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9章 把衣服脱掉…

    安念秋大步稳健走到前方,跨过三重防护门,径直来到实验室的核心地带。

    这里有着最先进的安全防卫系统,进门不但需要指纹输入,还需要虹膜验证。

    安念秋来到门口停下脚步,站到一旁将验证位置让给了宋教授。

    等宋教授打开最后这道门,才发现达尔贝已经换好了无菌服,和陆卉儿等在里面。

    安念秋早已经在别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穿上了无菌服,跟着走了进来。

    核心实验室的门缓缓关闭,房间内只剩下达尔贝四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守在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里面在讲些什么,只知道等安念秋和宋教授出来时,脸色都凝重的厉害。

    没有人敢打听刚才那段时间内实验室发生的一切,都静静等着安念秋发号施令。

    “这里就交给你了。”安念秋轻拍了下宋教授的肩膀,领着人大步离开,身影很快消失在实验室的基地。

    宋教授目送他们离去,眼神若有所思,站在原地好一会儿都没有出声。

    他的身边站满了基地的工作人员,但是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贸然开口。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致将目光投向了宋教授唯一的孙子宋清源。

    在大家目光的重压下,宋清源只好无奈站了出来,轻声问道,“爷爷,我们该怎么办?”

    “这里是实验基地,要叫我宋教授。”

    宋教授威严地看着宋清源,目光严苛地将在场的人都扫视了一边,“核心实验室以后除了陆卉儿,谁也不准再进入。总统阁下给了她绝对的权限,任何人都不得干扰她的研究,都记下了么?”

    “记下了。”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齐声点头,各自散开继续去忙手上的工作。

    等众人都离开后,宋清源有些不开心地低声问着宋教授,“爷爷……不是,宋教授,难道连我也不可以去帮师姐么?她需要助手。”

    “不需要,做好你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就可以了。”宋教授决然摇头,同时郑重叮嘱宋清源,“记住,那个达尔贝十分危险,你以后有多远就给我离他多远!”

    撂下这句话后,宋教授就转身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宋清源。

    等宋教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这才心有余悸的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刚才实验室内发生的一切到现在仍令他后怕不已。

    谁也想不到,那个达尔贝面对总统阁下还敢那么狂傲!居然敢单手钳制住总统阁下的脖颈,逼迫总统答应只让陆卉儿全权负责,不准任何人接近。

    宋教授想不通达尔贝从哪儿来的底气,居然这么嚣张狂傲,难道真以为他是不能被毁灭的?

    他突然意识到达尔贝是个大麻烦,当初就不应该将这件事通知总统的。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完全失控,根本容不得他质疑半分,只能被迫跟着卷入这场漩涡,不知是福是祸。

    实验室内的工作人员四散忙碌起来,宋清源在已经归陆卉儿专用的实验室前转悠了好几圈,都没能找到机会溜进去。

    他有些泄气地靠在走廊的墙壁上,肋骨处隐隐作痛,是上次被达尔贝摔出去留下的旧伤。

    宋教授的特助经过宋清源面前,走了两步又折回来,用胳膊肘捅了宋清源两下,神神秘秘打听着,“阿源,听说里面被关着的那位,是传说中的吸血鬼?那咱们以后可得小心了。”

    虽然宋教授勒令整个实验室的人都不准插手,但是早已经有传闻在这些人中间流传开来,说被秘密送来的达尔贝,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吸血鬼!

    宋清源眼前闪过达尔贝愤怒将自己丢出去那一幕,愤愤不平地哼了声,“哼!吸血鬼有什么了不起!我才不怕!”

    “你当然不怕啊,你又不负责研究他。”那名助手啧啧议论着,“就是委屈了咱们漂亮的卉儿师姐,居然要跟可怕的吸血鬼为伍。万一哪天那只吸血鬼发了狂,柔弱的师姐该有多危险啊!”

    宋清源沉默地低下头,后背悄然沁上一层冷汗。

    这里的同事并没有接触过达尔贝,但是他却是见识过的。

    那晚上达尔贝很轻松就将他给丢了出去,脸上根本没有半点戾气。

    如果哪天这只吸血鬼发了狂,卉儿师姐可就真的危险了!

    “不行,我得去找爷爷好好说说,让我进去给卉儿师姐当助手!”宋清源脚步匆匆朝宋教授办公室走去,根本无法放心陆卉儿单独跟达尔贝待在一起。

    核心实验室的门仍旧紧闭着,走廊里变得静悄悄的,已经不见了宋清源和那名特助。

    实验室内,陆卉儿歉疚地看着已经躺在仪器床上的达尔贝,低声说道,“达尔贝,你其实不用这样的,完全可以离开。”

    达尔贝淡淡抬眸,轻扫了陆卉儿一眼,“你承诺过要让我恢复正常的,这会儿打退堂鼓了?”

    “当然没有!请不要怀疑我的专业能力!”陆卉儿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的专业能力被轻视,她拿起仪器接头,示意达尔贝脱掉上衣,“把衣服脱掉!”

    达尔贝配合地脱掉上衣,健壮的胸膛完美呈现在陆卉儿面前,令她脸上悄然飞起两道红云。

    她根本不敢仔细看眼前那拥有黄金比例的男性躯体,摸索着将仪器给接上,仍是一阵的脸红心跳。

    仪器发出正常的滴滴声,达尔贝静静躺着,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陆卉儿这才敢肆无忌惮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鼻尖缭绕的是他好闻的成熟男人气味。

    他有着长而浓密的睫毛,眼睑微闭着,将那双犀利晶亮的眸子掩映了起来。

    高高的鼻梁下薄唇淡淡,从不肯多说半个字,却都是那么的掷地有声。

    陆卉儿不由想起实验室不久前发生的那幕,舅舅提出要让宋教授参与基因研究,立即就被达尔贝被冷言拒绝了。

    “我说过,只有她才能研究我,任何人都没有这个资格!”那时的达尔贝眼神倨傲猖狂,浑身散发着爆棚的荷尔蒙,简直Man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