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宋清源弯下腰,将地上的两盆花重新抱起来,低声说了句,“我是一定不会放过杀害我爷爷的凶手的!”

    因为宋清源弯着腰,所以陆少华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却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那满满的恨意。

    陆少华知道宋清源是宋教授从小带大的,爷孙俩有很深的感情。

    宋教授无辜惨死,宋清源心里一定恨死了凶手,不然也不会百般折磨达尔贝。

    “清源,放心吧,我一定会查出真相,为你爷爷报仇的。”

    宋清源背影僵了下,静默两秒后道了声谢,“谢谢。”

    陆少华跟宋教授相识多年,情谊十分深厚,心里也恨不得早日揪出真正的凶手。

    可是这些天不管他如何巡查,都毫无收获,似乎宋教授真的是达尔贝狠心杀害的。

    所有的证据都对达尔贝不利,但是基地里的人心里却比谁都明白:达尔贝明明有着可以虐杀他们的实力,却安心待在实验室,就是在等一个清白!

    宋清源心里也是知道的,但是在他看来,无论达尔贝有没有亲手杀害他的爷爷,都是害死爷爷的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达尔贝的存在,他的爷爷根本就不会死!

    不过这次宋清源学聪明了,他将对达尔贝的恨意深藏起来,瞒过了一心想为达尔贝证明清白的陆卉儿。

    只有能够接近达尔贝,他才能有手刃他的机会,亲自为爷爷报仇!

    “啪嗒。”

    宋清源打开实验室的玻璃门,将两盆花放进墙角,转身准备离开。

    在他放花的途中,他根本没看达尔贝一眼,似乎根本就没意识到达尔贝的存在似得。

    达尔贝也始终低头翻着手里的书页,对宋清源的到来完全无动于衷。

    陆少华抱臂站在门口,心里对达尔贝这个烫手山芋十分头疼。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低头正准备经过达尔贝身边的宋清源突然一个冲刺,从后腰摸出把锃亮的匕首,朝着达尔贝心口刺去!

    “清源!”

    陆少华看得清清楚楚,却没有阻止宋清源,甚至心里隐隐期待他能够得手。

    而那声惊呼声,源自于刚走进实验室的陆卉儿。

    陆卉儿今天买了不少盆栽,想帮达尔贝装饰下,恰好遇到宋清源主动帮忙,就让他帮自己搬两盆。

    她以为宋清源经过上次的事情,已经明白达尔贝不是真正的凶手。

    却怎么都想不到,会看到这么惊悚的一幕。

    陆卉儿手里搬着的两盆花跌落在地,她却根本顾不上,而是推开守在门口的陆少华,冲入了实验室内。

    “清源,你疯了么!”

    宋清源刚才那突兀的一刀,狠狠刺在了达尔贝的心口!

    明晃晃的匕首刺进了大把,只剩下短短的刀柄,和约摸两指宽的刀身。

    锃亮的刀身很快被殷红的血液渲染,变得刺目血红。

    陆卉儿震惊地瞪大眼睛,她刚才虽然惊诧宋清源的举动,却根本没有为他担心。

    因为她相信达尔贝的实力,笃定他一定能够躲开。

    可是,那把锋利的匕首,为什么却刺中了?!

    陆卉儿不敢置信地推开满脸狠戾的宋清源,颤着手想要把那把刺在达尔贝心口的刀拔、出,身上却没有半点力气。

    猩红的血花泛滥成灾,一滴滴自刀柄处滚落,终于变成了陆卉儿伤心的询问,“你明明可以躲开的?为什么不躲?”

    达尔贝淡定如风地坐在原处,一双冷眸怜悯地看着眼神狰狞的宋清源,“这些血算是我还你爷爷的,以后收起你那些幼稚的念头,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当宋清源搬花进来时,达尔贝就已经感受到了他身上那浓重的杀机。

    哪怕宋清源始终没有敢抬头看他一眼,但颤抖的双肩仍是没能掩饰住他的杀意。

    达尔贝知道宋清源恨透了自己,前些天费尽心机折磨他,无非是为了给惨死的宋教授报仇。

    虽然宋教授不是达尔贝亲手杀死的,但是说到底,确实跟他有脱不开的干系。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存在,那些藏在暗处的人,是不会对宋教授下手的。

    因此面对宋清源的百般刁难,达尔贝都全然无视。

    这次宋清源的出手,他预料到了,却根本没当回事。

    达尔贝比谁都清楚,那些普通的刀伤,甚至子弹,都无法对他奇怪的身体造成致命的伤害。

    不过这不代表他可以无限次的忍让,这次的鲜血算是偿还宋教授惨死时流出的血痕。

    但是,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宋清源脸色灰白地站在原地,他以为自己刺中了达尔贝的心口,可以顺利为爷爷报仇。

    可是眼前的一切,却颠覆了他的认知。

    只见那把匕首上的鲜血越淌越慢,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到停止了。

    从来没有什么生物被刺中后,可以不处理伤口就能痊愈的,从没有!

    “你这个恶魔!我绝对不会放弃的!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会手刃你的性命,亲手为爷爷报仇!”

    宋清源狼狈地怒吼着,双手紧握成拳,心里却格外的无力。

    他明明已经针对达尔贝出手了那么多次,可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这样的结果是宋清源无法接受的,他无法接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居然连给爷爷报仇都做不到!

    陆卉儿失望地转过头,悲悯地看向宋清源,“清源,我以为你已经看清了事情的真相,没想到你还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达尔贝他根本不是杀害你爷爷的凶手啊,甚至你针对他下了那么多次狠手,他都没有出手伤害你,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呵呵,我不明白?”宋清源咬牙切齿地瞪视着达尔贝,他跟达尔贝的仇恨早已经深埋在血液当中,不死不休!

    “如果不是这个恶魔的出现,我爷爷怎么可能会无辜惨死?!师姐,你告诉我,如果没有你带达尔贝回来,我爷爷不参与研究他的课题,会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么?”

    宋清源的话像一支重棒狠狠砸在了陆卉儿的心头,她哀伤地看向宋清源,“所以你是在怪我,怪我把他带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