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卉儿她一定没事…

    安琪拉白了陆少华一眼,“少来,你给我看清楚前面的路!”

    对于陆卉儿的坠崖,安琪拉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现在她着急想要快点找回陆卉儿,并没有心情跟陆少华吵架。

    如果换了平时,她一定会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隐瞒她的下场。

    她一向雷厉风行,怎么就眼瞎看上这么弱智的老公,居然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坠落悬崖呢!

    安琪拉越想越窝火,再次狠狠瞪了陆少华一眼,操纵着直升机继续降落。

    陆少华知道安琪拉憋着气,自己又何尝不是担心坏了陆卉儿的安全呢?

    他垂头丧气耷拉着头,眼睛却没敢放松,死死盯着前方黑漆漆的崖底。

    随着飞机的拉低,终于缓缓降落到了崖底的一处平坦的地方。

    安琪拉赌气带上头灯,扛上一把枪就推开直升机门走了出去。

    陆少华赶紧跟了上去,小声喊着安琪拉注意脚下,“老婆,这里地形不明,你要小心看清楚脚下的路。”

    “这还用你操心?”对陆少华十分不满的安琪拉扭头怼了句,下一秒就惨呼一声,“哎哟!”

    原来她刚才只顾着说话,忘了脚下的路,一脚踏空扭伤了脚脖子。

    陆少华连忙冲过来,蹲下来查看安琪拉的伤势,发现她的左脚踝肿的厉害。

    “没事吧老婆?”

    在安琪拉面前,平常黑脸恶面的陆少华完全变成了乖乖虎,生怕自己的老婆大人会有半点不适。

    安琪拉的脚脖子痛得厉害,心里又窝着气,伸手推向陆少华,“还死不了,你给我走开!”

    然而这一次,陆少华却没有听她的,而是弯下腰,将安琪拉背在了背上。

    他小心走在夜色中,边走边低声唠叨着,“老婆,你扭了脚不能再动,不然只会伤得更严重。”

    “哼!”安琪拉重重哼了声,仍是一肚子火气未消。

    “我知道,卉儿坠落悬崖,你心里怨我。”陆少华边走边叹了口气,“我又何尝不在埋怨自己呢?我宁愿从上面掉下来的是我,也不愿意是卉儿啊!”

    安琪拉没有应声,眼里有盈盈的泪花闪动。

    她一向要强,女儿和老公是她这辈子最珍视的所有,如今却突然听到陆卉儿坠崖的噩耗,难免有些接受不了。

    虽然心里明知道这件事是意外,怪不得陆少华,可是心里就是迁怒他,不想跟他多说。

    陆少华背着扭伤脚的安琪拉走在地形陡峭的崖底,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小心。

    两人头上的矿灯随着脚步的挪动逐渐晃动,从远处看去,就像两只耀眼的萤火虫。

    黑漆漆的夜色如影随形,在他们的身后,就是深不见五指的黑暗。

    陆少华背着安琪拉走了好一会儿,任劳、任怨的样子终于稍稍抚平了安琪拉心里的怒火。

    她清了清嗓子,低声问道,“累了吧?那就把我放下来歇歇。”

    “不累,你那么瘦,背着你怎么会累呢?”陆少华却不肯停下来,执意背着安琪拉继续往前走,“我们动作快一点,找到卉儿的希望就大些。”

    见陆少华丝毫没有推卸责任,仍在牵挂着坠崖的女儿,安琪拉原本冷硬的语气终于变得哽咽起来,“老公,你说卉儿她……”

    “不会的,她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陆少华及时打住安琪拉冲口而出的担忧,眼神格外的坚定,“放心,我们一定会把卉儿安全找回来的!”

    “嗯。”安琪拉郑重点头,眼睛突然看到前方隐隐有处火光,连忙伸手指给陆少华看,“快看!那里有火光!”

    陆少华连忙停住脚,顺势看了过去。

    果然,在距离他们大约两百米开外,真的有处火光在隐隐跳动。

    “崖底怎么会有火光?”陆少华低声喃喃了句,下一秒就开心地几乎跳起来,“是卉儿!一定是卉儿!达尔贝是吸血鬼啊,他就算坠崖也不会死的!”

    说着,陆少华就背着安琪拉,快步朝着那从篝火跑了过去,“一定是我们的卉儿,老婆,我们的卉儿真的没事!”

    之前陆少华的那些话,其实说的很没有底气,不只是在安慰安琪拉,也是在安慰着他自己。

    如今黑夜中的那簇火光跃动,犹如世间最美妙的景象,令他整个人都振奋起来。

    安琪拉同样喜极而泣,趴在陆少华背上死死盯视着那簇篝火,生怕它下一秒就会熄灭似得,“真的是火光,老公,我们的女儿还活着!”

    “对,卉儿她心地善良,我就说一定不会有事的!”陆少华早已经甩出百米冲刺的速度,背着安琪拉朝着那堆篝火狂奔。

    他们距离那堆篝火的距离越来越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火光的温热。

    然而就在这时,似乎一道山风卷过,刚才还燃烧熊熊的篝火,陡然熄灭。

    它的熄灭是那么的迅疾无声,令陆少华和安琪拉同时傻了眼。

    陆少华往前又冲了两步才好不容易停下来,一脸莫名地问向安琪拉,“那堆火灭了?”

    “我也看到了?可是明明都没有风啊!”安琪拉同样的难以接受。

    刚才他们已经把这对篝火看成了女儿生还的希望,可是如今,那堆篝火却突然熄灭,像暴雨般浇熄了他们所有的希望。

    陆少华不肯放弃,背着安琪拉放慢脚步,谨慎地朝着那个方向走去,“走,我们过去看看。”

    周围的夜色依旧漆黑无比,四周静的可怕,犹如恐怖片即将开场的气氛,凝重又令人心悸。

    急于寻找陆卉儿的陆少华和安琪拉却顾不上那么多,他们现在唯一关心的,是自己女儿的安危!

    不管前方是无边的黑暗还是可怕的地狱,他们都只能勇往前行!

    陆少华拨开挡在面前的荒草,那些齐腰深的荒草在黑夜中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很是刺耳怪异。

    随着他脚步的临近,头顶的矿灯终于照清了眼前的一切。

    只见原先那处篝火只剩下余烬,仍袅袅冒着青烟。

    在篝火的周围,是大片大片倒伏的荒草,有些上面还沾染着早已经干涸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