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5章 二王子,久仰大名…

    安琪拉和陆少华毅然走进公园内,很快就找到了站在竹林旁的陆卉儿和达尔贝。

    “卉儿!快过来!”安琪拉看到陆卉儿,立即伸手将她拽到了自己身边,“听妈咪的话,等下不论发生什么,你都不可以再任性!”

    “妈咪?发生了什么?外面为什么有这么多直升机?”陆卉儿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仍没有忘了摆明自己的立场,“妈咪,我并没有在任性。等我成功攻克基因突变的难题,说不定可以造福整个人类。”

    “也可能会毁了整个人类。”安琪拉虽然不是生物学家,但是最浅显的道理她还是懂得。

    如今自己的总统哥哥又牵涉了进来,安琪拉知道,事情已经不可能按照她们的意志发展了。

    “卉儿,你舅舅就在外面,他是为达尔贝来的。”安琪拉说着拽紧陆卉儿的手,“走,跟妈咪回家,你不适合留在这里!”

    “妈咪!”陆卉儿猛地挣开,坚定地走回到达尔贝身边,“我是不会离开达尔贝的,我答应要帮他恢复正常!”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是吸血鬼!”陆少华早就气得脸色发青,恨不得一脚将碍眼的达尔贝给踹飞,有多远踹多远!

    “他不是吸血鬼,之前的他是正常人,像我们一样作息生活,是后来才突然变成这副模样的!”

    陆卉儿态度十分坚定地摇头,“我承诺过要帮他恢复正常,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

    “可是现在你惹来了军队!”安琪拉柳眉倒竖,低声训斥着陆卉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在跟这个国家机器作对!哪怕他们的掌权人是你的亲舅舅,也容不得你半点任性违逆!”

    再没有谁比安琪拉更明白军令如山这四个字了,就算她们是总统的嫡亲,也绝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陆卉儿有些愕然瞪大了眼睛,“舅舅来了?是宋教授致电给他的?”

    她所在的生物基因实验室,名义上是合资企业,其实私下里全程由政府监管扶持。

    因此对于总统的到来,陆卉儿并不怎么意外,而是沉稳地问向安琪拉,“妈咪,舅舅怎么说?”

    “让你交出达尔贝,他势在必得。”安琪拉扫了达尔贝一眼,烦躁地直摇头,“卉儿乖,快跟妈咪回家,别再掺和这些了!他是个大麻烦!”

    陆少华跟着重重点头,“没错,你们不久前刚被黑衣人袭击,现在又惹上了军队。卉儿,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的话,将会彻底毁了你的生活!”

    安琪拉沉默了片刻,目光定定看向达尔贝,“达尔贝,我不了解你,所以也没资格对你下任何评价。但是女儿是我的心头肉,我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现在你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未来,我以一个母亲的身份,请你离开。”

    “妈咪!”陆卉儿正要抗议出声,安琪拉罕见地瞪了她一眼,“你闭嘴!”

    安琪拉虽然性格强势,但是在对陆卉儿的养育上,始终都是开明豁达的。不管陆卉儿想要做什么,她都百分百的支持。

    但是今晚不一样,达尔贝的身份太敏、感,注定了以后只会给她女儿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作为一名母亲,她绝对无法放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因此安琪拉狠狠瞪了陆卉儿一眼后,这才郑重看向达尔贝,冷静建议道,“达尔贝,我相信你是不愿意被军队带走研究的。只要你愿意走,我可以冒险送你离开。后面的事我可以应付,只要你能走得远远的,以后都离我女儿远远的就行。”

    达尔贝始终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他们一家三口争执,心中已经了然了整个形势。

    想必外面已经布满了F国的军队,将整个花园都给围得水泄不通了吧?

    就算安琪拉答应要送自己离开,可是他离开以后呢?真的就会从此宁静了?

    明明娇小瘦弱的陆卉儿都可以为了她背弃所有,他只是孤单一人罢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想通了这一切的达尔贝嘴角扬起抹嘲讽的笑,心里已经下了决定,晶亮的眸光看向安琪拉,“走吧,带我去见总统。”

    “放心,我是绝对可以安全送你离开的。达尔贝,你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安琪拉仍努力想要说服达尔贝,不想让他跟自己的哥哥起冲突。

    达尔贝却轻笑着摇头,抬脚朝公园外走去,“躲起来是最愚蠢的办法,既然注定了无法平静,那就面对吧。”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陆卉儿立即朝达尔贝追了过去,誓要跟他同进退!

    安琪拉和陆少华看着并肩前行的两个年轻人,原本就担忧的心彻底沉入了谷底。

    他们敢以过来人的经验保证,自己的宝贝女儿,很可能已经彻底被达尔贝给吸引了!

    这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可是如果卉儿的心早已经不知觉的沉、沦,该怎么做才能将她拉回到正常人的世界呢?

    两人忧心忡忡往公园外走去,都没注意到达尔贝和陆卉儿已经走到了安念秋的面前!

    “舅舅。”陆卉儿轻声跟安念秋问好,想要为达尔贝解释,“舅舅你听我说,达尔贝他不是吸血鬼,他只是基因突变才会有些异常,我保证他不会伤害别人的。”

    安念秋却没有接腔,而是目光清冷看着达尔贝,“达尔贝,P国二王子?久仰大名。”

    “彼此彼此。”达尔贝腰杆挺得笔直,气质华贵不凡,倨傲地轻轻点头,“总统大人,一别经年,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世界真是太小呢。”

    达尔贝是认识安念秋的,五年前他代替父王来这里为安念秋送生日贺礼,曾有过一面之缘。

    安念秋自然不会在意那时还是王子身份的达尔贝,不过却知道整个P国解体,然后又差点被海啸给覆灭的事情。

    “只可惜风景依旧,却早已物是人非。”安念秋随意感慨了句,直入主题,“你肯定猜到了我今晚的来意,就不用我多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