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37章 小白,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1737章 小白,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只白狼怎么可能会被云毅看错,她的的确确就是为了寻找云毅,长途跋涉了三个月的小白!

    这三个月,小白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力,徒步从F国走到了Y国,终于循着空气中云毅的气息找了过来!

    不远万里的长途跋涉,这期间的危险和艰辛,只有亲历过的才能真正体味。

    有很多次小白甚至都想要放弃,但是想到云毅那诚挚的眼眸,她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艰辛的寻找耗去了小白所有的灵气,她身上的皮毛早已经不再油光雪白,变得灰扑扑的,失去了往日的洁白圣洁。

    就连身上,至今还带着斑驳的伤痕,那是被灰狼撕、裂的耳根和金钱豹利爪划出来的抓痕。

    不过就算这样,小白仍旧执着的坚定前行着。

    因为她相信,自己是一定可以找到那唯一可以信赖的依靠,可以去到他身边的!

    就像现在,即便小白早已经疲惫地摇摇欲坠,却仍是倔强地一路往前,只因为心中永不言弃的目标!

    当云毅的喊声被冷风卷来时,小白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她疑惑地抬头看去,就看到穿着睡袍的云毅,光着脚朝自己奔来!

    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小白身上的疲惫瞬间一扫而光,原本茫然的眼眸变得晶亮起来,神采奕奕朝着云毅奔了过去,带起雪花片片,在夜色中像尽情舞蹈的精灵!

    “小白!”

    “嗷呜!”

    云毅的疾呼声和小白的狼啸声融合在一起,飞舞在冰天雪地的夜色中,是那么的和谐完美。

    一人一狼拼命跑向对方,早已经忘却了彼此的身份和距离,眼里剩下的只有对方!

    这一刻,属于久别重逢的喜悦,再没有任何牵挂和思念!

    当距离越来越近时,小白根本刹不住自己猛奔往前的身形,索性依着性子朝云毅扑去,将他重重压在雪地上。

    “哈哈,哈哈哈!”云毅畅快地任由自己倒在雪地上,搂着小白的身形不肯放手,笑声爽朗震天。

    小白幽绿的眼眸深情凝视着死死搂住自己的男人,这一路走来的所有艰辛都化为乌有,变成泪花噙在眼眶中。

    一切,都是值得的!

    唯有眼前这个男人,才值得她耗尽所有心力去寻找!

    云毅搂着小白在雪地里滚了几圈,任由雪花沾满,根本感觉不到任何寒冷。

    “哈哈,小白,我真的不是在做梦么?你真的来到了我的身边?”

    云毅笑得开怀,珍视地搂着小白,用脸庞摩挲着她灰扑扑的皮毛,“你是怎么做到的?这真的太令人意外了!”

    云毅浑身都充斥着喜悦,搂着小白感慨万千,“我不管,如果这是做梦,就让我永远都不要醒来好了!小白,因为你来了,我的整个世界都跟着明亮了!”

    小白呜咽着靠在云毅怀里,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跟他说,可是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甚至原本小白是想坦然在云毅面前变回人身的,可是当她真的被他搂在怀里,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她突然畏缩起来,担心自己的秘密会被云毅给识破。

    如果他喜欢的只是白狼小白,而不喜欢那晚的自己,那她该怎么办?

    如果他无法接受自己狼人的身份呢?她又该如何自处?

    无数种念头在小白脑海里盘旋,最后变成无声地呜咽咽了下去。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终于找到了他,来到了他的身边!

    其它的,根本就无关紧要啊!

    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因为有他,她的世界也才变得明亮呀!

    漫天的雪花仍在扑簌簌飞舞,舞出空灵的轨迹,环绕着狂喜相拥的云毅和白狼。

    云毅颤着手抚摸着冷月那灰扑扑的皮毛,整个人仍沉浸在巨大的狂喜中,幸福的那么不真实,就像在做梦似得。

    “走,我带你回家。”

    云毅有些哽咽地低声说着,弯下腰用力抱起浑身冰冷的白狼,朝着云氏别墅走去。

    冷月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伸出粉、嫩的舌头,卷掉飞落在云毅肩头上的雪花,幽绿的眸子深深凝望着云毅,生怕他下一秒会消失似得。

    她终于找到了他,现在就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这种感觉,真好!

    云毅紧紧拥抱着冷月,踩过厚厚的积雪,一路将她给抱回了屋内。

    等踩上客厅的长绒地毯,云毅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之前居然光着脚。

    他看到冷月的身影就遗忘了一切,就那么光着脚从窗口跳了出去,直接踩进了冰天雪地里。

    如果不是看到客厅入户门地毯上留下的那串湿漉漉的脏脚印,他估计到现在都没注意到这点。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云毅也根本不会在意。

    他光着脚抱着冷月大步走进浴室,很快就放好了温暖的热水,打算亲自给满身脏兮兮的冷月清理下。

    “小白乖,你身上冷得都没有温度,先在热水里泡一会儿,然后我再帮你洗洗。”

    云毅耐心地看着冷月,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然后动作轻柔地抱着冷月将她放入温水中,“不要怕,这是温水,泡泡解乏又温暖,会很舒服的。”

    冷月舒服地眯起眼睛,任由云毅将自己给浸在温水里面,脸上没有任何的惧怕。

    看着如此信赖自己的冷月,云毅心里十分开心。

    他拿来浴液帮冷月耐心清洗着脏兮兮的毛发,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云毅弯腰帮冷月梳洗着,看着她身上斑驳的伤痕,心疼地不停摇头。

    狰狞的爪痕几乎布满冷月的全身,虽然早已经结痂,却仍是能令人看出当时受伤时的触目惊心。

    他不知道冷月是凭着怎样的毅力,才能从千里之外找过来这里的。

    在她漫长的长途跋涉中,肯定有着他不知道的凶险和艰辛。

    “小白……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伤得这么厉害?”云毅心疼的看着冷月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动作更加轻柔起来,生怕自己会误伤到她。

    “傲呜……”冷月舒服地躺在温水里,半眯着眼睛发出低鸣,似乎在告诉云毅那些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