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4章 宋教授之死(2)

    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达尔贝的耳朵轻抖了下,立即朝门外走去。

    实验室内部没有电,外面的供电系统却在如常运转着,隐隐有光亮从门缝中透过来。

    达尔贝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缓缓推开实验室的门,却发现外面空无一人。

    他疑惑地皱起眉头,嗅到了空气中传来的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那股味道像蜂蜜般勾起了他的味蕾,令他空腹了好多天的胃绞痛起来,脑海里跳出那些鲜红液体的绝妙滋味。

    不!

    他必须立即离开这里,否则这里的人将会有危险!

    达尔贝已经知道是有人受了伤,这才唤醒他体内残暴的嗜血因子。

    这座实验室管理极为严格,受伤的绝对不会是动物,应该是在这里工作的人员!

    而他体内的狂暴蠢蠢欲动,令他迫切想要循着鲜血的味道冲过去,好好饱餐一番!

    达尔贝的眼睛猩红起来,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根,跺脚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儿,绝对不能对任何人类下手!

    达尔贝的身形在实验基地连纵了几下,很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里。

    而悄然躲在暗处的一双眼睛,将这一幕偷偷拍了下来,确认达尔贝真的离开后,才着手开始实施早就预谋好的计划。

    时间悄然无声流逝着,等陆卉儿将从市场买回来的鸭血带回来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去。

    她抬腕看了眼时间,发现自己居然离开了两个多小时,不由低声嘀咕了句,“都怪高速路口太堵,不然怎么可能会用这么久嘛!”

    说着,她就将车驶向实验基地的大门,顺利通过安检开了进去。

    陆卉儿还没来得及停稳车,就看到本该冷清的实验基地多了很多车子,甚至还有急救用的救护车和仍在闪着等的警车。

    眼前的异常令陆卉儿绷紧了神经,她立即泊好车从里面跳了出来,快步朝达尔贝待着的核心实验室赶去。

    不等她走到地方,远远就听到了熙攘的吵杂声,似乎那里围了很多人。

    陆卉儿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拎着给达尔贝买来的鸭血,快步朝核心实验室跑去。

    她很快跑到地方,就看到白天里上班的同事正站成一堆议论着什么,周围有医生似乎在抢救似得。

    “让开,快让开,让我过去!”

    陆卉儿慌了神,举着手里的鸭血盒往人群里挤,眼睛看向实验室的大门,发现那里豁然敞开着。

    她的心揪到了嗓子眼,担心的快要跳出来。

    该不会是达尔贝发了狂,害谁受了伤吧?

    跟她一起工作的同事们听到陆卉儿的声音,立即让开一条路,让她进来,眼里带着滔天的怒气。

    “陆卉儿,看看你干的好事!你这个罪人!”

    “没错!如果不是你把那个恶魔给招来,宋教授怎么可能会被他给害死?!”

    “你根本就是帮凶,是害死宋教授的刽子手!”

    “赶紧滚开,不要弄脏了我们的地方!”

    人群愤怒的声讨令陆卉儿整个人都懵了,她疑惑地看着群情激奋的同事们,刚想仔细问个清楚时,眼睛去看到了在她的前方,横着一架医用救护担架。

    担架约摸到腿弯那么高,上面盖着层雪白的白布,下面却有殷红的血迹渗出来,染红了地上大片的大理石,红的触目惊心。

    “啪嗒!”

    陆卉儿手里拎着的鸭血盒子掉在地上,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掉进了冰窟似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这是……”陆卉儿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双腿发软得朝着盖着白布的担架走去,边走边拼命摇头。

    不会的,一定不会是她想的那样!

    没等陆卉儿走近,宋清源就红着眼睛冲了过来,重重将陆卉儿给推开,“你走开!我不允许你靠近我爷爷!”

    宋清源的眼睛红肿的厉害,脸上泪花纵横,很明显已经哭了很久了。

    陆卉儿被推得后退两步,踉跄着摔倒在地,十分的狼狈。

    但是周围的同事们都冷眼看着她,半点没有想要扶起她的意思。

    空气中飘荡着浓重的血腥味,不时有血滴从担架上滴落,黏稠刺目。

    陆卉儿用尽所有的勇气站起来,再次朝担架走去,“宋清源,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滚!”宋清源猛地转过头,冲着陆卉儿大声咆哮,“都是你引来那个怪物!他现在害死了我的爷爷,你高兴了,啊?!”

    “不,不能开这种玩笑,宋清源,你让开,让我看看躺在那里的是谁。”陆卉儿死死咬住自己的唇,坚持要看白布下面蒙着的人。

    “亏得宋教授平时对她那么照顾,现在死了都不能安宁,真是没有心肝啊!”

    “是啊,他被那只恶魔用棒球棒砸得面目全非,真是作孽哦。”

    “陆卉儿,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们无法容忍跟你这样的人站在一起,你根本就是恶魔的代言人!”

    “对,从这里滚出去!我们不能跟杀人凶手站在一起!”

    “赶紧离开这里,去跟你的恶魔一起下地狱吧!”

    同事们声讨的声音越来越大,沉着脸朝陆卉儿逼近过来,好像随时都会将她给打出去一样。

    陆卉儿愣愣站在原地,无助地捂住自己的耳朵,“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明明下午的时候宋教授还在询问她研究的进展,怎么可能会横尸在担架上呢?

    同事们嘴里的恶魔,说的就是达尔贝吧?

    他虽然是有吸血的恶习,可是陆卉儿坚决不相信,他会残忍到对宋教授下手!

    “不会的,不是达尔贝,你们一定搞错了!”陆卉儿拼命摇头,极力为达尔贝辩解着,“可以调取监控录像,我敢发誓达尔贝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我们早就看过了,这里的监控头是坏的,根本什么都拍不到!”

    “哼!你居然还在为他狡辩?下午的时候核心实验室里响起了警报,我们怕被吸血不敢过来。估计宋教授过来查看,最后却遭了那个恶魔的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