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3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冷月缩在云毅怀里,很为自己刚才的急中生智得意。

    她当然明白云毅的那场梦是什么,天知道如果不是现在她变回了狼身,身上覆满了雪白的皮毛,只怕早已经从头羞红到了脚趾间。

    云毅意犹未尽地抿了下唇,上挑的丹凤眼眸光深深看着怀里的冷月,“小白,我肯定是发了疯,刚才居然觉得你身上的味道和她一样。”

    说着,云毅深深吸了口气,再次肯定点头,“真的,你们的味道简直一模一样。天,我一定是睡得不太清醒。”

    冷月却危险地缩起幽绿的眼眸,这个可恶的家伙,他嘴里的她到底是谁!?

    什么叫他们的味道一模一样!

    真是太可恶了!

    云毅并没有察觉到冷月眼中的怒气,而是宠溺满满地揉着冷月的尖耳朵,“醉酒误事,这句话真的半点不假。我不但做了场不可思议的美梦,甚至连嗅觉都好像出了问题。”

    冷月嫌弃地偏开头,不愿意让云毅再摸自己的耳朵。

    她不知道云毅嘴里说的是谁,反正肯定不是现在的她就对了!

    既然如此,那就去摸他嘴里的那个她啊!来揉她的耳朵干嘛!

    小气巴拉的冷月使着小性子,终于被云毅看出了不对。

    他宠溺地将冷月搂入怀里,低声说着,“嗯,还是我家小白的触感好。毛茸茸的,一晚上搂不到我都睡不好呢。”

    冷月毫不客气地翻了下白眼,呵呵,男人果然都是不能信的大猪蹄子!

    昨晚搂着她疯狂大战的是哪位禽、兽?不仅双手不停揉、捏,那两瓣薄唇更是恨不得啃掉她一层皮啊!

    现在居然说要搂着毛茸茸的她才能睡得安稳?真的不怕天打雷劈么?

    哼!

    云毅自然没注意到冷月那不客气的白眼,只顾着撸着她柔顺光亮的皮毛,正准备再好好睡个回笼觉,就听到了外面震天的砸门声。

    “云总,你快看看门呐!里面实在是太危险了!”

    “云总,麻烦你快出来,给我妹妹一个说法啊!她好好的黄花大闺女,不能就这么没了清白啊!”

    负责人“黄花大闺女”这五个字一出,引得门外哄堂大笑起来。

    在场的那些记者们都知道自己的同事是声名赫赫的公交车,一路为了晋升不知道睡了多少秃顶领导,这会儿就腰身一变成“黄花大闺女”了!

    云毅不悦地皱起眉头,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闹哄哄的。

    “乖乖躺着,我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云毅翻身下床,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穿着睡衣。

    他有些茫然地挠了下后脑勺,昨晚他自己换了衣服,怎么完全没有记忆啊?

    不过眼下似乎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云毅踩着拖鞋来到门口,一把拉开了套房门,脸色十分不悦,“大早上的,你们是在吵吵什么?”

    刚才还吵杂着的众人瞬间鸦雀无声,又惊又惧地看着黑脸的云毅,生怕得罪了这位跺脚就能令整个Y国抖三抖的商业帝王。

    只裹着浴巾的女记者看云毅出来,立即像哈士奇般扑了过来,恨不得立即挂在云毅脖子上,声音更是地嗲得人后背发毛。

    “云总啊,人家好担心你呢!你的房间里居然有狼,真的好可怕好可怕,人家吓得腿都软了呢!”

    女记者一边嗲里嗲气地说着,手里更是将那块浴巾往下拉了下,露出沟壑深深的半球,“云总,不信你听听这里,人家的心都怕的快要跳出来了呢!”

    云毅嫌弃地躲开女记者的肉、弹攻击,冷着脸跟她拉开距离,“好好说话,你这嗓子是不是被猫给咬了?”

    “噗嗤!”

    围成一圈的记者们差点爆笑出声,又碍于云毅的威严不敢造次。

    那名女记者自然明白自己被群嘲了,可是如今她是骑虎难下,摆在她眼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被云毅接手嫁入豪门,要么成为整个行业的笑柄永远无法翻身。

    一向眼高于顶的她自然不可能接受后者,因此卯足了劲也要将云毅给迷倒!

    她才不在乎自己是怎么上位的,只关心上位后的风光与尊荣!

    云毅平日里就不喜欢女人离自己太近,如今更是一眼看穿只裹着浴巾的女记者的心机,不耐烦地挥手道,“谁不知道小白是我最喜爱的宠物,它在我的房间里有什么不对?”

    这句反问令女记者愕然定在原地,暗暗骂自己愚蠢。

    之前确实听说云毅养了只雪狼,可是谁知道它会冷不丁出现在身后,再胆大的也得吓个半死啊!

    这么唾手可得的好机会,她居然被一只狼给搅合了!

    女记者恨恨咬住猩红的唇,不愿放弃最后一丝机会,娇嗔着冲云毅晃肩膀,“云总,你养的那只狼好可爱,可不可以把它借给我玩两天?”

    这句话女记者问得十分聪明,只要云毅答应了,就能在众人面前证明他们关系不错。

    再加上如今她身上只裹着浴巾的香艳一幕,想不令吃瓜群众误会都难。

    然而女记者的算盘很快落了空,云毅不耐烦地扫了她一眼,“小白是我的宠物,不是玩物,任何人都没有资格问我借它。”

    这句话妥妥打了女记者的脸,她气得噙着泪委屈不已,“可是云总,昨晚我……”

    “我什么?”云毅丝毫不中招,冷漠走回总统套房,“我跟你不熟,再来打搅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厚重的套房门毫不留情地关上,将目瞪口呆的一群人给隔在走廊上。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女记者再也支撑不住自己,晃了下肩膀倒了下来,这次是真的昏倒了。

    ————————

    夜阑人静,星暗月明。

    此时正是后半夜,F国医院的走廊上,有道倩丽的身影正在猫着腰小心前行着。

    这道身影正是上次被宋清源捅伤小腹的陆卉儿,她被性格暴躁的爹地陆少华关在医院里,转眼已经过了小半个月。

    经过这小半个月的修养,陆卉儿受的伤已经彻底痊愈,疯了似得想要赶紧逃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