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80章 半夜变成女孩依偎在他怀里…
    第1780章半夜变成女孩依偎在他怀里…

    被抓个正着的冷月顿时又羞又窘,气恼的用牙齿啃了云毅一口,气恼的从沙发上跳了下去,冲回了卧室。

    她动作快的令云毅直接瞠目结舌,完全没弄明白小白到底是怎么了,就看到小白风一样蹿到了床上。

    冷月整个人团成一团,缩在软软的床榻上,觉得浑身像被火在烧似得烫。

    天呐,降一道雷劈死她个色女吧!

    她刚才脑子里怎么都装满了那种带颜色的画面!

    啊啊啊啊啊!

    “夸嚓——!”

    惊雷十分给面子地炸响在半天际,狰狞的闪电劈开了天际,轰隆隆的雷声接连滚了过来。

    冷月瞬间傻了眼,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必要这么准吧?

    “轰——隆隆——”

    “唰——啦啦——!”

    “夸——嚓——!”

    豆大的雨点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得,跟着雷声倾泻而下,接二连三的雷声接踵而起,似乎要撕、裂整个黑夜。

    震耳欲聋的雷声彻底吓到了冷月,她缩吧缩吧团成一团毛球,挤、进了被子里。

    下一秒,床铺跟着凹陷了些,一道温暖的身躯跟着钻进了被窝。

    那道身躯刚武有力,刚钻进来就一把拥住被雷声吓得瑟瑟发抖的冷月,声音温润如水,“是不是怕打雷?乖,我陪你睡。”

    不用多说,这男人正是这房间唯一的男主人——云毅。

    他刚才还在纳闷小白怎么变得那么反常,直到外面下起倾盆大雨,才明白小白是预测到要下大雨躲了起来。

    云毅担心小白独立待在卧室会更害怕,就跟着走了进来照顾她。

    他温暖的胸膛瞬间暖热了怕的缩成一团的冷月,刚才还团成毛球的冷月瞬间舒展开身体,本能依偎向身旁有着淡淡青竹香味的云毅。

    然而冷月的惬意没能持续多久,就在看到云毅脱下睡袍的胸膛时傻了眼。

    她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彻底迷失在他麦色的健硕曲线上。

    尤其是那两道若隐若现的人鱼线,正诱惑力十足地贴在她的眼前……

    天呐,男、色难挡,让惊雷来得更猛烈些,直接劈死她吧!

    冷月无声呐喊着,一双兽爪根本无处安放,缩在他诱人的胸膛不是,放在他平坦的小腹不是,搁在他微凸的……

    呃,杀了她算了,她今天一定是得了重病,不然怎么突然就胡思乱想起来了呢?

    云毅根本不知道冷月那汹涌澎湃的各种心理,直接用修长的大腿夹住冷月扭来扭去的身体,柔声安抚着她,“我知道你被外面的雷声吓坏了,不怕不怕,有我在不怕,小白最乖了。”

    苍劲的大腿直接锁住冷月细瘦的狼腰,阻止冷月乱动,却也令冷月的心跟着差点停摆。

    天呐,他夹着他的身子,这是真的要逼疯她啊!

    虽然明知道云毅只是好心想让她安稳下来而已,可是他们距离的那么近啊!

    他的那里热腾腾的,令她想注意不到都难!

    不久之前,他们才那么亲密的接触过,如今让她怎么做到坦然以对嘛!

    冷月真想一把掐昏自己,免得被眼下尴尬的气氛给憋闷到窒息。

    真的不是她色,而是身后的这个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啊!

    他根本就不明白,此刻赤着胸膛环拥着她,对她来说到底有多诱惑!

    冷月再次狠狠咽了下口水,努力去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暴雨,借此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云毅自然不知道冷月内心的变化,还以为自己终于安抚好了胆小的小白,笑吟吟拍着她秀气的狼头,“小白乖,马上就不打雷了,没事了哦。”

    一下下的轻拍像惊雷般打在冷月的心头,令她心里直发麻。

    她宁肯现在云毅就丢下她出门,也真不想被他这么照顾,简直要被逼疯的感觉。

    他的胸膛为什么那么烫,藤烤的她几乎要虚脱,却只能幽怨地瞪视着窗外。

    窗外雷雨纷纷,冲刷着整个世界,连绵不停的声音犹如催眠曲,终于哄睡了屋内的一人一狼。

    半夜的时候,冷月醒了过来,腰上仍是压着云毅那纤长的手臂。

    她小心翼翼换了个姿势,缩进他的怀抱里寻找更舒服的位置,长长的尖嘴靠在云毅的胸膛上,鼻息间缭绕的都是他身上淡淡的青竹香。

    睡着了的云毅神情安逸,俊朗的脸庞令人神往不已,帅得冷月睡意全无。

    她眼睛咕噜噜转了下,看着眼前秀色可餐的胸膛,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抵不过心里的渴望。

    没关系的吧?

    他已经睡得那么沉了呢。

    冷月无声怂恿着自己,毛绒绒的狼爪已经悄然变成了双纤纤玉手,柔柔搭在云毅的胸膛上。

    果然,触感一如她记忆中那么好。

    冷月的脸醇红不已,感受着自己和云毅的肌肤相触,满心都是欢喜。

    她嘴角满足地上扬,窝在云毅的怀抱里,再次陷入甜甜的梦乡。

    对于怀里白狼的变化,云毅根本一无所知。

    睡得很沉的他甚至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又来到崖底,和那名神秘女孩热切相拥。

    他的怀里满是软玉温香,绵软的触感令云毅根本不敢睁开眼睛,生怕自己会突然从美梦中醒来。

    唯有在梦里,他才可以对那名女孩肆无忌惮,那就让梦境来得更长久些吧!

    至少在梦里的拥抱,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真实。

    雨线仍在嘀嗒不停,纷纷扬扬飘了整夜,快黎明时才停了下来。

    红彤彤的朝阳悄然跃出云层,晨曦悄然笼上了层淡淡的霓虹,揭开了又一个明媚的清晨。

    冷月率先醒来,愕然发现自己仍没有变回白狼的模样,连忙扭了下身子。

    “别闹,小白,再睡会儿。”

    云毅眼睛都没睁开,就轻拍了下冷月的后腰,触手却感觉到一抹丝滑,完全不是平日里摸到的毛茸茸的触感。

    他有些愕然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小白正悠然甩着毛茸茸的大尾巴。

    云毅愣了两秒,低声自语道,“我刚才肯定是疯了,明明抱着小白,怎么可能会碰到人的肌肤呢。”

    虽然云毅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仍是疑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