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3章 宋教授之死(1)

    她又顺手翻了下,发现那叠宣纸上画着十多张各式姿态的狼画像,还有张只有双人的眼睛。

    慕容雪拿起那张绘着人眼的宣纸,由衷赞叹了声,“这双眼睛可真漂亮,如果要是我的眼睛该有多好啊!”

    她心里对云毅的倾慕又多了几分,没想到他不但帅气多金,而且这么多才多艺。

    慕容雪有些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画稿,朝已经躺在床上的云毅走去。

    如果她不小心被醉酒的毅哥哥占了便宜,依着他的性格,一定会给她一个交代的吧?

    慕容雪的心紧张地狂跳起来,但是脚步却没有放缓丝毫,边走甚至边解开了自己身上穿着的狐裘,露出漂亮的锁骨。

    “毅哥哥,毅哥哥……”慕容雪小声喊着云毅的名字,满眼看得都是他英俊到犯规的脸庞。

    那精致的眉形,微闭的眼眸,高耸的鼻梁和轻抿着的薄唇,无一处不再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慕容雪陶醉地看着云毅俊逸的容颜,狂跳的心促使她大胆起来,弯下腰贴上云毅的脸庞,想要吻上那性感的薄唇。

    她完全是怀着膜拜的爱意慢慢靠近的,就在两人鼻尖快要碰上时,云毅猛地睁开眼睛,眼眸里有一丝疑惑。

    云毅刚才虽然喝得多了些,但是并没有丧失所有的理智。

    他回来就一头栽进大床上,正准备入睡,就听到慕容雪走进来的声音。

    当时云毅并没有说什么,还以为慕容雪很快就会离开,直到慕容雪的脚步声来到床边,他才疑惑地睁开眼睛,结果却看到了主动献吻的慕容雪。

    “小雪,不要胡闹。”

    云毅沉稳说了声,紧皱的眉头已然表达出了他的不满。

    在云毅的眼里,慕容雪就只是普通的邻家小妹而已,再没有别的任何关系。

    慕容雪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主动献吻会被云毅抓个正着,她尴尬地羞红了脸,掩面快跑了出去。

    云毅这才安然闭上眼睛,没有半点要追上去的意思。

    他对慕容雪没有别的想法,冷漠对待才是最好的方式,免得被她误会。

    ————————

    夕阳遥挂在F国上空,晚霞染红了天幕,四周风景如画。

    生物实验室笼罩在这美丽的夕阳下,周围静寂无声,气氛有几分可怕。

    自从不知道谁传出来达尔贝是吸血鬼的事后,整个生物实验室就被一种恐怖的气氛给笼罩了,并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宋教授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因为实验室内的科学家们联名给他发了封邮件,语气郑重的提出了两个要求

    一、立即将疑似吸血鬼的达尔贝赶出实验室,以免他威胁到大家的生命安全。

    二、立即停止毫无意义的吸血鬼基因研究,绝对不能成为引发人类浩劫的罪人!

    邮件下方,是除了毫不知情的陆卉儿以外,几乎整个实验室内的科学家们的签名。

    这处生物实验室宋教授已经苦心经营了大半辈子,做出了很多能造福人类的科研研究,是他全部的心血。

    对宋教授来说,实验室里最重要的根本就不是那些昂贵的仪器,而是这些孜孜不倦做着研究的科学家们。

    如今看到自己提议的实验遭到了大家的一直反对,令宋教授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走错了这步棋。

    他唉声叹气地在办公室内坐着,一直到大家都下班离去,还愁肠百结没想好该怎么处理这次的危机事件。

    而距离宋教授办公室不远的核心实验室内,陆卉儿刚刚出去跳入车内,开车离开了实验室。

    她这几天都吃住在实验室内,忙着记录达尔贝的各项检测数值,两人相处的还算融洽。

    唯一不融洽的,是达尔贝那令人头痛的饮食习惯。

    自从达尔贝被送进来后,整整三天,他都滴米未进。

    不管陆卉儿买来多么可口的食物,他都吃不下去,哪怕勉强吃了些,也会很快吐出来。

    人类那些散发着热气的美食,在达尔贝看来却像脏污的腐败物似得,根本无法下咽。

    看着这样的达尔贝,陆卉儿十分心疼。

    她知道达尔贝在渴望着什么,但是她真的做不到亲手递给他温热的血液。

    不管别人怎么说,她都不觉得达尔贝是吸血鬼。

    但是如果他当着自己的面吸食血液,她就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她努力想让达尔贝恢复正常,这个正常包括所有,不只是各种检测数据,还包括饮食起居。

    为了尽快达成这个目标,陆卉儿坚持不给达尔贝购置任何血液,但是又心疼无法下咽任何食物的达尔贝,决定去市场买些鸭血制品,期望着这些东西能够被达尔贝所接受。

    随着陆卉儿的车子渐渐驶离实验基地,一道身影鬼魅的出现在核心实验室外,切断了里面的所有电源。

    “啪!”

    整个核心实验室内都断了电,外面明明是夕阳初坠的傍晚,里面却因为断电伸手不见五指。

    达尔贝警觉的睁开眼睛,赤果着的上身线条紧绷,保持着戒备的状态。

    他的两只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幽幽的亮光,就像潜伏在夜色中的狼。

    而随着核心实验室的突然断电,门口的警报声大作起来。

    大部分的工作人员已经下了班,整个实验基地只剩下几名科学家而已。

    他们清楚听到了实验室传来的警报声,却不想过去察看。

    因为谁也不想跟吸血鬼扯上关系,甚至恨不得能离多久就离多远,以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宋教授正为着达尔贝的事头疼,听到外面传来的警报声,疑惑地走出办公室,朝那边走了过去。

    正值日暮十分,走廊内的灯还没亮起来,有几分晦暗不明。

    宋教授独自走在走廊内,皮鞋踩在光滑的大理石上,发出有节奏地脆响声。

    很快,他就来到核心实验室最外层的门禁,通过了视网膜验证。

    核心实验室内部的警报仍在响个不停,宋教授正想走进里面,后面陡然挥来一根铁棒,重重砸在了宋教授的后脑勺。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