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50章 梦中他再次遇见那个女孩…
    第1750章 梦中他再次遇见那个女孩…

    雪白的狼头几乎要贴近女记者的脸庞,翠绿的眼眸目露凶光,锋利的牙齿在柔光下备现狰狞!

    女记者愣了半秒,连惊呼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被吓得瘫软倒地,像滩烂泥般昏了过去。

    这只凭空出现的狼头,正是循着气味找过来的冷月!

    她机敏地避过所有人,凭着敏锐的嗅觉,悄无声息来到了云毅下榻的房间,直接从虚掩着的门口走了进来。

    只是冷月没想到,自己刚走进来,就听到了主办方负责人和那名女记者的对话。

    他们的无耻听得冷月怒从心头起,原本想要冲出去狠狠给他们一个教训,又担心自己无法带走喝得醉醺醺的云毅。

    思来想去,冷月就机警躲了起来,打算静观其变,然后再决定要怎么击破他们的阴谋。

    冷月耐心躲在窗帘的角落里,很快就看到那个画着血红唇妆的女记者走了进来,整个后背晃得人眼晕。

    就在冷月犹豫着是该正面将那名女记者扑倒,还是狠狠给她后背一爪时,那女人居然转头走向了浴室。

    冷月当时没有明白过来这是什么套路,直到她很快看到只围着浴巾走出来的女记者,心里的怒火瞬间原地爆炸。

    这样无耻的女人,必须要给她个教训!

    向来就是行动派的冷月当时就强压着怒吼走了过去,浑厚的狼爪不客气地推了下只裹着浴巾的女记者一把。

    冷月原本等着女记者吓得花容失色,狠狠给她个教训,让她这辈子都记忆深刻,不敢再去肖想云毅。

    没想到那名女记者虽然一肚子的坏水,胆子却不惊吓,甚至连声低呼都没有,就这么软绵绵倒在了地上。

    冷月愕然地看着地毯上被吓昏厥的那名女记者,满头都是黑线。

    这点胆量都没有,居然也敢设局害人?

    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吧!

    冷月偏了偏脑袋,看了眼以极度不雅姿势昏厥的女记者,然后又看了眼仍睡得很沉的云毅,很快下了一个决定。

    这个世界太疯狂,她要保护这个睡得香甜、毫无防备之心的男人,免得一不小心就被别的女人给抢了去!

    心里打定了主意,冷月就不再犹豫,开始身体力行去执行。

    她十分嫌恶地用狼爪推搡着那名被吓昏的女记者,硬是一路把她从总统套房给推到了门外,然后毫不客气地关上了门。

    下一秒,套房门又被打开,一片浴巾毫不客气甩了出来,盖住了全身光溜溜的那名女记者。

    刚才冷月的那一番推搡,原本就松松垮垮的浴巾早就滚落下来。

    冷月虽然很讨厌这名算计云毅的女记者,但是更讨厌那块被她用过的浴巾,嫌弃十足地丢出来,正好遮住了仪态不雅的女记者。

    总统套房门再次紧闭,被吓昏的女记者躺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缓过神醒来。

    而套房内,处理完女记者的冷月心情这才舒缓起来。

    她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对此一无所知的云毅,俯身卧在了他的床前。

    这个笨蛋,居然不带她来酒会,真是蠢得可以啊!

    如果不是她来得及时,只怕被恶女吃干抹净,都不知道该上哪儿说理去吧!

    冷月无声吐槽着云毅,漂亮的幽绿眼眸直直注视着沉睡的云毅,里面盛满了她没觉察到的柔情。

    套房内十分安静,冷月乖巧守着云毅,以免他再被不知名的女人给觊觎。

    窗外月凉如水,白玉盘般的月儿高挂枝头,洒下银鳞般的余晖,又一个静怡的月圆之夜。

    每到月圆,冷月体内的狼族兽血就会悄然沸腾,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破体而出似得。

    她知道,这种悸动源于她们狼人族最原始的拜月情结。

    之前在她还未成年时,这种悸动还不太明显,很容易就能压制下去。

    但是随着那晚她的初变,转化成、人形的她和云毅有了那羞人的接触后,体内的渴望便越来越强烈起来。

    就像现在,云毅安静睡在床上,卧在地毯上的冷月却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她体内的细胞在悄然叫嚣着,诉说着一个成熟狼女所期待的渴望。

    冷月觉得喉咙有些干渴,她从地毯上站起来,踱步走向落地窗边,仰头看着外面幽幽的夜色,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承认自己喜欢床上的那个男人,不然也不会贸然把自己交托出去,更不会不远万里跋山涉水也要来到他的身旁。

    只是,他们中间隔着的,是相差甚远的种族隔离。

    冷月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云毅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后,会不会像躲避怪物似得躲避自己。

    立在窗前的冷月思绪飘忽不定,转回头看向仍睡得香甜的云毅,到底是没管束好自己的心,朝床边走去。

    当她越靠近床畔,眼底蓄着的亮光就越痴迷,似水般的柔情几乎要满溢出来。

    静静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有着完美的五官和挺拔的身形,无论是醒着还是沉睡时,都像月儿般光华满天,令人怦然心动。

    他刚毅的脸庞此刻线条柔顺,原本的禁、欲气息稍稍减弱,平添了罕见的脉脉温柔。

    昏黄灯光投向他挺拔的鼻梁,将他原本就英挺的眉眼描绘的越发深邃,薄唇微开,性感卓然,散发着诱人的男性荷尔蒙。

    这样的云毅令冷月看痴了眼,明明离床边只有几米远,她却走得格外缓慢,生怕自己发出的声音会惊扰到云毅似得。

    冷月不知道的是,醉酒的云毅正沉浸在羞人的春、梦里。

    梦里他仿佛又来到了崖底,重回到那晚和神秘女孩的甜蜜。

    那晚的女孩身形绵软如玉,触手芬芳甜美,每一声低吟都像在云毅心头奏响似得,令他像最勇猛的战士般冲锋陷阵,深、入浅出。

    他深深陷入在女孩诱人的香甜中,身心感官都愉悦到几乎要飞升,每一处毛孔都叫嚣着舒爽和惬意。

    自从和神秘女孩有了肌肤相亲后,云毅就再也忘不掉那令人食髓知味的诱惑。

    只是他将自己这种渴望掩藏的非常好,甚至差点都完美欺骗了自己,认为自己只是偶尔会想念那个神秘失踪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