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32章 他的书桌上都是画着白狼的画稿…
    第1732章 他的书桌上都是画着白狼的画稿…

    “那好,我们一起去。”慕容怀向来是最宠爱自己这个妹妹的,立即点头同意下来,“走吧,今晚上咱们都得尽兴而归才行!”

    四人鱼贯走出云毅的总裁室,朝着追月楼驶去。

    追月楼占地大概有百十亩,高达十八层,是云氏辖下的中式酒楼,风格古韵时尚。以高端大气的精装潢和无微不至的贴心服务在Y国声名赫赫,生意十分的红火。

    两辆豪车很快驶入追月楼门前,刚推门下来,就有负责泊车的门童恭敬接过了车钥匙。

    云毅昂首阔步走在前面,慕容怀跟他几乎并肩而行,高大帅气的两人一时成了追月楼前的风景。

    慕容雪和齐宇走在后面,一个靓丽青春,一个年少翩然,宛如登对十足的金童玉女。

    负责追月楼的值班经理看到云毅亲临,连忙点头哈腰迎了上来,态度恭敬谦卑,“总裁,我这就领您去礼宾厅。”

    “嗯。”云毅微微点头,在值班经理的引领下,和众人一起来到了追月楼顶层。

    这里是云氏总裁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用的房间,从不对外使用。

    而随着云尚将生意搬去F国,Y国追月楼的专用礼宾厅,已经很久都没有使用过了。

    顶层的礼宾厅恢弘大气,站在上面可以俯瞰整个Y国的夜色。

    云毅坐在主位上,和慕容怀、齐宇把酒言欢,好不热闹。

    慕容雪则安静地坐在慕容怀身边,眼睛时不时偷瞄云毅几眼,一颗心小鹿乱撞个不停。

    随着推杯换盏的尽兴,落日西斜坠山,整个Y国被笼罩在浅薄的黑夜里。

    云毅不知觉地多喝了几杯,已经有些熏醉。

    他晃着手里的高脚酒杯,优雅地继续喝着,突然想试试烂醉如泥的感觉。

    烈酒灼喉辛辣,却无法消减他心里那遍寻不着白狼和女孩的惆怅。

    或许等喝得叮咛大醉,就能暂时忘掉这种感觉吧!

    慕容怀和齐宇并不知道云毅暗藏的惆怅,还以为他是见到他们心里开心,乐呵呵继续喝着手里的烈酒。

    夜色渐渐深了起来,云毅终于喝得大醉,丢下手里的高脚水晶杯,仰靠在身后的靠背椅上,低声喃喃。

    “小白,你一定会没事的。虽然我没能找到你,但是我相信你那么机灵,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慕容雪一直在悄然关注着云毅,这会儿听到他低声说着什么,好奇地想要听清楚。

    不过云毅说的声音太小,她根本听不清,索性求助自己仍在喝着酒的哥哥,“哥,毅哥哥他这是怎么了?”

    慕容怀也喝得有几分醉,不在意地挥挥手,“没事,只是喝醉了酒。来,我们继续喝。”

    慕容雪有些不开心地夺过慕容怀的酒杯,“还喝!毅哥哥都喝醉了,你们怎么都不知道关心下他?”

    “关心?”慕容怀揉了下有些晕乎乎的太阳穴,晃着身子站起来,“也好,走,咱们回去,把云毅这个家伙给送回去。”

    齐宇也喝了五分醉,歪歪斜斜拽起云毅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两人都喝得晕乎乎的,走路就像踩在棉花上,慕容怀连忙过去扶住了齐宇,“能不能行?走路都走不稳了。”

    慕容雪也红着脸来到云毅身边,伸手扶住他的臂弯,含羞带怯道,“毅哥哥,我来扶着你,小心点。”

    云毅虽然喝得醉了,但是并没有丧失所有神智。

    他眼神涣散地看了眼身旁的慕容雪,抽回自己的臂弯,婉拒了她的好意,“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走。”

    慕容雪毕竟是女孩子,见云毅拒绝,就没有再坚持,眼眶委屈地红了两分。

    慕容怀和齐宇完全没在意这点小细节,三个大男人并肩走出追月楼,跳上了慕容怀的车后座。

    怀着小心思的慕容雪委屈巴巴跟上来,恋慕地看了云毅一眼,这才坐进驾驶位,载着三个大男人离开了追月楼。

    她很快将车子开到了云氏别墅,等停稳车往后看,才发现自己的哥哥和齐宇早已经呼呼大睡,在毫无形象地打着重鼾。

    慕容雪受不了地摇摇头,转头看向云毅,发现他就算是喝醉了,仍坐得端庄有型。

    尤其是他半眯着的眼眸,睫毛微微翕动着,为本就英俊的脸庞更平添了分儒雅风雅。

    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

    慕容雪喜滋滋笑弯了唇,下车帮云毅拉开车门,声音甜甜道,“毅哥哥,到家了。”

    云毅昏沉沉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从车内走出来,“嗯,好,谢谢。”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朝老宅走去,跨上台阶时身形有些踉跄,差点摔倒。

    “毅哥哥小心!”慕容雪趁机跟了过来,扶住云毅的胳膊往内宅走去,“还是我把你送回去吧。”

    云毅挣开手臂,仍然摇摇晃晃往里走,“不……不用,我可以自己走……自己走……”

    三番两次被云毅推开,慕容雪的脸上有些狼狈。

    她快速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看到她刚才的窘迫,释然地跟着云毅往里走。

    云毅没注意到身后跟着慕容雪,身形摇晃地走回客厅,然后拐进自己的卧室,一下子栽在床上。

    慕容雪紧随着进来,高跟鞋踩过客厅,跟着来到了卧室内。

    她是第一次来到云毅的卧室,里面收拾的十分干净,装潢的也大气简单。

    慕容雪的目光很快将整个卧室给扫了一遍,最后停留在云毅的书案上。

    书案是用红木精雕成的祥云形状,上面放着考究的文房四宝,还有一叠宣纸。

    慕容雪之前曾经听自己的哥哥说过,云毅消沉那段时间里,喜欢用毛笔作画。

    这次真的看见眼前的文房四宝,慕容雪不由地好奇起来。

    现代社会节奏紧张,已经很少有人会用毛笔了,她很好奇宣纸上画的什么。

    等她走近,就看到雪白的宣纸上,用粗狂的线条画了只盘卧着的狼。

    狼首半侧着,眼眸微密,看上去栩栩如生,仿佛就睡卧在慕容雪面前似得。

    “小白?”慕容雪下意识念出宣纸上的字,有些不解地嘀咕着,“难道是这头狼的名字?毅哥哥还真有情、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