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35章 达尔贝蒙冤,陆卉儿辩解…
    第1735章 达尔贝蒙冤,陆卉儿辩解…

    “没错!这里的门只有你和宋教授才能打开,现在门开着,达尔贝逃了出去,不是他还会有谁这么丧心病狂?”

    “恶魔是不会有任何感情的,你是鬼迷心窍才会与恶魔为伍!宋教授死不瞑目,你后半辈子都要遭受良心的谴责,活在懊恼和悔恨中!”

    同事们同仇敌忾地瞪视着陆卉儿,俨然把她当成了杀害宋教授的凶手,恨不得亲手把她给送进监狱。

    陆卉儿站得笔直,脸上的表情毅然坚定,“在事情没有定论前,你们不能随便冤枉好人。说不定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样,达尔贝答应了配合我的研究,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呵呵,恶魔的话也能信?我们听说他根本吃不进任何东西,只想喝血!谁知道是不是突然发了狂,才对宋教授下毒手的?!”

    “好人?呸!就凭他也配?陆卉儿,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免得我们对你不客气!”

    面对众人的指责,陆卉儿并没有转身离开,而是固执地站在原地,“不,在没有查出真相前,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我会找出所有的真相,向你们证明,达尔贝根本就不是凶手!”

    “凶手不是他难道还是我们不成?陆卉儿,你说这话可真是好笑呢!如果不是你将恶魔带进来,宋教授怎么会遭遇不幸?这根本就是你一手造成的!”

    说话的是平时负责照顾宋教授的助手,他说着话逼近到陆卉儿跟前,居高临下地瞪视着她。

    陆卉儿毫不客气地回怼过去,“在没有查明真相前,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凶手,也包括我!倒是你,左一个恶魔,右一个恶魔地喊着,说是达尔贝害了宋教授,难道他行凶时你亲眼看见了!?还是说你从始至终都在现场?”

    助手被怼的眼红脖子粗,支吾到恼羞成怒,“我……我自然是猜得,他是吸血鬼,什么恶劣的事情干不出来?!”

    “够了!枉你们还是严谨的科学工作者,居然凭猜测就能定别人的罪,真是太可笑了!”陆卉儿眼神威严地将众人扫视了一圈,“我会亲自去把达尔贝给找回来,如果真的是他害了宋教授,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你不能走,如果你半路跑掉,我们去哪儿找你说理?你可是总统大人的嫡亲呢!”助手阴阳怪气地说了声,不肯让陆卉儿离开。

    “我现在不会离开,会守在这里看住你们每一个人,直到军队过来正式接手。”陆卉儿目光威严正气,“在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嫌疑,所有人都不准离开!”

    “凭什么这里你说了算?你算老几?别忘了宋教授是被你害死的。”助手说着伸手拽了把正在哭泣的宋清源,“清源,你快说话啊!”

    然而宋清源沉浸在失去爷爷的悲痛里,只顾着埋头哭泣,根本说不出半句话。

    陆卉儿气势如虹地瞪视着始终阴阳怪气地那名助手,“就凭我是总统的嫡亲,也是这里的第二负责人!你们所有人都不准离开,更不准擅自动这里的物品!”

    霸气十足撂下这句话后,陆卉儿这才掏出手机,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了总统安念秋和爹地陆少华。

    没一会儿,得到消息的陆少华就飞车赶了过来,小跑着来到陆卉儿身边,“卉儿,你有没有受伤?”

    “不是我,是宋教授,他不幸离世了。”看到陆少华过来,陆卉儿强撑的力气终于松懈下来,虚弱地靠进陆少华的怀里,低声说着,“爹地,都怪我,这都是我的错。”

    “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意外,乖,别放在心上。”陆少华轻拍了下陆卉儿的肩膀,给着她鼓励,“现在最重要的,是彻查出杀害宋教授的真凶。”

    虽然陆少华一向很看不惯达尔贝,但是经过这几次接触,他早已经熟知了达尔贝那深刻在骨子里的骄傲。

    达尔贝是倨傲高冷的,应该不屑做出这种毫无底线的凶残事的。

    陆卉儿在瞻仰了宋教授的遗容后,疲惫地看向陆少华,声音缥缈虚弱,“爹地,这里就拜托给你了,我要亲自去把达尔贝给找回来。”

    “胡闹!”陆少华的脸上闪出怒气,“虽然我也不相信达尔贝会做出这种事,可是万一呢?不行,卉儿,爹地绝对不会让你去冒这个险!”

    虽然陆少华也不相信达尔贝会做出这种事,但是万一是呢?他无法容忍自己的女儿去冒这种险!

    “爹地,”陆卉儿坚定地看着陆少华,“他们说的没错,如果不是我,至少宋教授不会遭遇这场横祸。人是我带进实验基地的,就必须由我亲自把他给找回来。你放心,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

    “拿什么保护?简直是乱弹琴!”陆少华压根就不同意,“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如果达尔贝发起狂来,根本就不够用的!立即给我回家,你哪儿都不准去!”

    “爹地,我……”陆卉儿还想坚持,却被陆少华一个手刀给劈昏了过去。

    陆少华接住身形摇摇欲坠的陆卉儿,将她交给自己的贴身副官,“你亲自开车,把小姐送回去。”

    “是!”副官接过陆卉儿,抱着她走向陆少华的车,很快开车离去。

    陆少华目送副官载着陆卉儿消失,这才低声命令自己的手下,“立即将发生命案的监控设法恢复正常,还有,安排人给宋教授举办隆重的葬礼,好好厚葬。”

    手下的人立即分头按照陆少华的吩咐去办,宋教授的遗体很快被抬走,地上那滩殷红的血迹也很快被冲刷干净,就像从来没发生过命案似得。

    只有空气中还残留着刺鼻的血腥味,控诉着不久前冤死的亡魂。

    陆少华叹了口气,正想举步离开,就看到自己的车又开了回来。

    他眼皮子顿时狂跳起来,立即迎着车子走了过去,“混蛋,不是让你把小姐送回家的么?怎么又开回来了?!”

    “是……是……”副官一头的冷汗,胆怯地低下头,“小姐根本就没有昏过去,她半路突然偷袭了我,跳车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