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73章 我好像已经不再需要吸血了…
    陆卉儿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原本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犹豫了片刻仍是鼓足勇气问道,“那你,你吃什么?”

    达尔贝伸手点了下陆卉儿的鼻尖,已经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淡笑着道,“放心,我这次没有吸它的血。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被宋清源注射了不知名的试剂后,原先对鲜血的渴望居然奇异的消失了。”

    “什么?你什么时候又被他注射试剂了?你不知道他恨不得杀了你给宋教授报仇?”

    陆卉儿担心地下意识想要坐直身子,小腹处的撕裂感令她再度倒回达尔贝怀里,倒抽一口冷气,“你怎么这么笨?万一那些试剂会要你的命呢!”

    看着陆卉儿实实在在的担忧,达尔贝笑得格外舒心,“这些并没能要了我的命,反而阴差阳错,似乎衰减了不少我嗜血的欲望。我刚才甚至试着吃了点烤兔肉,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作呕不止。”

    陆卉儿没想到宋清源居然阴差阳错办了件好事,愣怔了好一会儿,仍是不放心地说道,“不行,回去我就去找宋清源问清楚,他到底给你注射了什么!万一会有什么可怕的反应还没出现怎么办?”

    “放心,排异反应已经过去,应该不会了。”达尔贝轻声说着,额头亲昵贴着陆卉儿的脸庞,这才缓缓道,“如果不是那些排异反应,我怎么可能会抱着你坠落悬崖呢?之前我甚至能够清楚感受到死神的降临,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又重新生龙活虎,有足够的力气能带着你离开这里。”

    对达尔贝来说,自己的安危从来都是无关紧要的,如今的他最重视的,是怀里的这个女孩。

    经历了这么多生死关头,他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心。

    之前他对荣宝儿是欲罢不能的痴恋,唯有陆卉儿,才是真正牵动他心的唯一。

    从他认清自己真心的那一刻,他就决定再也不会退缩。

    这一生不管他是吸血鬼也好,是基因变异的普通人也罢,他都会牢牢抓住怀里的女孩,跟她相濡以沫下去。

    哪怕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早就注定的艰难险阻,他也绝对不会退缩!

    “你确定自己真的恢复了?”陆卉儿仍是有些不放心,拽起达尔贝的手臂,想要查看他的伤口。

    果然,他手臂上那些血粼粼的伤口,已经结疤退落,愈合能力似乎比之前还要厉害。

    “好像真的没事了,你转过来,我看看你的背。”陆卉儿说着,非要坚持看达尔贝的后背。

    达尔贝依言将陆卉儿放下来,转过后背给她看个清楚。

    只见在摇曳的篝火下,达尔贝的后背上满是纵横交错的疤痕,可想而知他抱着陆卉儿一路自陡峭的悬崖滚落时,是多么的惊心动魄。

    现在那些疤痕已经结痂脱落,可是留下的痕迹却仍是那么的触目惊心,令陆卉儿模糊了视线,颤巍巍伸手摸向那些痕迹,“这肯定很痛吧?如果不是你强悍的自制力,说不定你已经丢了大半条命。”

    两人只穿着贴身的衣物,陆卉儿温热的小手落在达尔贝的背上,就像魔咒似得,点燃起一簇簇火苗,顺着达尔贝的脊椎骨涌向他的心头。

    他声音变得沙哑起来,低声警告起来,“丫头,别玩火。”

    陆卉儿没听懂达尔贝在说什么,只顾着用小手抚摸着那些疤痕,犹在心疼不已,“如果这些伤口落在我身上,肯定痛死了。”

    达尔贝无奈苦笑,自己刚才的警告显然没有被身后的女孩听进去。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美好,在令他尝试过甘醇后,随随便一个手势,就足以勾起他那汹涌的情欲。

    她的小手像一片羽毛轻浮他的心尖,让他瞬间血液沸腾。

    之前达尔贝根本没敢太过肆意,生怕会伤到初尝禁果的陆卉儿,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强迫自己草草结束。

    如今心尖尖上的小人儿那娇嫩的手拂过他的肌肤,令他旺盛的情欲之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

    “达尔贝,你……”

    陆卉儿正在心疼地抚摸着达尔贝后背上的疤痕,小手却被达尔贝给一把抓住。

    她愕然地看向突然转向自己的达尔贝,下一秒才发觉自己的手被硬拽着放在了他的双腿间。

    触手冰冷的凸起令陆卉儿再次烧红了脸,明明他身上的体温低的厉害,可那里的伟岸却仍像铁块似得烫的她下意识想要缩回手。

    达尔贝却摁住不肯让陆卉儿逃离,眼里早已情欲满天,俯身将陆卉儿压了下去,“刚吃饱,需要做做运动才好消化。”

    “达尔贝,你……”

    陆卉儿的娇嗔声很快被达尔贝吞没,无力的挣扎也被身上强势的男人给彻底碾压,被他带着再度陷入新一轮的颠簸中。

    荒草细细索索,掩映着黑暗中肆意宣泄着爱意的情侣,遮住了他们忘我的欲望。

    不远处的陡峭山崖顶,有两道光缓缓落了下来。

    等靠近细看,才发现居然是架盘旋而下的小型直升机。

    直升机螺旋桨掀起的气流吹到了大片大片的荒草,正逐渐朝崖底降落。

    坐在直升机内,赫然是黑沉着脸的陆少华和安琪拉。

    自从陆少华被他的部下劈昏后,安琪拉就闻讯赶了过来。

    她耐心等到陆少华苏醒过来,就立即开了架军用直升机,非要飞到崖底寻找陆卉儿!

    对自己老婆的决定,陆少华十分的支持,跟着跨入直升机内,铁了心要找回陆卉儿。

    他虽然眼睁睁看着陆卉儿被达尔贝抱着坠崖,心里却怎么都无法接受,认定了陆卉儿还活得好好的。

    夜色黑沉似海,视线十分不好,陆少华和安琪拉却打起十二分精神,誓要找到他们的宝贝女儿。

    “小心,那里有块凸出的峭壁!”

    陆少华小声提醒着安琪拉,丝毫不让须眉的安琪拉立即拨动操纵杆,使飞机险险避了过去。

    “老婆,视线不怎么好,还是换我来看吧?”

    被吓出一身冷汗的陆少华擦了下满布虚汗的鼻尖,小声跟安琪拉商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