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57章 四目相对,一眼万年…
    第1757章 四目相对,一眼万年…

    他刚才陷入了癫狂的嗜血状态,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抓住的是陆卉儿,还以为是顺手捕捉到的猎物!

    当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撕、裂那充盈甜美芬芳的喉管,好好渴饮一番!

    如果不是陆卉儿滚落在他胸膛的眼泪,可能下一秒,他真的会毫不犹豫撕开她的喉管!

    达尔贝被这个可怕的猜测吓得面如土色,伸手想要再补给自己一巴掌。

    他恨不得将自己给揍昏迷,才能弥补心里那深深的罪恶感!

    他怎么能,怎么能对始终相信着他的陆卉儿下手呢?!

    宋清源这些天说的没错,他根本就是毫无底线的嗜血恶魔,是早就应该下地狱的!

    陆卉儿原本已经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甚至连自己被吸干血后的恐怖模样都设想了一番,有些遗憾不能美美地死去。

    直到达尔贝两记重重的巴掌声响起,陆卉儿才愕然地抬起头,正好对上达尔贝那双已经变得清明的眼眸。

    四目相对,一眼万年。

    刹那间,千言万语都融入在无声的眼神交流里,默默倾诉着各自心中的想法。

    良久,到底是自控能力超强的达尔贝率先回过头来。

    他心疼的伸出手指,点上了陆卉儿被刺穿的脖颈,声音沙哑低沉,“一定很疼吧?”

    “不疼,一点都不疼。”陆卉儿摇头,眼里的柔情似海。

    “对不起,”达尔贝诚挚道歉,“刚才我失控了,差点就害苦了你。”

    没人比达尔贝更了解自己体内那疯狂的嗜血欲、望,一旦他真的撕开陆卉儿的喉咙,就会像贪婪的魔鬼般疯狂允吸,再也不会停下,直到吸干陆卉儿所有的生命源泉为止!

    刚才如果不是陆卉儿那炙热的眼泪灼伤了他的胸膛,只怕惨剧早已经不可控的发生了!

    达尔贝不能接受那残忍的血腥,甚至想都不敢想!

    不寒而栗的他用力将陆卉儿推开,粗声粗气赶她离开,“你赶紧走吧,离我远一点,别让我再伤害到你!”

    陆卉儿却牢牢抓住达尔贝冰冷的手,目光坚定不移,“不,你不会伤害我的!哪怕你刚才确实刺穿了我的肌肤,也及时恢复了理智。达尔贝,你从来都不是嗜血恶魔!”

    达尔贝立即甩开陆卉儿的手,她双手的温度太高,烫的他心都在打颤!

    “走,快走,离我远远的。”达尔贝额头沁出冷汗,本能排斥着这种异样的感觉。

    虽然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这突然的异常感从何而来,只想下意识远离。

    陆卉儿却异常坚定地摇摇头,“不,达尔贝,在你没有获得自由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说着,陆卉儿就去寻找这间实验室里的机关,到处摸索起来,“我现在就松开那些铁链,你赶紧离开,回森林去吧!”

    这个决定在陆卉儿脑海里已经盘旋了很久,直到今晚她看到被折磨的伤痕累累的达尔贝,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没错,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缘故,达尔贝怎么可能被困在这里?

    都是她的天真害了他,不仅令他失去了自由,还被其他人肆无忌惮的折磨,成为任人宰割的阶下囚!

    这样的达尔贝就像被折翼了的鹰,被束缚住所有,令她愧疚地甚至不敢跟他直视。

    与其这样,倒不如让他重返森林。

    哪怕终日与黑暗为伍,都好过待在阳光下被严刑拷打!

    “达尔贝,我这就放你离开,你赶紧回去森林,以后都再也不要回来了!”

    泪水从陆卉儿眼角滚落,她一向是不爱哭的,今天却不知道怎么了,根本都控制不住。

    心头的酸涩和不舍令她泪水涟涟,表情无助又彷徨。

    但即便如此,陆卉儿仍在朦胧的视线中寻找那些铁链的开关,执意要放达尔贝离开。

    因为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也许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了。

    达尔贝看着哭得伤心欲绝的女孩,她的脸上满是泪痕,肩头无声耸动着,每一下都戳痛了他的心。

    这个平日里刚强无比的女孩,居然哭得那么难过……

    达尔贝幽幽叹了口气,“不用了,傻丫头,我已经习惯了,是不会离开的。”

    其实有句话达尔贝并没有说清楚,他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想要证明陆卉儿的坚持,证明宋教授并不是被他杀的。

    可是那些愚笨的家伙根本不在意找出真相,唯一想要的,是致他于死地!

    严刑拷打算什么?

    百般折辱又算什么?

    只有眼前这个女孩才在乎他的清白,那他又有什么是不能为她做的呢?

    她为自己付出那么多,执着坚定地想要他被所有人接受,他又怎么可能就这么丢下她离去呢?

    所以,达尔贝自从被关进这座牢笼内后,就压根没想过要离开的事。

    听到达尔贝拒绝,陆卉儿拼命摇头,泪水依旧像决堤的洪水似得滔滔不绝,“不,达尔贝,你走吧!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回来!”

    虽然陆卉儿拼命想要证明达尔贝的清白,可是她更不想看到他受伤!

    两人正在争执着,就听到外面传来隐隐的爆破声。

    “轰——!砰!”

    陆卉儿愕然地看向达尔贝,加快手里摸索的动作,“一定是爹地回来了,我必须要赶在他回来前,把你给放出来!”

    “不,卉儿,你赶紧离开,那些人根本就来者不善!”达尔贝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敏锐的嗅觉已经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和浓浓的杀意。

    陆卉儿终于找到柄隐藏的开关,用力扳了下来,“我不管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你没事!达尔贝,你自由了就赶紧离开,永远都不要回来!”

    开关缓缓落下,原本绑缚在达尔贝身上的铁链却开始渐渐收紧,硬拽着达尔贝朝墙壁锁去。

    陆卉儿这下傻了眼,手足无措地开始拉一旁的开关,“一定还有开关,一定,不要怕,我这就放开你!”

    然而不管陆卉儿扳那一枚开关,都无法阻止铁链的收紧,只能无助地看着那些铁链一点点的收紧,锁紧了达尔贝!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