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42章 以后再说这种话,别怪我不客气…
    第1742章 以后再说这种话,别怪我不客气…

    云毅感触地揉着冷月背颈处的皮毛,低声感慨着,“她足足找了三个月,历经了数不清的艰难跋涉,才终于找到了我这里。”

    齐宇委屈地伸出自己曾被咬到的右手,幽怨地瞪视着云毅怀里的冷月,“这个坏东西,它还曾经咬过我呢!你看,伤痕到现在还没退下去!”

    云毅根本不去看齐宇,而是宠溺地理着冷月的毛发,回答的理所当然,“活该,谁叫你们招惹她!”

    幸好他们当时没有抓到小白,被咬了活该,完全是自作自受!

    看着极力护短的云毅,齐宇满脸愤愤不平,“哼!毅哥,你这只狐狸……阿不,是你养的白狼咬伤了我,你得赔偿我损失才行!”

    云毅冷测测挑了下眉峰,眼神阴狠起来,“说吧,你想要什么赔偿?”

    如果齐宇这家伙敢说要走他的小白,他一定毫不客气地送给他两脚,把他踹出云氏集团!

    “让我想想啊……”齐宇根本没看到云毅眼里的杀气,还在为冷月曾经咬伤过他的事生气,气愤道,“把它给我,任我处置!”

    “想都不想!”

    云毅根本不用考虑,直接回绝了齐宇的要求。

    “毅哥,一只动物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吧?”齐宇被拒绝的很没面子,只好将慕容雪给搬了出来,“小雪很喜欢她的皮毛,我弄回去给她做件皮草啊!”

    云毅狠狠瞪了齐宇一眼,原本轻松的语气瞬间冷沉下来,“齐宇,你最好永远打消这个念头!以后再说出这种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窝在云毅怀里的冷月也听懂了齐宇的意思,幽绿的眼眸死死盯住齐宇,似乎下一秒就会扑过去咬他!

    这个可恶的混蛋,居然想要她的皮毛,真是不打不行啊!

    低声呜鸣的冷月令齐宇有些害怕,下意识朝慕容怀身旁靠去,嘴里却不依不饶地低斥道,“你叫什么叫?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齐宇!你出去!”云毅的脸彻底黑沉下来,十分严肃地警告着齐宇,“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小白是我的朋友!她为了找我几乎丧命!如果你一定想要打她的主意,先过了我这关!从今往后,咱们都不可能是朋友,而是不死不休的死敌!”

    齐宇原本只是赌气说笑的,如今听到云毅这么严厉告诫自己,才明白了眼前这只白狐狸……不是,是白狼在云毅心里的地位。

    “要不要这么认真?只是只畜生罢了。”齐宇尴尬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求助地看向一旁的慕容怀,以免自己下不了台。

    慕容怀连忙打着圆场,“既然阿毅喜欢,以后你就少打它的在主意。咱们都是自家兄弟,难道还能因为一只白狼翻脸不成?你说对吧阿毅?”

    云毅无比严肃地看着慕容怀和齐宇,郑重说道,“我云毅没几个朋友,但是既然是被我认可的朋友,就是我的生死之交。小白她虽然只是只狼,但是十分的通人性,我不想再听到你们再有任何诋毁她的话。否则,朋友咱们都没得做。”

    慕容怀和齐宇对视一眼,没想到这只白狼在云毅心中的地位居然那么的重要。

    他们立即收起脸上的嬉笑,认真点头道,“好,你放心好了。”

    见两人答应下来,云毅原本黑沉的脸这才由阴转晴,抚摸着小白的皮毛感慨着,“小白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他们三人刚才的争执被门外的秘书们听了个一清二楚,很快,整个云氏集团就传遍了云毅十分疼爱冷月的传闻。

    甚至整个Y国都知道,云氏集团的总裁云毅养了只通体雪白的宠物狼,疼爱到甚至不惜与挚友割席断袍的地步,再没人敢去招惹!

    ————————

    F国森林。

    夜色幽深寂静,黑到不见五指的树林里,陆卉儿正握着手电郁郁独行。

    她脸上的表情无比悲痛,一边走一边呼唤着达尔贝的名字,“达尔贝?达尔贝?你在哪儿?”

    陆卉儿的心情十分的沉重,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最敬重的恩师,居然被人残忍地杀害了。

    虽然所有人都说达尔贝是凶手,但是陆卉儿却始终不信!

    她相信达尔贝的品行,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只是不知道达尔贝为什么会不在实验室,当时的监控又坏掉了,谁也不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唯有快一点找到达尔贝,才能够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达尔贝,达尔贝!你在哪儿?快点出来啊!”

    陆卉儿不停低唤着达尔贝的名字,并没有因为周围幽静可怕的环境感到任何害怕。

    如果换了平时,陆卉儿可能也会惧怕走夜路。

    不过现在的她急着寻找达尔贝,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她必须亲自跟达尔贝求证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害了宋教授。

    否则这一辈子,她都会永远会在愧疚里。

    这也是陆卉儿要冒险从自家车内跳出来的根本原因,她一定会找出杀害宋教授的真正凶手,为达尔贝证明清白!

    森林里静的可怕,除了偶尔的丝丝风声,就是陆卉儿发出的脚踩树叶声。

    “达尔贝,拜托你快出来,你出来告诉我一切好不好?”

    陆卉儿低喃着祈祷达尔贝的出现,走着走着,突然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

    那股子味道淡淡的,似有若无,却令陆卉儿停住脚,仔细辨别是从哪儿发出来的。

    “达尔贝,我知道你就在这儿附近,你快出来啊!”

    陆卉儿仰头养高了声音,因为她分明嗅到那股子淡淡的血腥味,是从半空中传过来的。

    “哗啦,哗啦。”

    随着树叶的摇曳声,达尔贝从一棵树上跳了下来,稳稳落在陆卉儿面前,声音淡漠如霜,“什么事?”

    看着陡然出现的达尔贝,陆卉儿眼里并没有任何畏惧,她从来就不怕别人眼里的这只吸血鬼!

    “达尔贝,你告诉我,下午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离开了实验室?到底又是谁杀害了宋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