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2章 达尔贝快回来…

    云毅孤零零站在别墅的院子里,焦灼地等待着云尚的回复。

    他差不多等了三个多小时,从灰暗的夜等到晨星将落的拂晓,又等到红日升腾的清晨,才终于听到手机响起。

    云毅连忙点开手机,发现是云尚发来的一段影音视频,立即打开查看。

    视频内,是崖底那条潺潺的小河,河水依然清澈流畅,只是没有白狼熟悉的身影。

    等一段视频看完,云毅黯然点了关闭,才看到云尚紧跟着发来的简讯:阿毅,清醒过来吧,不要再沉溺在自我钩织的幻境里,崖底根本就没有什么白狼。

    云毅默默看完这行简讯,眼里的光越发黯然起来。

    他沉默地将手机丢在一旁,整个人无力倒在院内的躺椅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小白,就算世上所有人都不承认你的存在,我也永远不会把你遗忘的!

    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重新回到我的身旁,就像初出现时那么无声无息……

    艳红的朝阳终于跃上半空中,和暖地普照着大地,担忧了大半夜的云毅,终于昏沉沉靠在躺椅上睡了过去。

    而彼时Y国边境的森林内,白狼冷月也休整了差不多,拖着深痕累累的身躯,迈着坚定的步伐继续前行。

    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顺利找到云毅,只知道决不放弃!

    哪怕可能要为此寻觅后半生,她都绝对不会动摇半分!

    阳光暖和了整个森林,冷月走得很慢,漂亮的身形在绿树成荫的山路上跋涉着。

    她并不知道,在远处高耸的山坡上,偷袭未果的金钱豹正用仇恨的目光盯视着她,恨不能用锋利的牙齿将她撕碎!

    这场漫长寻觅,注定充满了危险和艰辛,冷月却依旧坚定执着,不死不休。

    ————————

    F国医院。

    陆卉儿脚步匆匆跑了出来,然而外面夜色茫茫,哪里还有达尔贝的身影?

    对于陆少华的突然出现,陆卉儿十分的意外。

    她没想到宋教授会特意打电话告诉爹地,之前就是怕闹得不愉快才瞒着他们的。

    这下可好了,给搅得翻天覆地!

    陆卉儿能理解爹地的愤怒,但是再怎样,最起码的风度总要有的吧?

    通过她和达尔贝接触的这么多天,她真没觉得达尔贝是多么十恶不赦的坏人!

    这几天他总是静静待在角落里,眼神幽怨涣散,宛如忧郁的王子般高贵清冷,吸引着陆卉儿不自觉想要靠近。

    陆卉儿自己都有些说不清,她到底是真的想要搞科研研究基因突变,还是想借着这个理由多跟达尔贝相处。

    或许是前者,也或许两者都有……

    然而现在达尔贝被爹地的冷言冷语气得走掉了,这茫茫人海的,她该去哪儿找他回来?

    陆卉儿看着眼前的茫然夜色,十分的头大。

    她快步在医院外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达尔贝,急得直跺脚,低声喃喃着,“爹地刚才真是太过分了,这下把人给气走了,他满意了吧!”

    陆卉儿嘟起小嘴气得直摇头,眼睛不停四处张望,拢起手喊着达尔贝的名字,“达尔贝!快回来啊!你不要生气,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她生怕引来别人的注意,呼唤的声音不敢太大,就这么半猫着腰,边往前走边不停低声喊着,动作看上去有几分滑稽。

    陆卉儿边走边喊,胡乱走着,没一会儿就来到医院左侧方的小公园前。

    公园里亮着几盏夜灯,光线不怎么好,静的有些可怕。

    陆卉儿着急寻找达尔贝,看也不看就冲了进去,继续喊着达尔贝的名字,“达尔贝,对不起,我代替爹地向你道歉,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椭圆形的公园内到处长满了竹子,风吹过来哗哗作响,更衬得周围有几分可怖。

    陆卉儿哪里有空顾忌这些,她急着寻找达尔贝,慌得额头都是汗,只顾着一个劲儿往前冲。

    走到一片厚竹林时,一道身影从竹林内蹿出来,健壮的胳膊紧紧箍住了陆卉儿的脖子,“不许动,打劫!”

    说着,那人就将手里的刀子抵在了陆卉儿的脖颈,利刃冰冷似霜。

    陆卉儿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自己只是无意闯进个破公园,竟然会这么倒霉遇到打劫的!

    她连忙举手求饶,“我只是路过而已,你要钱我可以给你,请你先放开我。”

    那人点点头,松开桎梏着陆卉儿的胳膊,握紧手里的刀指着她,“快点,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

    陆卉儿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背到家了,无奈地将口袋里的零钱都掏出来,“我只有这么点了,你看。”

    借着路灯昏暗的光线,陆卉儿这才算勉强看清了持刀打劫的人的相貌,是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高高瘦瘦,一脸的凶相。

    在陆卉儿看清流浪汉相貌的同时,那人也看清了陆卉儿,高兴地扬声大笑起来,“今天运气可真不错,居然遇到个大美妞!嘿嘿,老实点,今天我不只要钱,还有你!”

    陆卉儿原本只想破财消灾,没想到劫道的流浪汉这么没有底线,气得柳眉倒竖,“钱可以给你,其他的休想!”

    “呵呵,小妞儿,乖乖给大爷我把衣服脱了,免得等下这把匕首划破你娇滴滴的小脸蛋。”流浪汉根本就没把陆卉儿给放在眼里,自认为轻松就可以把她给拿下。

    陆卉儿一路找不到达尔贝,本来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

    这会儿又被流浪汉三番两次挑衅,火气再也绷不住,沉着脸怒视着流浪汉,“你确定不只是要钱?”

    “当然,大爷我好久没遇到过这么嫩的菜了,还不得好好爽爽?哈哈哈!”流浪汉仰头笑得猖狂,手里的刀子炫耀似得高高抛起,然后又稳稳接住,握着朝陆卉儿逼近,“小妞,你就从了本大爷吧!”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再逼近半步,一道高大的身影就凭空出现,单手钳制住他的脖颈,将他给提了起来。

    “去死!”达尔贝冷哼了声,手腕稍稍用力,就将流浪汉给抛到了三米开外,撞到花园的长廊上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