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 卉儿,对不起…

    这一次,似乎再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

    对不起,卉儿,对不起……

    达尔贝颤抖的唇瓣逐渐凑近陆卉儿光洁的额头,终于缓缓落下一枚轻吻。

    他脸上的神情是那么的虔诚无比,一颗早就死寂的心,在此刻跳如擂鼓。

    之前他从未奢望过任何,如今在死神的双翼降临时,他终于理清了自己的内心。

    是的,他在生命即将终结的最后一刻,才终于明白,怀里的这个女孩,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卉儿,卉儿,我一定不会让你的笑容就此消失!

    绝不!

    达尔贝眼神变得坚毅无比,用尽所有的力气,将陆卉儿紧紧搂在怀里。

    哪怕真的就这么跌落崖底,他也会用身体托起他对这庸碌的人世最后的眷恋!

    风声萧萧,刀子般割着达尔贝的脸,将他身上的西装吹得涨起,却无法、像飞行衣那般,托住他们失重下坠的身形。

    “达尔贝!你他娘的把我女儿还给我啊!不然我真的会弄死你,我说到做到!”

    悬崖边上的陆少华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今天接连的状况将他的一颗心绷得紧紧的,终于在此刻彻底崩溃!

    那坠下悬崖的,是他捧在手心的宝贝女儿啊!

    他怎么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坠入深渊,却没有半点办法呢?!

    “卉儿别怕,爹地来救你!”陆少华急疯了眼,想也不想地就打算跟着跳下悬崖,被他身后的手下们死死给拽了回来。

    “妈的,放开老子!我要去救卉儿!”

    “你们他妈的给老子放开,不然我一个个毙了你们!”

    “滚开!都给我滚!”

    陆少华的神智早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他拼命撕打着想要阻止他的手下们,以一己之力硬是撂倒了五名身强力壮的军人。

    见势不妙的士兵们对视一眼,合力将陆少华给压在地上,然后一掌将他给劈昏了过去。

    刚才还喧闹的悬崖终于陷入了宁静,只有爆炸后的余烬在蔓延纷飞着。

    “我们该怎么办?”一名士兵惶恐地发出疑问。

    另一名士兵灰头土脸低下头,“还能怎么办?只能如实把情况上报给总统了。”

    “没错,对了,还要告诉安琪拉公主,希望她能够接受这个现实。”这名士兵说着,探身往悬崖下看了眼,然后无望地摇头,“已经看不到他们了,这么高摔下去,恐怕生还的希望十分渺茫。”

    “走吧。”

    士兵们将被劈昏的陆少华抬上车,十几辆军用车像来的时候一样井然有序,朝着原路返回,很快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而被炸得狼藉的悬崖顶,除了呛人的浓烟,再也没有任何生物,人间地狱般死寂。

    ————————

    黑夜悄然散去,第一抹晨曦洒向大地时,崖底也跟着亮了些许。

    陡峭的悬崖底下,杂草丛生,荒凉萧瑟。

    “哗啦。”

    一条手臂自草丛间晃动了下,紧跟着手臂的主人睁开了眼睛,茫然地看着四周。

    她倔强的发丝盖住了精致的耳廓,优雅的五官在昏暗的光线下仍美的惊心动魄,漂亮的双眸内波光流转,令人心生向往。

    “呃……我怎么会在这儿?”

    女孩声音沙哑地揉着自己昏沉沉的头,光洁的额头皱成了川字型。

    她不是别人,正是被达尔贝抱着坠落悬崖的陆卉儿!

    陆卉儿晃着昏沉沉的脑袋准备坐起来,这才察觉到自己并不是躺在地上,身下似乎压着软绵绵的垫子。

    她连忙低头仔细看去,然后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她的身下,是浑身伤痕累累的达尔贝!

    他的身上布满了斑斑血迹,额头和帅气的脸庞上也满是擦伤,看上去触目惊心。

    只要一双手臂,仍死死搂着陆卉儿纤细的腰身,明显之前是死死抱着她一路滚下来的!

    陆卉儿仰头看了眼身旁那明显被压倒的荒草,上面早已经干涸的血迹无声诉说着之前的惊心动魄!

    在那些荒草些,是嶙峋怪异的山石,此刻早已经被达尔贝的鲜血给染得血迹斑斑。

    可想而知,当时的情形,是多么的惨绝人寰!

    断线的记忆重新回到陆卉儿脑海中,她只记得自己喝了杯咖啡,然后就昏沉沉睡了过去。

    等醒来后,一切似乎都跟之前不一样了。

    她到底是怎么摔下来的?

    达尔贝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那样毅然保护她的?

    这件事爹地知道么?

    实验基地戒备那么森严,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卉儿的脑海中满是疑问,却没谁能够为她解答。

    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去理清这些,而是遵循着本心,担心地想要唤醒看上去格外凄惨的达尔贝。

    “达尔贝,达尔贝?”

    陆卉儿小声喊着达尔贝的名字,并不敢用力去推他。

    她虽然并不清楚达尔贝伤在哪儿,但是他现在的情形,真的看上去糟糕极了。

    如果不是他那怪异的体质,受了这么严重伤的情况下,后果肯定更可怕吧?

    “达尔贝,拜托你快点醒过来,你告诉我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好不好?”

    陆卉儿低声喃喃着,内心诚挚期待达尔贝下一秒能够睁开眼睛。

    可是不管她如何祈祷,达尔贝都毫无生机地躺在那儿,气若游丝到随时可能伤重不治似得。

    “达尔贝,你睁开眼睛,告诉我你没事……”陆卉儿的声音哽咽起来,声音虚的几乎听不到。

    她从来不是柔弱的女孩,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都能咬牙扛过去,却从来没像这一刻那么害怕过!

    虽然她对昨晚发生的一切毫无记忆,但是眼前的景象却早已经告诉她,昨晚的一切有多么的惨烈!

    陆卉儿不知道达尔贝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才能死死搂住自己,任凭山石撕、裂啃噬他的躯体的。

    那些嶙峋的峭壁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达尔贝又抱着她,那肯定是被割肉似得痛吧?

    是不是他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确认她安全无虞,才终于力竭地松开了手臂?

    浓重的酸楚压得陆卉儿视线变得雾蒙蒙起来,她伸手抓住达尔贝冰冷的手,心疼地摸索着他手臂上那些随处可见的伤口,眼泪一颗颗滚落,大颗大颗砸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