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55章 他被关进玻璃房惨遭折磨…
    第1755章 他被关进玻璃房惨遭折磨…

    走在她身旁的宋清源则露出狰狞的笑脸,嘲讽无比道,“呵呵,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吧!走,我这就去揭开他恶魔的真实面目!”

    说着,宋清源就摁下指纹锁,打开这间生化室的门,露出里面被防弹玻璃笼罩着的小房间。

    这间小房间呈半圆形,里面的境况透过玻璃一览无余。

    陆卉儿怯生生跟着宋清源走了进来,被眼前的一切震惊到睁大了眼睛。

    之前这个半圆形的小房间内,赫然关着她担忧了小半个月的达尔贝。

    身形高大的他四肢被粗、重的铁链捆绑着,身上的西装早已经被抽得破烂不堪,上面布满了干涸的血迹。

    如果说之前的达尔贝是忧郁高贵的王子,现在的他则被铁链和私刑折磨的少了半条命。

    他气息奄奄半垂着眼眸,肩膀上的血迹顺着褴褛的衬衫往下滚落,打湿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掌。

    刚才吓到陆卉儿的那枚血手印,分明就是达尔贝的!

    眼泪瞬间模糊了陆卉儿的视线,她曾经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从来没想到,会见到这么狼狈不堪的达尔贝。

    他到底被用了多少私刑,才会被折磨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凄惨模样?!

    这些人到底对达尔贝做了什么?!

    “达尔贝,达尔贝!”

    陆卉儿冲向半圆形的玻璃房,拼命拍打着防弹玻璃,“达尔贝,是谁把你关在这里的?告诉我是谁?!”

    在陆卉儿的记忆中,达尔贝永远都是优雅尊贵的谦谦君子,怎么能变成这副凄惨的狼狈模样呢?

    这样的他令她无法接受,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火钳子烧出来两个火窟窿似得,痛得几乎窒息!

    “不用拍了,这是隔音最好的毛玻璃,他在里面听不到你,也看不到你!”宋清源怨恨地瞪视着被锁在玻璃房的达尔贝,凶悍的眼神宛如锋利的刀子,恨不得在达尔贝身上戳出几个窟窿。

    陆卉儿震惊地扭头看向宋清源,摇头质问道,“宋清源,你到底对达尔贝做了什么?!”

    “我对他做了什么?!”宋清源眼神十分的恐怖,厉声质问着陆卉儿,“你怎么不担心达尔贝对我做了什么?!他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我又能对他做什么?!”

    “不!不是这样的!”陆卉儿拼命摇头,眼泪蓄在眼眶里,几乎看不清对面的宋清源,“一定是你对他做了什么,不然他为什么浑身鲜血淋漓?!”

    “好一个鲜血淋漓!师姐,我爷爷奄奄一息躺在地上时,你注意到那些殷红刺目的血迹了么?一滴、一滴、温热缓慢地往下滴着,那又是怎样的鲜血淋漓?!”

    宋清源说着,本来就狰狞的表情彻底发了狂,重重捶着面前的半圆形毛玻璃。

    “这一切,都要拜里面的恶魔所赐!我要让他血债血偿!”

    看着疯狂如斯的宋清源,陆卉儿后背恶寒不已。

    在她的记忆中,宋清源从来都是腼腆的学弟,态度恭谦和善,永远温文尔雅。

    可是如今站在她面前的,却是被仇恨扭曲的灵魂。

    “清源,你相信我,他真的不是杀害宋教授的凶手。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找出真正的凶手给你!”陆卉儿急切地说着,眼睛紧紧注视着被拷住的达尔贝,心痛的几乎要裂开。

    达尔贝原本可以毫无挂牵的走开,却为了她的央求留了下来,如今被折磨成这副不人不鬼的凄惨模样。

    这一切的错,都是因为她啊!

    如果不是她叮嘱他不要伤害任何人,凭着达尔贝的能力,真的会被这小小的地方给困住么?!

    陆卉儿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之前在云昊天的婚礼上,那些全副武装的热武器都不能将达尔贝困住,眼前这小小的牢笼,自然也无法将他囚禁。

    他之所以没有一走了之,就是为了遵守曾经答应过自己的承诺吧……

    “宋清源,你快打开门让我进去,我一定会向你证明,他根本就不是杀害你爷爷的恶魔啊!”

    陆卉儿死死拽住宋清源身上的白大褂,急切想要冲进去,确认达尔贝到底伤到了什么程度。

    宋清源却不为所动,而是冷漠地摁下了半圆玻璃上的按钮,声音无比的冷血,“师姐,认清现实吧!他根本就是个嗜血恶魔,是早就应该被人道毁灭的!我现在就亲手解开他嗜血的本质,让你看清楚他凶残的真面目!”

    随着宋清源的手指微微用力,圆形玻璃房内的锁链渐渐收紧,原本还在垂眸的达尔贝立即抬起头,眼眸里早已经变得血红一片。

    而这小小的玻璃房内,有白色的气体正从半圆形房顶内徐徐逸出。

    陆卉儿紧张地拽着宋清源的白大褂,无比担忧问道,“宋清源,你想要对达尔贝做什么?那些气体又是什么?!”

    宋清源站得笔直,眼神却格外的残忍,“那是我人工合成的鲜血的味道,每天都会放出来让达尔贝享用,令他无比渴望却怎么都得不到。”

    随着宋清源的话音落下,刚才还恹恹的达尔贝开始变得暴怒起来。

    他英俊的脸庞很快变得扭曲狰狞起来,额头更是暴起道道青筋,张大嘴巴拼命嘶吼着。

    圆形玻璃的隔音能力十分强大,成功将达尔贝的咆哮声给拦了下来。

    但是即便是这样,陆卉儿仍是清晰感受到了达尔贝的痛苦。

    他的手臂疯狂地挥舞着,伸出的利爪毫无章法,哪怕划破自己身上的肌肤也熟视无睹。

    而比这更残忍的,是达尔贝那正在悄然暴涨着的狰狞獠牙!

    达尔贝似乎知道是空气中的气体令自己发了狂,他疯了似得咬紧薄唇,却无法阻止疯长的獠牙。

    很快,他的薄唇就变得血迹斑斑起来,就连獠牙都跟着被鲜血浸成了鲜红色。

    “看到没有师姐?他就是彻头彻尾的吸血鬼!人类的鲜血味道会令他疯狂到没有理智,你居然还在包庇他!我……”

    “咚!”

    宋清源暴怒的指责还没有说话,后脑勺就挨了陆卉儿重重一记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