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源挑衅地看着达尔贝,“一旦你的血管内流淌这种试剂,就会变成最普通不过的人类!”

    达尔贝冷眼盯着宋清源,淡淡问道,“这种试剂,你给卉儿看了么?”

    宋清源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支吾了片刻才说道,“师姐……师姐她当然知道,就是她让我拿过来的!”

    达尔贝这才垂下眼睑,“既然如此,那就依她的意思吧。”

    无论是人还是吸血鬼,只要是她希望的就好。

    宋清源没想到会这么容易,有点不敢置信地愣了两秒,这才回过神来。

    他刚才打听到陆卉儿睡着了,必须趁着她睡着的空档,赶紧给达尔贝注射才行!

    来不及犹豫了,宋清源咬牙来到达尔贝跟前,黑着脸道,“把胳膊伸出来!”

    达尔贝配合得伸出胳膊,胳膊肘的血管一览无余。

    宋清源握着针筒,狠命刺了下去,缓缓推送着里面的试剂。

    这些试剂十分的黏稠,推送的十分缓慢,达尔贝刚毅的脸庞有几分抽搐,应该在承受在极大的痛苦。

    宋清源的眼角自然看到了达尔贝的隐忍,心里有种报复的快、感,更加用力地推送药剂起来。

    就在这时,实验基地门口的位置突然传来冲天的爆炸声。

    “轰隆——”

    “砰——砰砰!”

    “别让他们跑了,陆教授根本就不在实验室!”

    “该死!截住他们!这帮人很可能是之前的黑衣人!”

    吵杂的声音被达尔贝听了个清清楚楚,他一掌将宋清源给推开,伸手拔出胳膊上的大针筒,快步朝门口走去。

    宋清源并没有达尔贝那么敏锐的听力,他只隐约听到吵杂而已,这会儿看到达尔贝要走,急得伸手去拽他,“你不能离开这里!”

    达尔贝看也不看他一眼,单手将宋清源挥出去,令他摔飞到墙边,重重摔倒在地,当场昏了过去。

    外面的炮火声依旧,那辆绿色小货车在众人的枪林炮雨下,硬是撞飞栅栏冲了出去。

    “该死,我看到了,陆教授就在车内的后排!”

    “拦住他,快去报告陆上将!”

    达尔贝在火光冲天中走了过来,沉稳地步伐坚定有力,锐利的目光扫向那些乱成一团的守卫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帮人很可能是黑衣人假扮的,陆教授,陆教授被他们带走了……”

    守卫的话还没说完,达尔贝就神情凌然地看向已经开到远处的那辆绿色货车,拔腿跳起冲天高,奋不顾身追了过去。

    在场的守卫们看傻了眼,“天呐,他居然会飞?”

    “飞个屁,那是跳!听说吸血鬼都会跳!不过怎么能跳那么高?”

    “是哦,好厉害啊!我的妈呀,之前我们是不是太低估他了?这要真是打起来,我们哪个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还是先想想怎么跟陆上将交代吧?陆教授是他的独女,万一有个什么三场两顿,我们也别想活了!”

    守卫们正议论纷纷着,闻声赶来的陆少华黑着脸怒骂起来,“都在嚷嚷什么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见陆少华过来,这些守卫们顿时像有了主心骨似得,立即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那辆车说是给陆教授送样本的,我们在视频征得陆教授同意后放他们进去。谁知道半个小时都没出来,就有兄弟过去看了下,发现陆教授的办公室空荡荡的,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然后呢?!说重点!”陆少华气得想要杀人,这些手下真的有逼疯他的本事。

    “然后我们就设岗想要拦住那辆车,却被他冲卡跑走了。”守卫们一个个缩着膀子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成为炮灰。

    倒是有个胆大的,颤巍巍指了下达尔贝追出去的方向,“那个,那个达尔贝已经去追了……“

    “妈的!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我去追啊!”陆少华气得骂娘,转身跳上一辆军用车追了出去。

    剩下的守卫们不敢怠慢,跟着跳上车子,跟在陆少华后面鱼贯而出。

    此时正值半夜,接连的汽车灯闪烁着,硬是照亮了半个天空。

    陆少华将油门踩到底,心里十分担忧自己的宝贝女儿。

    他之前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从来没想到,那些可恶的黑衣人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

    该死,不管是谁,只要敢打他女儿的主意,就等着承受他的雷霆之怒吧!

    可恶的混蛋们,他发誓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夜色黑寂无边,蜿蜒的环山公路上,一辆小货车疯了似的一路疾驰。

    货车内,身形高大的司机眼眸深深,全神贯注将车子开到最快。

    “师兄,还要快一些才行,他马上就追上来了!”

    副驾驶位上的女孩扭头看着车后方,神情十分焦虑。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负责带走陆卉儿的暗月和魅影!

    一向寡言的暗月和性格直爽的魅影,正是二十出头的大好年华。

    他们和之前惨死的那些黑衣成员一样,都自幼由名为“黑崖”的首领收养长大。

    自从他们被收养起的那一天,脑子里就被灌输了一种信念:此生活着的每一秒,都是为了铲除隐藏在黑暗中的吸血鬼(那只是首领的愿望)。

    在霓虹闪烁的大都市内,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暗流。

    很多人之所以没意识到邪恶的存在,是因为有人将黑暗阻挡在了你看不见的地方。

    而黑崖,就是传说中负责匡扶正义的存在!

    至少从表面上看去,黑崖内的每一位社员,都以能铲、除、邪、恶为己任。

    暗月他们这已经是第二次跟达尔贝杠上了,虽然达尔贝连他们的底细都摸不清,他们心里却早已经报了和达尔贝不死不休的信念!

    这次他们之所以会劫走卉儿,最终的目标还是为了能成功杀掉达尔贝!

    暗月始终沉着脸,将手里的方向盘打得飞快,小货车早已经被他开得飞起。

    但是即便如此,紧随后面跟来的达尔贝却始终如影随形,根本就摆脱不掉。

    “师兄,还要再快些才行!”魅影有些着急,生怕下一秒就会被达尔贝跳上车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