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26章 小白再次遭遇袭击……
    第1726章 小白再次遭遇袭击……

    “嗯,我可以跟你们走。”达尔贝无所谓地点头,“但是只有陆卉儿,才有资格研究我的基因。”

    “当然,我自然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别人。”安念秋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吧,只要你配合,我是绝对不会为难你的。”

    达尔贝冷哼一声,“是么?不见得就能为难到我,我只是不想让她为难。”

    说完,达尔贝就顺着安念秋的手势,朝总统座驾走去。

    陆卉儿有些傻眼地站在原地,原本她还以为会有场言辞激烈的争论,怎么都想不到他们只是说了几句,就这么轻易地下了决定。

    “达尔贝,你确定自己不要再考虑下?”陆卉儿快步跟上,小声问着达尔贝,“你真的要去实验室?”

    达尔贝转身,曲起手指轻弹了下陆卉儿的额头,“这样黑衣人就不敢再偷袭了,反而安全。”

    与其偷偷摸摸躲藏,还不如光明正大站在明处,令躲在暗处的黑衣人投鼠忌器。

    陆卉儿被弹了一下后,跟着想通了这点,佩服地看向达尔贝,“嗯,还是你脑筋转的快。但是这样,真的不会委屈你么?”

    要知道之前是她偷偷研究,并没有任何势力的参与。

    现在由她的总统舅舅亲自送到实验室去,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任何事一旦牵扯上军方,就会变得格外麻烦和不可控。

    看着一脸担忧的陆卉儿,达尔贝的心再次暖了几分。

    他伸手揉了下陆卉儿的发顶,低声说了两个字,“傻瓜。”

    “啊?什么?”

    达尔贝的声音实在太小,陆卉儿根本没听清楚,愣愣地仰头看着他。

    高大的达尔贝站在豪华的总统座驾前,身后是直升机投下来的光束,看上去是那么的帅气勇武,真不是她刚才没注意听。

    “我说走吧。”达尔贝微弯下唇角,矮身坐进总统专车内。

    汽车玻璃缓缓升起,挡住了达尔贝帅气的脸庞,直到闭合到完全看不见。

    陆卉儿慢半拍地也想坐进去,却被随后而来的安琪拉给拉住了胳膊,“走吧,妈咪亲自送你过去。”

    “为什么我不可以坐那辆车?万一达尔贝有危险怎么办?”陆卉儿下意识说道,完全忘了那是总统的专车。

    安琪拉摇头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看着自己的女儿,“卉儿,你确定自己真的没有喜欢上达尔贝?”

    陆卉儿被问得一怔,脸上浮现出两抹浅浅的粉红,“妈咪,你在说什么?我是为了工作啊!”

    安琪拉再次叹了口气,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只轻拍了下陆卉儿的肩膀,“走吧,我们跟上去。”

    陆少华的拳头始终攥得紧紧的,满腔的怒火却又无处发泄,最后只能狠狠捶了下身旁的围栏,硬是将不锈钢围栏给砸得变了形。

    身为父母的,谁不想自己的孩子有个好归宿。

    可是他们万万想不到,自己女儿的情窦初开,居然给了一只吸血鬼!

    夜色终于散去,东方的鱼肚皮越来越亮,久违的太阳终于跃出了地平面,带来无限光明。

    只是谁也不知道,那些潜藏在黑夜中的蝇营狗苟,什么时候才会再次蠢蠢欲动。

    ——————-

    Y国森林。

    随着白狼冷月的长途跋涉,冷空气终于如期而至。

    萧瑟的秋风悄然袭来,吹黄了大半个森林,处处透着湿寒的苍凉。

    不知觉的,白狼已经在森林里走了整个两个月。

    因为对地形的不熟悉,很多时候她几乎都是在原地打转,周而复始地重复了很多早已经走过的路程。

    崎岖的山路早已经磨破了白狼的脚掌,然后结上薄薄的痂,再被她疲惫的奔波磨穿,渗出鲜红的血迹,留下一路血肉模糊的斑驳。

    这一路的艰辛,只有冷月自己知道,不过她却从未想过要放弃,只知道循着空气中那若有似无的熟悉味道,执着坚定地寻找下去。

    天气越来越冷,白天的时候冷月忙着赶路,饿了就吃些野果对付,晚上则窝在山洞里躲避冷风。

    偌大的森林被她走了个遍,终于来到了森林的最西部。

    这里山石嶙峋的更加厉害,不远处还有连绵高耸的山川。

    冷月不知道前方是什么地方,只知道继续往前走着,却急坏了一路跟踪她而来的那头金钱豹。

    这只狡猾的豹子,始终悄无声息跟在白狼身后,等待着最佳时机将她捕猎。

    但是随着白狼的越靠近前方的山川,金钱豹明显越急躁起来。

    它虽然是只猛兽,却有着最基本的警惕心,知道只要越过那道山川,就是人类聚集的地方。

    而越是靠近人类的地方,就越危险!

    就在冷月顺着嶙峋的山崖准备翻过这座山脉时,追踪了好几天的金钱豹终于按耐不住,无声朝冷月扑了过去!

    凶猛的金钱豹在半空中跃出惊人的弧线,掀起猎猎土腥味,锋利的利爪直指冷月的脖颈!

    等冷月反应过来时,背上已经重重被抓了一爪,顿时鲜血淋漓,雪白的皮毛留下几道狰狞的伤痕。

    “嗷呜——!”冷月被金钱豹砸在地上,吃痛长啸起来。

    金钱豹则立即从地上起来,再次朝冷月发动攻势。

    受了伤的冷月毫不慌乱,眼角看了眼山崖的位置,英勇的跟金钱豹缠斗起来。

    两只凶猛的兽再次厮打起来,掀起的尘埃几乎遮天蔽日。

    很快,冷月身上的伤痕就越来越多,体力渐渐也跟不上。

    她看着越战越猛的金钱豹,脑海中闪过个大胆的脱身方法!

    只见冷月高高跃起挑衅金钱豹,那只凶狠的豹子自然毫不相让,倾尽全力扑了过来。

    但是金钱豹没想到的是,等它重重朝白狼砸过来时,这只难缠的白狼居然硬生生往旁边闪去,根本就不应战!

    而金钱豹的对面,赫然是陡峭万丈的山崖!

    看着黑沉沉的山崖口,金钱豹努力想要控制住身形,好不容易才在距离崖边半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金钱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背上就挨了重重一爪!

    而追踪白狼缠斗那么久的它,也终于在这无法挽回的一记重爪中,被毫无悬念地拍下山崖!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