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68章 他抱着她,纵身跃下…
    第1768章 他抱着她,纵身跃下…

    在这副震撼人心的画面中,达尔贝抱着仍在昏迷的陆卉儿,缓缓落在了地上!

    “卉儿!”

    陆少华不敢置信地看清这一幕,直接撂下手里的微冲,跳下车朝达尔贝跑去。

    刚才那辆货车当着他的面爆炸,令他清楚体味到了什么叫心如死灰!

    他根本就没看到达尔贝是怎么逃出来的,就那么武断的以为卉儿也不幸地葬身在那场可怕的爆炸中。

    好在这一切都是假的,达尔贝竟然奇迹般带着卉儿自火海的顶端安然落下。

    只要他的卉儿还活着,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

    狂喜的陆少华还没有来得及跑到达尔贝身边,原本准备束手就擒的暗月突然朝达尔贝扔出一道冷刺!

    他站的位置离达尔贝最近,那枚尖锐的十字冷刺,避无可避地刺中达尔贝的后心!

    达尔贝愤怒扭头,血红的眸子瞪视着暗月,一个鬼魅急闪,瞬间来到了暗月的身边。

    他长腿矫健如虹,一个横扫,将暗月给扫下悬崖,“去死!”

    达尔贝从来没在意过这些屡次偷袭他的黑衣人的身份,但是现在他们的存在,严重威胁到了卉儿的安全,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刚才在车内,如果不是他机智察觉到了炸弹爆破前的滴答声,并在爆破的前一秒,抱着陆卉儿冲天而起,只怕现在他们早已经葬身火海,血肉横飞了!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达尔贝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一个横扫利落将暗月扫下悬崖,气势逼人地朝魅影走去!

    就算魅影是个女孩,他也不会手下留情,因为他们触犯了他的底线!

    殷红的鲜血从达尔贝后心缓缓滴下,却丝毫没有停止他愤怒的步伐。

    他如箭般的犀利目光令魅影步步后退,同时心里还隐隐有份庆幸,原来那名女孩并没有被炸死……

    “我不杀女人,你自己跳下去!”

    达尔贝居高临下看着魅影,语气里带着不容拒绝的狠戾。

    魅影看着这个气势如虹的男人,居然露出抹奇异的笑容,“当然,我本来就是要跳下去的。”

    说着,魅影一个俯冲,朝着悬崖冲了过去。

    离去的同时,她的手里丢下一枚黑色的圆球。

    圆球滴溜溜在达尔贝脚边滚动,吓得正朝这边奔过来的陆少华大声喊道,“快躲开,那是炸弹!”

    然而他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这一次,达尔贝并没有注意到脚下,等反应过来低头时,那枚炸弹已经轰然炸裂!

    “嘭!”

    冲天的火光拔地而起,抱着陆卉儿的达尔贝被强大的气流波及到,被直接掀到了半空中!

    目睹这一切的陆少华被吓得满身冷汗,一双脚直接定在原地。

    他第一次开始庆幸达尔贝不是寻常人,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然而陆少华还没来得及暗自庆幸,就眼睁睁看着达尔贝抱着陆卉儿,朝悬崖下方坠去!

    “卉儿!卉儿!”

    陆少华吓得连忙冲过去,根本顾不上已经摇摇欲坠的悬崖边。

    深深的悬崖下,达尔贝抱着陆卉儿临危不乱,反而借着下坠的身形,朝着另一道身影逼近。

    那道身影一身宝蓝,赫然是刚才主动跳下悬崖的魅影。

    而在魅影的正下方,则是同样身着飞行衣的暗月!

    他们身上的飞行服被山风吹得烈烈,鼓起来就像风中招展的旗帜,盘旋着平稳朝下方坠落而去。

    今晚的行动,暗月和魅影都没有穿夜行服,而是提前穿着翼装飞行衣。

    翼装低空飞行是由低空跳伞运动发展而来的,飞行者事先穿好翼装飞行衣,同时背负压缩跳伞装备,就可以从悬崖上纵身跃下。

    强大的气流会顶开韧性和张力都极强的尼龙羽翼,产生足够的浮力,使飞行一可以通过双臂和双腿的调整,操控身体在空中进行平稳的无动力滑翔。

    这种翼装的滑行速度十分快速,每下降一米就能前行约三米,等达到一定的安全高度后,就可以打开降落伞减速,安然降落到地面。

    陆少华不是没见过飞行翼装,他曾经也是极限运动的爱好者,对这种衣服十分的熟悉。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人居然狡诈地想到用飞行翼装来逃生!

    难怪达尔贝并没有抱着卉儿降落到另一边,而是趁势下坠朝崖底坠落。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陆少华确实猜中七八成达尔贝的想法,不过却不是完全的正确。

    达尔贝之所以顺势坠崖,一方面确实是想趁机要了暗月和魅影的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突然觉得浑身酸软疲乏。

    他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之前宋清源那支针剂的原因,还是刚才刺中后心的那把十字暗刺,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被凝结了似得,突然就没了力气。

    达尔贝揪心地紧皱着眉头,觉得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麻痹,无力到甚至连怀里仍在昏迷的陆卉儿都几乎要抱不住!

    他死死咬住薄唇,用力到将下唇咬得鲜血淋漓都丝毫不知,只知道自己绝对绝对不能放手!

    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如果他松了手,陆卉儿将再无生还的可能!

    她是他灰寂的生命中唯一的亮光,哪怕粉身碎骨,他也不能令这抹亮光熄灭!

    陆少华紧张的站在悬崖边,终于发现达尔贝有些不对劲。

    他大喊起来,“达尔贝,你要是不把我女儿给安全带回来,老子一定会弄死你!”

    呼啸的山风将陆少华的话卷走,根本送不到达尔贝的耳边。

    悬崖下两道宝蓝色的飞行衣蝙蝠般渐飞渐远,达尔贝却抱着陆卉儿,直直朝着深深的山涧栽去!

    他已经竭尽了全力,可是却再没有纵身而上的力气……

    无论怎么努力尝试,都不能阻止两人下坠的身形。

    达尔贝缓缓低下头,看着怀里面容姣好的陆卉儿,心头滑过一抹叹息。

    到底,是他连累了她啊……

    他从来不怕死,唯一惧怕的,是生命中最耀眼的那颗星辰就此黯然。

    她原本应该有着更美好的未来,可是如今却受到他的牵连,一次次置身在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