月不敢放松,一边嗅着空气中那若有似无的云毅味道,一边保持警惕大步向前。

    林间的光线越来越昏暗,夕阳终于滚下了山坡,月儿冉冉自东方升起,没一会儿就将银辉洒满整个森林。

    冷月走得精疲力尽,缺乏食物的肚子早就饿得扁平无力,却不敢贸然停下来。

    因为那只猛兽就潜藏在黑暗中,一旦她露出半点疲倦,就会毫不犹豫地冲过来,将她撕成碎片。

    月影逐渐西斜,冷月疲惫地再也走不动,微喘着停了下来。

    她警惕地看了眼四周,却奇异的发现跟了她一天的凶狠目光悄无声息的没了踪影。

    周围一片宁静,空气中处处清新,土腥味荡然无存。

    难道是看自己始终保持警惕,所以那只猛兽放弃离开了?

    冷月愣怔地环顾着四周,再三确认已经没有了威胁,这才颓然卧在一处高耸的山石上。

    这是她刚才看好的地势,即便有猛兽扑过来,她也能利用地势及时逃离。

    这处森林里遍布着嶙峋的崖壁,冷月有绝对的自信,笃定自己可以在崎岖的山坡安然逃生。

    她保持着戒备卧成一团,多日来的疲惫渐渐袭来,令她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不知觉地陷入了梦乡。

    冷月刚闭上眼睛,耳畔就传来微弱的声音,“小白,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