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4章 陆卉儿被刺伤…

    陆少华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陆卉儿跟前,不怒自威。

    面对威严的陆少华,陆卉儿毫不相让,“爹地,宋教授并不是达尔贝杀害的,你不可以污蔑他。”

    “那是谁杀的?”陆少华反问道。

    “我也不清楚,暂时还没有头绪。”陆卉儿实话实说道,“但是达尔贝已经说了不是他杀的,我相信他!”

    “卉儿!”陆少华被陆卉儿气得七窍生烟,“没有一个杀人凶手会自己承认的!你们这里守卫这么森严,平时外人根本就进不来!除了他,你告诉我,你们实验室里有谁会是杀害宋教授的凶手?”

    陆卉儿被问得哑然了一会儿,不得不摇头承认,“我不知道。”

    她在实验基地工作了两年多,同事们相处的十分融洽。

    老实说如果让她猜测,她也不会相信会有同事那么狠心,能对年迈的宋教授下毒手。

    “不知道就对了,因为人根本就是达尔贝杀的!”陆少华十分强势地瞪了达尔贝一眼,挥手命令道,“来啊!把达尔贝给我抓起来!”

    “不行,爹地,你不能抓他!”陆卉儿慌忙伸开手臂,将达尔贝拦在自己身后,“爹地你相信我,宋教授真的不是他杀的。”

    陆少华被气得额头直冒青筋,深吸一口气又下了道命令,“把小姐一起抓住!”

    执拗的陆卉儿自然不会这么听话,当即就摆出了格斗的架势,“我看谁敢?!”

    她发起脾气的样子像极了年轻时的安琪拉,令那些政府兵丝毫不敢出手,纷纷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陆少华。

    大家正在黑漆漆的夜色中僵持着,听闻达尔贝回来的宋清源远远跑了过来,愤恨地大声喝骂着,“达尔贝,你这个杀人凶手,还我爷爷的命来!”

    陆卉儿闻声看去,只见宋清源气势汹汹正朝这边跑来,身后还跟着平日里和睦相处的同事们。

    “清源,你误会了,你听我说……”

    陆卉儿的话还没说完,就淹没在宋清源愤恨的声音中,他凶狠地瞪视着达尔贝,眼里蓄满了仇恨,“你这个恶魔,杀人凶手!为什么还不下地狱?!”

    “清源,你冷静点!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前,你不能这样污蔑达尔贝!”陆卉儿极力为达尔贝辩解着。

    宋清源咬牙启齿瞪视着达尔贝,恨不得将他给撕碎!

    他双眼充血般红的可怕,平日的温文尔雅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要为爷爷报仇这唯一的念头!

    “恶魔!他根本就是从地狱来的恶魔!”宋清源双眼仇恨地瞪着达尔贝,“你这个杀人凶手,还我爷爷的命来!”

    达尔贝从跟陆卉儿回到实验基地后,就没有开过口,只是傲然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所有人。

    现在宋清源口口声声说他是杀人凶手,他才不紧不慢说道,“人不是我杀的,你们搞错了。”

    “混蛋!你这个畜生!害死了我的爷爷还不肯承认?!”宋清源气恼地朝达尔贝逼近,恨不得将他给撕个粉碎。

    陆卉儿牢牢挡在达尔贝面前,“清源,你冷静点。在事情没有查明真相之前,不要妄加猜测,达尔贝他……”

    “他就是凶手!”宋清源咆哮着打断陆卉儿的话,气恼地瞪视着陆卉儿,“卉儿,你怎么能替这种恶魔说话呢?难道我爷爷平时错待你了么?!

    “没有,不是这样的清源。我们必须找出真正的凶手,才能让爷爷的亡灵安心。”

    陆卉儿努力想要说服宋清源,然而此刻早已经被愤怒填满内心的宋清源,根本就听不下去。

    “住口!他就是杀害我爷爷的凶手!必须要付出代价!”

    说着,宋清源就朝达尔贝冲了过来!

    陆卉儿想也没想,冲上去拦住宋清源,用身体挡住达尔贝,生怕他们会打起来。

    “清源,你冷静……啊!”

    伴随着陆卉儿的痛呼声,她不敢置信地低下头,就看到宋清源手里握着把平常做实验用的手术刀,正插在她的小腹!

    手术刀锋利异常,被宋清源的愤怒驱使着,一大半没、入了陆卉儿的身体,剩下一截明晃晃的,很快被伤口渗出的血迹给染红!

    “清源,你相信我啊,宋教授真的不是达尔贝杀的。”陆卉儿忍受着小腹被撕、裂的剧痛,仍没忘了要为达尔贝辩解。

    宋清源原本就是想趁着达尔贝不防备,用手术刀杀了他为爷爷报仇。

    他怎么都没想到,眼看着复仇用的手术刀就要刺中达尔贝,却被陆卉儿给挡住了!

    宋清源一贯是个软脚虾,性格温顺慢吞,工作中从不跟任何人发生口角,更不要说伤害别人了。

    刚才的那一刀,完全是因为想为爷爷报仇,被愤怒所驱使的!

    这会儿他看到误伤了自己偷偷喜欢着的陆卉儿,吓得几乎魂不附体,触电似得松开了握住刀柄的手,“卉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可恶!”

    宋清源刚倒退半步,就被达尔贝一掌给挥开,摔出了三米远,重重跌落在地上。

    达尔贝面色狰狞地瞪视着宋清源,一步步朝他走去,“愚蠢的混蛋,居然伤了卉儿,我要杀了你!”

    他不在乎任何人对他的污蔑和指控,但是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些愚昧无知的人们,居然对陆卉儿出手!

    空气中渐渐有了淡淡的血腥味,这种味道令达尔贝的脸色变得更加恐怖,就像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似得。

    宋清源刚才被重重甩出去,整个人被摔得七荤八素,这会儿抬头看着犹如恶鬼般的达尔贝,吓得在地上爬着后退,“拦住他,快拦住他啊!”

    两人的争斗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等陆少华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小腹上插着把锋利的手术刀!

    他立即跑了过去,紧紧抱着摇摇欲坠的陆卉儿,“卉儿?卉儿你怎么样?”

    陆卉儿小腹痛得厉害,额头沁满了细密的汗珠,觉得自己的灵魂正在随着小腹的伤口抽离似得。

    就算如此,她仍是注意着达尔贝的动静,生怕他会暴起伤人,这样他杀人的嫌疑就更洗不清了。

    “爹地,帮我,帮我拦住达尔贝……不要让他发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