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1章 不醉不归…

    没一会儿,慕容怀和齐宇就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慕容怀的妹妹慕容雪。

    慕容怀是云毅相识了十年的好友,两人几乎无话不谈,相交甚好。

    齐宇十分喜欢慕容雪,跟慕容怀的关系处的也挺不错,自然跟着认识了云毅。

    慕容怀正好路过云氏大厦,想到云毅刚接管这里不久,就顺便上来看看,慕容雪和齐宇就一起跟了过来。

    他们在南笙的指引下走进办公室,慕容怀爽朗地开了口,“哈哈,阿毅,你都回来这么久了,怎么都没跟我们说一声?”

    云毅立即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朝着慕容怀走了过来,“最近忙得真是不可开交,居然都忘了跟你联系。今晚我做东,咱们好好聚一聚!”

    慕容怀看着行走潇洒的云毅,啧啧称奇,“阿毅,听说你去了趟E国腿就完全好了。我之前还以为是假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之前就有小报报道说云毅自从在E国回来后,常年跛行的腿居然就能健步如飞了。

    当时慕容怀还有些不信,如今亲眼看到云毅走路带风,这才肯相信。

    齐宇跟着惊讶连连,“还真是,毅哥,你真的完全好了啊!”

    云毅淡淡点头,“是我运气好,凑巧遇上了医术高明的医生而已。”

    慕容雪站在慕容怀身后,眼睛膜拜地看着云毅,里面藏满了星星。

    很久以前她就偷偷喜欢着云毅,可是那时候的云毅整个人都自闭的厉害,整天躲在云氏老宅里,不肯出门,也从来不肯正眼看任何人。

    现在的云毅跟之前的他就像换了个人似得,原本消沉的笑脸神采奕奕,就是眼眸里仍有几分淡淡的哀愁。

    慕容雪心仪地看着长身玉立的云毅,从他一丝不苟的短发打量到他笔直修长的双腿,眼睛更亮了,甜腻腻道,“毅哥哥,你的腿真的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对于慕容雪,云毅还是认识的,知道她是慕容怀的妹妹,每次都跟在慕容怀后面来看他。

    不过他却从没跟慕容雪打过招呼,这次听到她喊自己,礼貌地点点头,“嗯,都好了,谢谢关心。”

    “不客气地毅哥哥,以后你就能跟着我们一起去玩了。”慕容雪笑得眉眼弯弯,淑女范十足。

    齐宇兴奋地摩拳擦掌,“毅哥,你既然都好了,干脆明天咱们去打猎吧!前几天我在西部森林看到只漂亮的白狐,你不知道它有多美丽!”

    说起那只小白狐,齐宇简直是滔滔不绝,几乎是手舞足蹈,“你不知道,那只漂亮白狐的眼睛幽绿通透,就像绿松石那样完美纯净,我真想把它给抓住!”

    慕容怀笑着摇头,“又念叨上了,阿宇,你只是被那只小白狐给咬了一口,怎么就念念不忘起来了呢?总不会被狐狸精给迷上了吧?”

    “去你的吧!”齐宇笑着给了慕容怀一锤,仍在兴致勃勃讲着那只逃跑的小白狐,“你根本就没看清它有多漂亮!如果不是被它给咬了口,说不定我就真的抓住它了。”

    慕容雪想要引起云毅的注意,故意跟着调侃起齐宇来,“依我看呀,你这何止是被狐狸给咬了一口?分明是被勾走了半个魂!哈哈,该不会那只白狐狸是什么修炼成精的九尾狐,准备拉着你去双修成亲吧!”

    慕容怀跟着朗笑起来,“还别说,小雪,说不定齐宇跟那只九尾狐真有缘分呢!”

    齐宇被调侃的脸红,低声为自己辩解着,“你们根本就没看清楚,那只白狐狸是真的漂亮!等你们见到,也会不由自主喜欢上的!哼,到时候就轮到我笑你们了!”

    云毅原本安静的办公室因为这个话题变得嬉笑不已,慕容怀兄妹俩笑着继续调侃齐宇,唯独云毅没有笑。

    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齐宇口中“白色的狐狸”给吸引住了。

    尤其是当齐宇说起那只白狐狸有着绿松石般的眼眸时,云毅的眼前浮现的事E国崖底小白那双漂亮的眼睛。

    他敢发誓,这是世上不会有比小白更漂亮的幽绿眼眸!

    齐宇看到的那只白狐狸顶多只是有双绿眼睛而已,等他有机会见到小白,就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绿松石!

    小白,小白……

    云毅无声在心底呐喊着,心痛的无以复加。

    他无数次往返于崖底,却根本没能找到小白的踪迹。

    甚至连那些狰狞的灰狼,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毅不知道小白遭遇了什么,至今仍在担忧着小白的安危。

    她是那么的弱小无助,那片森林里又有着一群狰狞凶恶的灰狼。

    这样的恶劣环境下,小白能够支撑多久?

    还有那名女孩,她来的神秘消失的更加神秘,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似得,任他翻遍整个崖底都没能发现她的影踪。

    呼……

    云毅淡淡吐了口气,心里惆怅涌上,一时愁肠百结。

    明明都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他的心却仍是放不下他们,殷殷期待着能够有她们的消息,甚至到了听到白色都会不由自主想到她们的地步。

    “毅哥哥?”慕容雪一直在偷偷关注着云毅,看到他似乎在若有所思,轻声问道,“你是也想见到那只白狐狸么?”

    云毅从郁结中回过神,淡淡摇头,“没有,我不怎么喜欢狐狸。”

    在他的心目中,唯有通人性的小白才是唯一,其它动物仅仅只是动物而已,没有任何浪费时间的价值。

    “好啦,快别谈论什么狐狸不狐狸的了。阿毅,咱们好久不见,今晚上你得做东,咱们来个不醉不归!”慕容怀爽朗大笑,心里由衷为云毅的康复感到高兴。

    云毅爽快点头,“没问题,走。”

    “那就去你们云氏的追月楼吧!那里有窖藏了十八年的女儿红,我可得好好尝尝。”齐宇说着看了眼慕容雪,轻声问道,“小雪,我们去喝酒,需不需要先送你回去?”

    慕容雪偷偷看了云毅一眼,耳朵悄然红了几分,声音似水温柔,“我也想尝尝追月楼的特色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