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21章 小白如此牵动他的心…
    第1721章 小白如此牵动他的心…

    熟悉的男低音令冷月陡然从梦中惊醒,是云毅的声音!

    她茫然睁开眼睛,前方空无一人,根本就没有云毅的身影。

    残酷的现实打击的冷月黯然垂下眼睑,原来刚才那道微弱的声音,只不过是她的幻觉罢了。

    原来思念真的是神奇的东西,令她都出现了幻听。

    冷月正想继续打盹,敏锐的嗅觉却令她警惕地站了起来,空气中那令人不安的土腥味又来了!

    她下意识想要转身看个清楚,身后陡然响起声令人心悸的猛兽咆哮。

    “吼——!”

    猎猎腥风夹杂着野兽的怒吼,铺天盖地朝着冷月袭来!

    她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楚身后扑上来的事什么,就下意识就地一滚,险险躲过了致命的袭击。

    冷月狼狈在地上滚了两滚,瘦弱的身形在高耸的山石上腾挪,等确认自己暂时安全才抬眼看去,这才看清了那只跟踪了自己很久的猛兽。

    那是只浑身布满黄色金钱圆斑的猎豹!锋利的爪子黝黑锃亮,身上的皮毛油光闪闪,体型比冷月大了一倍多!

    它已经悄然跟踪了冷月很久,发现冷月在警惕,就故意隐匿起身形,等冷月放松警惕睡着后,才猛地跃出来,想给她致命一击!

    只是这只猎豹没想到,自己明明悄无声息地摸了过来,白狼冷月是怎么发现它的存在陡然醒来的。

    不然它也不会恼羞成怒,嘶吼着朝她扑来!

    “吼——!”

    金钱豹怒吼一声,朝着刚站稳的冷月扑了过来。

    它凌空蹿起,鲜亮棕黄色的皮毛在空中划出嗜血的弧度,凶相毕露,杀机满满。

    冷月知道自己绝不能后退,不然只会被金钱豹更凶残地猎杀。

    她体内的兽血基因沸腾,跟着长啸一声,勇敢地扬起自己的利爪,朝着金钱豹扑了过去。

    “嗷呜!”

    “吼!”

    一狼一豹在森林崎岖的山崖上缠斗着,一白一黄,斗得难解难分。

    激斗荡得尘土飞扬,灰蒙蒙的将两只猛兽缠了起来,看不到究竟谁占了上风,只听到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嘶吼。

    硝烟过后,白狼冷月粗喘着立在地上,浑身鲜血淋漓,殷红的鲜血染红了白色的皮毛,看上去触目惊心。

    而那只想要偷袭她的金钱豹,也没讨到什么便宜,呜咽着舔、舐着身上的伤口,身上同样布满了冷月留下来的狰狞抓痕。

    白狼冷月早已经疲累到极点,不过仍强撑着站稳,冲着金钱豹嘶吼了声,“嗷——呜——!”

    这是警告也是威胁,金钱豹见自己讨不到什么便宜,耷拉着尾巴溜走了。

    确认金钱豹走远后,冷月这才颓然倒在地上。

    她身上布满了被豹子的利爪抓出来的伤口,又痛又累,却又必须保持绝对的清醒,以免金钱豹突然杀个回马枪。

    夜色逐渐变得深沉,四周安静的可怕,冷月强撑着最后的体力,蹒跚来到一棵歪脖子树旁,用尽全力跃了上去。

    树枝被冷月压得颤抖了两下,好一会儿上面的树叶才停止晃动,冷月已经在树杆旁卧了下来。

    她实在是太累太累了,又担心那头穷凶极恶的豹子会折回来偷袭,只能暂时躲在大树上休息会儿。

    冷月自然知道金钱豹会爬树,不过只要金钱豹一靠近,颤抖的树枝和哗哗作响的叶子就会提醒她醒来,比睡在山崖上要安全许多。

    她实在太累太累,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冷月又冷又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临睡前无声地叹息了声:云毅,你到底在哪儿?

    此刻Y国的云家别墅,云毅正站在院子里,不安地来回走动着。

    他原本早就睡下了,是被噩梦给惊醒的,然后就怎么都睡不着了。

    刚才在梦里,他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崖底,小白正卧在河水旁闭目养神,梦里的阳光是那么的柔和。

    就在这时,几头凶恶的灰狼疯了似的朝小白扑了过来,居然想要越过那条小河偷袭睡梦中的小白。

    它们狰狞的模样令云毅急得大喊,让小白快跑,然后就从梦里醒了过来。

    这场梦实在是太过真切,令云毅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他不知道小白现在怎么样了,那些灰狼有没有再欺负它。就算小白再厉害,在那些灰狼的合力围攻之下,只怕也是讨不到便宜的。

    云毅越想越着急,突然有些懊恼自己就这么走了,他应该继续留在崖底寻找的!

    不行,说不定小白现在遇到了危险!

    云毅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揣测是对的,他立即摸出自己的电话,拨出了云尚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传来云尚迷迷糊糊的声音,“阿毅?这么晚了,有什么急事么?”

    “大哥,你立即派一队人下到山崖底下。小白它现在有危险,需要我的帮助。”云毅直接说出要求。

    云尚睡得正香被吵醒,根本没听懂云毅说的什么,“小白?谁是小白?”

    “就是之前从狼群嘴里救了我的白狼,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白。”云毅的声音有些着急,“你相信我大哥,小白是真是存在的。它现在遇到了危险,我必须要帮助它。“

    对于云毅的要求,云尚向来是百依百顺的。

    哪怕他根本就不相信会有什么通人性的白狼存在,仍是好不敷衍地点头同意,“好,我这就派人下到崖底,让他们找找有没有一头白狼。”

    “嗯,重点是崖底的小河,小白喜欢卧在小河附近。”云毅细心叮嘱了句,这才挂了电话。

    云尚睡眼朦胧地从床上起来,看了眼时间,发现这会儿才凌晨四点。

    他无奈地摇摇头,找来自己的手下,吩咐他们立即下到悬崖下方,顺着崖底的河流搜索,看看有没有一头通体雪白的白狼。

    云尚的人立即按照他的吩咐朝那处山崖出发,等到天亮时就赶了回来,将拍摄到的崖底视频交给云尚,“老爷,下面根本就没有什么白狼。”

    “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云尚将那段视频发给云毅,在下面又打了两行字,希望云毅能够早点从崖底那段臆想中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