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46章 达尔贝被关进铁笼子…
    第1746章 达尔贝被关进铁笼子…

    达尔贝没有去接陆卉儿递过来的手,只是眼眸深深看着这个傻乎乎的女孩。

    她自己都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居然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人伤害,真是傻的可爱。

    “达尔贝…我保证不会让别人伤害你。”陆卉儿以为达尔贝不相信自己的话,声音不由急切了起来。

    达尔贝眼眸有流光闪了下,这才淡漠说了声,“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说完,他就低下头,不再去看陆卉儿。

    陆少华命令人将达尔贝带走,自己加快速度,抱着陆卉儿朝医务室走去。

    基地内就有现成的医务室,里面的医生仔细检查了陆卉儿的伤口,脸色凝重地对陆少华说道,“手术刀切口虽然不大,但是刺入的深度太长,必须要进行深度缝合才行。”

    “那就赶紧缝合!”陆少华心疼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儿,心里暗暗把莽撞的宋清源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可是我们这里并不具备深度缝合的条件,所以……”基地内的医务室平时只处理些简单的伤口和病痛,这种深度缝合,他一个人根本完成不了。

    而且陆少华一看就是个杀神,站在那儿更是吓得医生腿都软了,就算有水平缝合也发挥不出来。

    看着这名医生唯唯诺诺的模样,陆少华狠狠瞪了他一眼,“刚才怎么不早说!耽误了卉儿的病情你能担得起责任么?”

    这句话更是吓得年轻的医生脸色发白,差点就瘫软在地。

    陆卉儿知道陆少华是担心自己,连忙低呼了声,“爹地……我好痛。”

    陆少华赶紧收起凶神恶煞的态度,抱起陆卉儿大踏步朝外走去,“放心,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缝合。”

    陆卉儿偷偷冲那名被训得差点掉眼泪的医生眨眨眼睛,很快就被陆少华抱着离开了,只剩下医生在惶恐抹着冷汗。

    父女俩很快坐进了陆少华的车内,眼角的余光扫到几名士兵运来了一个精钢大铁笼。

    她不安地问向陆少华,“爹地,那个笼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陆少华专心开着车,若无其事道,“装东西的,你就别管这么多了,先去缝合伤口吧。”

    “总不是用来关达尔贝的吧?”陆卉儿仍是有些不放心,总觉得右眼角隐隐在跳。

    那个精钢铁笼大约两米见方,看上去就像个小型的囚笼,令陆卉儿心里十分的不安,总觉得是专门用来关达尔贝的。

    陆少华瞪了下陆卉儿,“这会儿伤口不痛了吧?还有功夫操心这个?”

    见爹地动了怒,陆卉儿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心里盘算着等缝合好伤口再回来弄清楚。

    陆少华将陆卉儿送往了医院,等医生为陆卉儿做好深度缝合,她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

    “唉,你去哪儿啊!”陆少华连忙摁住陆卉儿。

    陆卉儿讨好地笑了起来,“嘿嘿,爹地,我想回基地看看。”

    “胡闹!你这伤口才缝合,给我安心待在医院里,哪儿都不许去!”陆少华严肃地板起脸,指向陆卉儿被白纱布缠着的伤口,“什么时候养好了伤,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医院!”

    陆卉儿知道陆少华是真的动了怒,只好乖巧地躺下,闭目装睡起来。

    知女莫若父,陆少华厉声叮嘱医院的值班医生,“我把她交给你们照顾,如果中途擅自溜走,你们的医院就别想开了!”

    被点名的值班医生诚惶诚恐点头,“是,我一定看好陆小姐,绝对不让她外出。”

    得到了医生的保证,陆少华又叮嘱了陆卉儿几句,这才转身离开医院。

    陆卉儿的伤势并不太严重,只需要静养几天就好了,他还赶着回去,想要亲自审问达尔贝!

    等陆少华离开后,躺在病床上的陆卉儿就渐渐打起了轻鼾声。

    值班的医生见她睡得很熟,这才带上门离开了病房。

    又过了会儿,原本熟睡的陆卉儿眼睛偷偷张开了一条缝。

    她刚才是故意装睡的,为的就是麻痹负责监视她的医生。

    现在那名医生果然被骗的走掉了,她现在不溜,又待何时呢?

    陆卉儿顾不上隐隐作痛的伤口,只想尽快回到实验室基地,亲眼看看达尔贝现在的处境。

    她很快溜出医院,打了辆车直接赶回了实验室基地。

    车子停在医院大门口,陆卉儿从车上下来,发现站岗的那帮士兵似乎又换了批新的。

    他们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如临大敌般端着最新式的微冲。

    陆卉儿刚出现在医院门口,就被人用枪指住了脑袋,“干什么的!”

    严厉的斥责声令陆卉儿下意识摆出格斗姿势,这才低声说道,“先看清楚我是谁,再考虑要不要用枪指着我。”

    守门的卫兵这才看清楚,来人居然是去而复返的陆卉儿,立即收枪站直,“小姐,刚才灯太晃眼,是我没看清楚,愿意接受你的处罚!”

    “不用了,”陆卉儿不在意地摆摆手,“你只要告诉我,达尔贝现在在哪儿。”

    这个问题并没有难住守门的卫兵,他伸手朝基地的大院一指,“呐,就被关在那个铁笼子里。”

    陆卉儿的心咯噔一声,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她连忙朝院内走去,步子迈得飞快,好几次都因为剧烈的动作牵动伤口,隐隐作痛。

    包扎好的伤口被撕、裂,一丝丝血迹很快渗透出来,陆卉儿却丝毫不觉。

    她离开这里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结果却被爹地给敷衍过去,都怪她太蠢笨了!

    陆卉儿很快来到院内,越靠近那个两米见方的精钢铁笼,就看的越清楚。

    只见坚固的牢笼内,达尔贝正站在里面,仰头看着天上的月色。

    “达尔贝……”

    陆卉儿低喃了声,眼角瞬间泛酸发红,愣愣朝着大铁笼走去。

    她心里在为达尔贝抱着不平,如果不是之前她不让达尔贝伤害任何人,他怎么可能会被困在这个屈辱十足的笼子里?!

    陆卉儿之前为了更透彻了解达尔贝,特意搜索过他的资料,大概知道他是P国的二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