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47章 你们把我和他关在一起吧。
    曾经的他有着高贵显赫的身份,如今却委屈地被锁在铁笼内,这是何等的羞辱?

    陆卉儿的眼睛被水雾弥漫,呆呆朝着达尔贝走去,每一步都心如刀割般疼痛。

    如果不是愚昧的她要他住手不要伤人,高傲如达尔贝,怎么可能就这么束手就擒?

    他是放、荡不羁的爱自由的风,如今却成了笼中困兽!

    “对不起,达尔贝,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的愚蠢,怎么会害你失去自由,沦落到被人肆意羞辱的地步?”

    陆卉儿终于走到了达尔贝跟前,泣不成声地道着歉。

    达尔贝早就闻到了陆卉儿那熟悉的味道,但是他一直保持着仰头望月的姿势,并没有低下头。

    高傲如他,宁死也不愿意在她眼中看到丝毫的歉疚和同情!

    等陆卉儿的声音传过来,达尔贝嘴角扬起抹嘲讽的笑,她果然还是内疚了。

    这个傻女孩,又不是她把自己关进笼子里的,他怎么会怪她呢?

    “对不起达尔贝,真的对不起,我现在就去找我爹地理论,让他把你放出来!”

    陆卉儿说着就想去找陆少华,却被达尔贝给拦了下来。

    达尔贝没看陆卉儿一眼,而是淡漠解释道,“不用了,是我让他把我关起来的,这样才能消减大家的恐慌。”

    “可是这样完全是不对的,你根本就不是凶手啊!”陆卉儿很为达尔贝愤愤不平。

    达尔贝凉薄浅笑,“可是他们认为是,而且害怕我会再暴起伤人。”

    陆卉儿心疼地咬住唇,拼命摇头,眼泪几乎要跟着甩出来,“不!那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你!你根本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没关系。”达尔贝听出陆卉儿的哭腔,终于肯低下头看向她。

    他直直凝视着陆卉儿那双噙满泪珠的眼眸,声音温柔的犹如春风拂面,“待在哪里并不重要,这样他们才会放心去寻找凶手。”

    还有句话达尔贝没有说,那就是他之所以肯进这个铁笼内,是因为不想让陆卉儿跟着为难。

    不善言辞的他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默默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无声用行动来诠释这一切。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差被闻讯赶来的陆少华听了个清楚,他站在陆卉儿身后不远,心里对达尔贝的印象有了些许的改观。

    他确实是为了稳定实验基地的人心,才刻意将达尔贝给关进笼内的。

    当时陆少华还以为达尔贝会反抗,甚至做好了让自己的手下用强火力压制的准备。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达尔贝居然什么都没有说,就那样风轻云淡地走进了那个精钢铁笼内。

    看着那样气定神闲地达尔贝,陆少华一度怀疑他走去的根本就不是囚牢,而是即将君临天下的王座似得。

    陆少华不否认自己开始有些欣赏达尔贝,但是,一码归一码,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跟吸血鬼太过亲密的!

    想到这儿,陆少华冷下脸,沉声朝着陆卉儿走去,“卉儿,不是让你住在医院么?你怎么偷跑回来了?”

    陆卉儿正为达尔贝抱不平,听到身后传来爹地熟悉的声音,气鼓鼓转过头,“爹地,你怎么能把达尔贝关进笼子里?!”

    陆少华的答案跟达尔贝一样,“为了安抚大家的恐慌,这样我才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查清楚宋教授的死因。”

    陆卉儿的注意力被转移,连忙问向陆少华,“爹地,有没有查到什么眉目?”

    “暂时还没有,”陆少华轻摇头,板起脸瞪了陆卉儿一眼,“你身上有伤,怎么能任性乱跑呢?再不回去,我就把你关起来。”

    达尔贝目光灼灼看向陆卉儿,柔声劝着,“快回去吧,没事的。”

    他刚才闻到了陆卉儿身上熟悉的血腥味,知道她的伤口肯定是撕、裂了。

    不过达尔贝向来不会说什么关切的话,只是劝着陆卉儿离开。

    陆少华已经拽住了陆卉儿的胳膊,“卉儿,听爹地的话快回去,你身上带着伤,是不是非要我让士兵们把你给押回去?”

    “达尔贝,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爹地放你出来的!”陆卉儿说着,气呼呼瞪着陆少华,“爹地,你真的很过分!还不赶紧放人?”

    “过份也是你爹地。”陆少华被陆卉儿气得吹胡子瞪眼,就差没有原地跺脚了。

    这个执拗的女儿,怎么性格跟他年轻时一样臭呢?

    “回去吧,我真的没事。”达尔贝说着转过身去,不再看陆卉儿。

    “不,爹地不答应把你从这里放出来,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陆卉儿固执地仰起头,坚持要让陆少华放人。

    “爹地,如果你不肯放达尔贝,那就把我跟他关在一起吧!”

    “这是说的什么傻话?”陆少华气得直摇头,挥手喊来一名士兵,朗声吩咐道,“快把小姐给送回医院,今晚你就守在门外保护小姐。”

    “是!”士兵敬了个礼,身形挺得笔直如松。

    陆卉儿不满地撇撇嘴,说什么保护她那么好听,分明是怕她再偷溜出去!

    哼!

    “爹地,要么你放了达尔贝,要么把我也关进去!”

    陆卉儿摆明了自己的态度,说什么都不肯离开。

    “胡闹!放他出来,万一他突然发狂怎么办?”陆少华冲士兵挥手,示意他赶紧带走陆卉儿,“还快把小姐送回去!”

    “不行!立即把他从铁笼里放出来!你这样根本就是在践踏他的尊严!”陆卉儿坚持不肯走,一心想要为达尔贝讨回公道,“你可以把他关在房间里,没必要把他困在这里!”

    明明可以把达尔贝关起来就好,为什么还要把他关进铁笼里?这种行为简直太恶劣了!陆卉儿根本无法接受!无法接受他们把达尔贝像动物般关起来的恶劣行为。

    再没谁比陆少华更了解自己女儿的固执,他长长叹了口气,冲士兵挥手下令,“打开那个铁笼。”

    那名可怜的士兵害怕地咽了下口水,怯生生问道,“确定要打开么?”

    陆卉儿不客气地瞪了那名士兵一眼,“让你放了他你就去,磨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