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4章 达尔贝遭遇苦难…

    这小半个月来,陆卉儿吃不下睡不香,每时每刻都在担忧着达尔贝的安危,想要了解他的近况。

    可是不管她如何跟陆少华商量,得到的都是他冷漠的拒绝。

    陆少华严禁她再跟达尔贝有任何接触,否则就直接宣布达尔贝是杀害宋教授的真凶!

    陆卉儿最忌惮的就是这个,她最期望的就是抓住真正杀害宋教授的凶手,给达尔贝洗刷冤屈!

    因此哪怕她再想从令人窒息的医院逃出去,到底还是无奈地留在医院,在这里度日如年般住了这么久!

    陆卉儿的耐性向来有限,这小半个月已经是她能忍耐的最后极限,今晚她实在是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明天就是她能正式出院的日子,可是今晚她就迫切想要见到达尔贝!

    陆卉儿早已经换掉了身上的病号服,趁着后半夜医院里静寂无声,顺利溜了出去。

    她神色匆忙来到路口伸手拦了辆的士,“去北桥新区。”

    的士司机点了下头,调转方向朝着北桥新区驶去,很快就将陆卉儿送到了地方。

    实验基地内灯火通明,门口持枪的警卫人数似乎比上次还要多一些。

    陆卉儿掏出从医院特意拿来的口罩,遮住自己大半张脸,这才低头来到门口。

    “站住!干什么的?!”

    立即有两把长枪对准了陆卉儿的太阳穴,严厉质问着她。

    陆卉儿晃了下手里的工作证,快速在门禁上刷了下,“我需要回去拿点资料。”

    持枪警卫对视了一眼,看了看弱不禁风的陆卉儿,又看她刷开门禁,这才挥手放行。

    陆卉儿刚收起自己的门禁卡,身后就投来两道远远的汽车头灯光。

    她连忙加快脚步走进院子,生怕会被熟人给撞见。

    整个实验基地都静悄悄的,笼罩在漆黑的夜色里。

    陆卉儿快速扫了眼院子,并没有发现之前囚禁达尔贝的大铁笼,原本紧提着的心这才释然了不少。

    她一路赶回来时还在担心个不停,生怕爹地当时只是糊弄自己,并没有将达尔贝从精钢铁笼内给放出来。

    现在看来,是她太过忧虑了。

    陆卉儿很快来到实验室的长廊内,正准备一间间房间寻找达尔贝,就看到宋清源正推着辆小手术车走了过来。

    陡然看到陆卉儿出现,宋清源的脸色明显闪过一抹紧张,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

    他停下脚步,歉疚地想陆卉儿道歉,“对不起师姐,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请你原谅。”

    陆卉儿淡然摇头,“没关系,你当时也是伤心的失去了理智,我不会在意的。”

    宋清源更是惭愧地不行,顿了两秒才问道,“你的伤口,已经痊愈了么?还疼吗?”

    “都已经完全恢复了,不必担心。”陆卉儿说着,直接问道,“对了,达尔贝呢?他现在在哪儿?”

    宋清源刚才还是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这会儿听到“达尔贝”三个字,儒雅的脸庞瞬间凶险毕露。

    他眼神变得阴森起来,几乎咬牙切齿道,“师姐,你为什么还要找那个杀人凶手?!”

    陆卉儿察觉到了宋清源的变化,极力想要缓和他内心的仇恨,“清源,在没有查到真正的凶手之前,你不能随便臆测达尔贝就是凶手,这对他不公平。”

    “不公平?”宋清源失望地看着陆卉儿,无法接受她到现在还在为达尔贝辩解,“师姐,那你告诉我,谁来给我爷爷公平?!他原本应该安享晚年的,却惨遭毒手,死不瞑目,谁来给他公平?!”

    看着眼里泛起红血丝的宋清源,陆卉儿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劝不到他的心里。

    她无奈地摇摇头,轻声说着,“清源,不要让仇恨蒙蔽你的双眼。相信我,凶手不可能是达尔贝的。”

    “师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袒护那个冷血的吸血鬼!他根本就不是人啊!又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只要一提到达尔贝,宋清源的情绪就陷入在极端的愤恨中。

    他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下一秒就将达尔贝给撕碎似得。

    “清源,我知道你无法接受宋教授的去世,我和你一样的难过。但是唯有找出真正的凶手,才能告慰他的在天之灵啊!”

    “达尔贝就是凶手!只有他才恨我爷爷入骨,才会毫无人性地对年迈的爷爷动手!”

    陆卉儿看着情绪失控的宋清源,努力想要再全解几句,“清源,你相信我……”

    “住口!师姐,我曾经是那么的信赖你。可是你现在却彻彻底底寒了我的心!”宋清源控诉地瞪视着陆卉儿,眼中的失望早已经一览无余。

    他愤恨地推起手术车,信誓旦旦道,“既然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向你证明,达尔贝到底是怎么杀害我爷爷的!”

    陆卉儿疑惑地看着宋清源,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清源侧头看向陆卉儿,灯光下他的侧脸有些阴森狰狞,语气更是格外的冷漠,“师姐,你不是急着想要找到达尔贝么?我现在就带你去看他。”

    听到宋清源要带自己去看达尔贝,陆卉儿一度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愕然反问道,“你确定是要带我去看达尔贝?”

    “当然,”宋清源缓缓点头,脸上的憎恶一览无余,“不仅如此,我还会亲自证明,他就是杀害我爷爷的嗜血恶魔!”

    说完,宋清源推着那辆小型手术车,头也不回朝左边的走廊走去。

    那边是生化实验室,陆卉儿不敢怠慢,连忙迈开碎步跟了过去。

    两人在走廊里拐了两道弯,这才来到防护严密的生化实验室。

    宋清源停下脚步,掏出腰间的钥匙打开生化实验室的防弹门,率先走了进去, “师姐,他就在里面。”

    陆卉儿之前是来过生化实验室的,这里的防卫系统比起核心实验室,丝毫不逊色多少。

    她懵懂地跟着宋清源往前走,透过毛玻璃往两旁的房间看去,迫切想要看到达尔贝的身影。

    “嘭!”

    随着突兀的响声,一枚血手印猛地印在离陆卉儿最近的毛玻璃上,鲜血淋漓的掌纹吓得陆卉儿下意识后退半步,差点就尖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