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这些真的困不住我…

    刚才被陆卉儿打昏的宋清源悠悠转醒,捂着后脖颈从地上爬了起来。

    等他看清楚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时,得意笑了起来,“师姐,那些开关是用来控制铁链的松紧和温度的!不信你尽可以都试试,最多让他多吃些苦头,反正也弄不死他。”

    陆卉儿失望地看向宋清源,“清源,这些都是你布置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忍?”

    “我残忍?”宋清源似乎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原本斯文的脸庞变得扭曲起来,愤怒地指向达尔贝,“这一切的根源都是他!如果不是他杀了我的爷爷,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说着,宋清源摁下了身旁的一枚按钮,咬牙切齿道,“该死的达尔贝,你害了我爷爷的命,就算用十条命来还都不够!”

    随着那枚按钮的摁下,从墙壁伸出的铁链开始变得灼红起来,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达尔贝蔓延。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那些灼红分明是炙热的高温!

    “住手!快住手啊清源!你这样会杀了他的!”陆卉儿着急地朝着达尔贝奔过来,笨拙得伸出手想要帮他解开那些铁链。

    “啊——”

    可是她的手刚碰到铁链,就被高温烫得低呼了声,手心瞬间起了小水泡。

    就算如此,陆卉儿仍没有放弃,她咬牙正准备再次握住那些铁链,却被达尔贝给制止了。

    达尔贝眼神清明无比,目光灼灼看向陆卉儿,“卉儿,你往后退。”

    “可是那些高温马上就会把你烤的皮开肉绽啊!”陆卉儿拼命摇头,脸庞的泪水飞溅到火红的铁链上,发出滋滋的响声。

    达尔贝却丝毫不惧,只风轻云淡道,“这些怎么可能能困住我?不过你再不退远些,我真的要被烤成肉干了。”

    陆卉儿这才不放心地往后退了两步,泪眼婆娑看着达尔贝,担心地咬紧下唇。

    只见达尔贝微微振臂,原本缠绕在他身上的铁链,像脆冰似得瞬间碎裂,然后哗啦啦掉落一地。

    达尔贝伸手弹了下身上褴褛的西装,这才抬脚走向看傻了眼的陆卉儿,伸手摸了下她的发顶,“傻瓜,这些真的困不住我。”

    如果他愿意,这里根本就留不住他!

    他之所以不走,就是为了等陆卉儿,为了证明她的坚持啊!

    陆卉儿此时终于明白过来,强大的达尔贝是为了自己才留下来的。

    他不是没有脱困的能力,而是傲然地不准备使用。

    狂喜令陆卉儿猛地扑向达尔贝,“太好了,你没事就好!只要你没事,其它的都不重要了!”

    说着,陆卉儿就抓住达尔贝的胳膊,想要离开实验室,“走,我送你离开,永远都不要回来!”

    宋清源傻傻站在原地,无法接受自己刚才所看到的一切!

    他是科学家,根本无法相信凭人力就能撑断那些精钢铁链的事。

    如果达尔贝之前就有这么彪悍的能力,为什么这些天他都没有爆发,而是任由他肆意折磨呢?

    宋清源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脸颊火辣辣的痛,然而眼前的达尔贝身上早已经没了铁链,刚才的一切也不是他的幻觉。

    眼前的现实比刚才那记巴掌还要重,打得宋清源几乎站不住。

    所以这个可怕的恶魔并不是没有逃离的能力,只是不屑于使用而已?

    他宁愿被锁在这里折磨,只是为了想要证明卉儿师姐的说辞,证明爷爷不是被他给杀死的?

    不!

    不是这样的!

    宋清源无法接受这一切,身形摇摇欲坠往前走了两步,终究虚弱地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他脸色惨白看着达尔贝,声音微弱的厉害,“达尔贝,之前你为什么不走?”

    达尔贝目光炯炯,身形挺拔玉立,犹如桀骜不凡的王者,“在没有查出真相以前,我根本不屑于离开。不过,我似乎高估了你们的能力。”

    “不,你在说谎!你就是杀人凶手,我爷爷就是被你杀害的!”

    宋清源失控地大吼着,无法接受达尔贝眼中那清晰无比的嘲讽,更无法接受自己这么久以来都弄错了凶手的事实。

    达尔贝不再理会宋清源,甚至都没再看他一眼。

    在达尔贝眼中,此刻的宋清源根本就是被束缚的困兽,在事实面前做着无用的挣扎。

    真相早已经摆在了宋清源的面前,只是他拒绝接受而已。

    陆卉儿拽着达尔贝的手朝宋清源走去,语气诚恳的解释着,“清源,你相信我,他真的不是凶手。”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宋清源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掉头跑了出去。

    陆卉儿歉疚地仰头看向达尔贝,“对不起,这些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执意让你回来,你根本不用理会这些的。”

    “没关系,”达尔贝正想要说些什么,突然住了口,将陆卉儿拽向自己身后,表情严肃地看向门口。

    走廊上的灯光从门口投进来,然后被去而复返的宋清源!

    只是在宋清源的后面,赫然站着两名穿着黑色劲装的蒙面人,手里的枪顶住了宋清源的太阳穴!

    “宋清源!”

    站在达尔贝身后的陆卉儿着急地探出头喊了声,立即又被达尔贝拽回身后。

    达尔贝冷冷看向这两名黑衣人,语气冰冷如霜,“又是你?”

    两名蒙面黑衣人对视了下,其中一人瓮声瓮气道,“你这该死的邪恶,居然记得我?”

    “哼,我根本不想记得,而是你身上的酸臭味太过明显!”达尔贝冷声了声,眼神里蓄满杀机,“说,你们那晚袭击卉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达尔贝有着超高的记忆力,从看到这些黑衣人的衣着起,他就看出他们跟上次偷袭的那帮黑衣人是一伙的。

    他原本只是随口诈诈,没想到黑衣人居然就爽快地承认了!

    被揭穿身份的黑衣人似乎有些恼羞成怒,握着手里的长枪指向达尔贝,“你以为自己真的就无敌了么?告诉你,这些子弹是我们专门为了你研制的。只要被射中,你的伤口就会一直溃烂,无法愈合到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