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6章 达尔贝被扔在崖底…

    哪怕明知道是拙劣的谎言,也必须硬着头皮坚持下去才行!

    陆卉儿再次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这才缓缓摇头,“我没事,妈咪,是达尔贝救了我。”

    安琪拉仔细端详着自己女儿那张红润的脸庞,细心发现她的脖颈处,斑驳着几枚浅褐色的草、莓印。

    身为过来人的她早已经明白女儿刚才在做什么,但是为人父母,她做不到逼着女儿承认,只好装作没看见。

    “只要你没事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安琪拉说着握住陆卉儿的手,“走,妈咪带你回家。”

    陆卉儿下意识扭头看向达尔贝,“那他呢?”

    “呵呵,他可厉害了,用不着做直升机!”陆少华没好气地嘲讽了句,心里早已经将达尔贝当成了死敌。

    达尔贝坦然面对陆少华,“没错,卉儿,我还可以抱着你回去,速度不见得比直升机慢。”

    “你敢!”陆少华恶狠狠瞪了达尔贝一眼,如果他手里现在有把枪,肯定毫不犹豫地轰没了达尔贝!

    这个混蛋,压根就不应该存在!

    陆卉儿不自在地看了眼大眼瞪小眼的陆少华和达尔贝,最终妥协下来,“没关系的,我坐直升机回去就好。达尔贝,你确定自己能跟上来就好。”

    达尔贝淡然点头,“当然可以。”

    他其实并不打算瞒下刚才的事情,在他眼里两情相悦绝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既然他确认自己爱上了,那就是爱上了,任何的障碍都绝对不是阻力。

    哪怕陆少华和安琪拉无法接受,哪怕全世界都无法接受,他也根本不在乎!

    那个眼神勇敢的女孩,将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女人。

    他将为之付出一切,哪怕献上自己生命,也在所不辞。

    如果不是陆卉儿之前的央求,他无论如何都会在这时把话说清楚的。

    她是他达尔贝这辈子唯一的女人,哪怕走到他生命终结的那一天,他的灵魂也将永远烙印着她的美好!

    达尔贝和陆卉儿含情脉脉的对视令陆少华十分不满,他重重哼了声,抬脚准备朝直升机走去。

    刚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折回,弯下腰再度将安琪拉背了起来,“老婆,我们走。”

    在陆卉儿面前,安琪拉有些不好意思,想自己走过去,“没事,我可以自己走过去的。”

    然而陆少华哪里允许她拒绝,不由分说硬是把她背了起来,语气蛮横地撂下句,“卉儿,跟上来!”

    陆卉儿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妈咪似乎崴到了脚,冲达尔贝点点头后,连忙朝陆少华追了过去。

    “爹地,妈咪是崴到脚了么?”

    “还不是为了找你?”陆少华的口气始终不怎么好,达尔贝的存在就像一根刺似得梗在他的心上。

    安琪拉重重捏了他一把,然后笑着看向陆卉儿,“没事的,只是扭到而已,没那么严重。”

    陆卉儿自责地低下头,“抱歉妈咪,这都是我的错。”

    “傻孩子,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安琪拉说着努努嘴,“你爹地就是那个暴脾气,他其实心里很关心你。之前你和达尔贝坠崖时,他差点就要当场跟着跳下去,幸好被人给及时打昏。”

    安琪拉虽然嘴里说的轻松,但是听那些士兵们说起悬崖上险恶的那一幕,仍是胆寒不已。

    她无法想象如果陆少华真的跳下去,卉儿又无影无踪,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一切。

    幸好这些都是虚惊一场,只要她的宝贝女儿和老公都好好的,其它的真的没那么重要。

    甚至对于陆卉儿跟达尔贝的恋情,安琪拉也没有陆少华那么排斥。

    在她眼里,只要女儿能够过得幸福就足够了,毕竟未来的余生,只有跟自己的最爱才能携手并肩,走过坎坷漫长的人生啊!

    陆卉儿听到安琪拉说的,心里很是触动。

    她知道爹地和妈咪很是疼惜自己,却没想到自己的坠崖,居然害得爹地都跟着要跳下来。

    陆卉儿没再出声,为着自己刚才那情难自禁的情窦初开羞愧不已。

    夜色依旧漆黑如墨,一家三口相互搀扶着,很快来到直升机前。

    而达尔贝早已经凭借过人的弹跳力,早早就候在了机舱门前。

    他绅士的帮陆少华拉开机舱门,却遭了陆少华的白眼。

    达尔贝故作看不到,依旧十分礼貌地站在机舱外。

    陆卉儿看了眼达尔贝,还没来得及说话,刚放下安琪拉的达尔贝已经不爽地在里面喊道,“卉儿,还不上来?!”

    陆卉儿只好恋恋不舍看了达尔贝一眼,这才低头钻入了直升机内。

    达尔贝站在机舱门外,挥手跟陆卉儿道别,那边陆少华已经启动了直升机,直接拔地而起。

    盘旋的螺旋桨几乎要打在达尔贝身上,幸好他身手敏捷躲了过去,总算有惊无险。

    “爹地!你怎么能这样?!”

    陆卉儿气冲冲喊了声,小脸被气得鼓鼓的朝外面去。

    等她确认达尔贝仍安安稳稳站在一旁,陆卉儿这才明显松了口气。

    操纵着直升机的陆少华轻描淡写地耸了下肩,“哦,我还真忘了机舱门外有人。”

    说着又小声嘀咕了句,“反正他也不是正常人。“

    “我听到了!”陆卉儿气冲冲地瞪了陆少华一眼,扭头向安琪拉控诉,“妈咪,你看爹地,他太不讲理了。”

    安琪拉只好打着圆场,“好啦好啦,你爹地也是找不到你心急。再说这不是没什么事发生么?”

    “哼!”

    陆卉儿重重哼了声,闭上眼睛不再出声,懒得再跟他们理论。

    对于之前她跟达尔贝的情不自禁,陆卉儿没有半点后悔。

    但是以后该怎么处理达尔贝和陆少华的关系,这还真是令陆卉儿头疼不已。

    想要让爹地接受达尔贝,只怕比登天还难吧?

    陆卉儿泄劲地叹了口气,一旁的安琪拉连忙握住她的手,“卉儿,好好的怎么叹气起来了?”

    “没事,可能有点困了。”陆卉儿随意搪塞过去,心头仍是沉甸甸的。

    她单身了这么多年,终于确定了心意,心里自然溢满了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