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不是她没礼貌,而是生怕自己说的慢了,她爹地会再改变主意。

    士兵看了陆少华一眼,看到他微微点头,只好走过去,抖着手打开了精钢铁笼。

    “好啦,现在笼子已经打开了,你可以回去了吧?”陆少华不满地瞪着自己的女儿,“再胡闹,我就收回刚才的命令!”

    这一句话正中陆卉儿的软肋,她连忙点头答应下来,“好,我这就走,等看到他出来我就走。”

    达尔贝算是见识到了陆卉儿的固执,从精钢铁笼里走了出来,冷硬的心不知觉的被软化了一角。

    “你的伤口已经裂开,再不回去处理,肯定又要重新缝合。”达尔贝淡淡提醒着陆卉儿,因为空气中那股血腥味越来越明显。

    听到达尔贝的提醒,陆卉儿这才慢半拍地感受到自己缝合好的伤口在隐隐作痛。

    她低下头看了眼,发现缠着纱布的地方果然透出来几抹血迹。

    陆卉儿从来就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她的性格十分坚韧,哪怕受再重的伤,都不会变的骄里娇气。

    之前那把手术刀确实刺入了她的小腹,好在医生的医术够精湛,已经将伤口完美缝合了起来。

    只是经过刚才她的一路疾行,缝合好的地方再度被裂开,变得火辣辣的疼。

    陆少华这才注意到,陆卉儿的伤口又渗出了些血迹,气得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你真是太胡闹了,爹地真的要把你关起来才行!”

    陆卉儿乖巧地倚在陆少华怀里,眨眼睛卖萌,“爹地,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要把达尔贝关在哪儿?”

    “你给我闭嘴吧!少说两句话免得伤口再裂开!”陆少华觉得陆卉儿根本就是自己的克星,每次不管他想发多大的火,都能被她给压得死死的。

    他暴躁地横了无辜的士兵一眼,“把达尔贝给我关起来!我先送卉儿去医院。”

    撂下这句话后,陆少华就匆忙载着陆卉儿,再度朝医院赶去。

    这一次,他绝对要给医生们下死命令,如果再被卉儿偷溜出来,他绝对会一把火烧了他们的医院!

    ————————

    Y国的隆冬严寒漫长,足足三个月后,才终于迎来了春暖花开。

    不过这是相对大多人来说的,对于云毅来说,他反而觉得这个冬天是那么的温暖完美。

    只因为他思盼了那么久的小白,终于不远千里跋涉来到了他的身旁。

    有小白陪伴着的日子,每一天都是那么的安心,也过得飞快如梭。

    云毅每天都亲自给小白洗漱,将她那身漂亮的皮毛打理的洁白如雪。

    不仅如此,他甚至还专门买了本雪狼饲养食谱回来,严格按照上面的食物配伍,给小白做各种可口的美味。

    在云毅的悉心照顾下,小白很快恢复到了之前的形体,身上的每一处线条都变得完美圆润。

    尤其是她那身雪白的皮毛,随着步履的走动而微微轻颤,漂亮的简直不像话,就像从童话世界里走出来似得。

    高大帅气的云毅和漂亮吸晴的小白,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大众眼里的焦点。

    严寒渐渐褪去,整个城市都被春意染上了层淡薄的绿,很是生机勃勃。

    云毅和白狼终日的形影不离,已经被Y国大部分人见证。

    他们有的眼羡云毅居然养了这么好一匹白狼,有的则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头备受宠爱的白狼。

    毕竟冷面总裁云毅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也唯有在与白狼相处时,人们才能在他脸上看到些温柔的表情。

    这天,云毅早早就下了班,带着白狼回到了云氏老宅。

    他帮白狼洗好澡后,自己则换了身帅气的西装,看样子似乎是要出门应酬。

    “小白乖乖在家,我晚上有个应酬,可能要晚一些才能回来。”

    云毅温柔地揉着冷月的狼脑袋,眼神和声音都是那么的宠溺。

    听到云毅要出门,正低头吃着水果沙拉的冷月立即转过头,用牙齿咬住了云毅的衣服。

    她目光定定看着云毅,似乎无声在央求他带着自己一起去似得。

    云毅抿唇轻笑,大手再次拉了一下冷月的耳朵,“这次是个酒宴,就不带你去了。乖乖在家里等,回来时我给你带好吃的。”

    他的语气始终都是罕见的温柔,看得冷月只好委屈巴巴松开了他的衣服,目送高大帅气的云毅跳上院内的豪车,转瞬扬长而去。

    云氏老宅内很快安静下来,冷月百无聊赖地卧在客厅的沙发上,没趣的用爪子摁着遥控器换台。

    任谁看到一头白狼在看电视,估计都会大吃一惊。

    唯有云毅早已经习惯了冷月的聪慧,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好像冷月原本就应是这样似得。

    电视换了一圈,跳到本地新闻,抹着浓艳口红的记者正兴致勃勃对着镜头介绍身后的商务酒会。

    “大家晚上好,今晚本市将举行一年一度的优秀企业家嘉奖晚宴。我很荣幸的宣布,晚宴的金奖得主,是众望所归的云总!”

    随后镜头一转,跳出张冷月无比熟悉的脸,正是刚离开云氏老宅没多久的云毅。

    西装笔挺地云毅站在闪光灯前,不苟言笑的脸庞英俊帅气,引起在场的女粉丝疯狂尖叫。

    谁都知道云毅是本市含金量最高的单身汉,如果能够机会爬上他的床,分分钟就飞升到上流阶层。

    更何况这个黄金单身汉还有着那么英武冷峻的禁、欲外表,光这一点都令那些颜控女们疯狂如骛。

    镜头内响起一片欢呼声,就连那名记者也频频冲云毅抛着桃花眼,声音娇嗔地发腻,“云总,请问你对当选本市最优秀企业家有什么感想。”

    云毅始终冷着脸站在原地,不动声色保持着跟那名女记者的距离,这才淡淡说道,“谢谢大家的支持,我需要入场了,再见。”

    说完,云毅就头也不回地走向会场,留下一脸爱慕的女记者。

    她注视着云毅的背影完全消失了,这才兴奋地正视镜头,“这就是在线记者为你发回的报道,我将继续跟踪报道本次晚宴的精彩内容。大家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