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81章 他就是杀害宋教授的凶手(1)
    第1781章他就是杀害宋教授的凶手(1)

    他刚才拍出去那一下,触手的温润如水告诉他,那真的是女孩独有的肌肤啊!

    可是自己怀里搂了一整晚的,分明是小白没错啊!

    难道真的出现了幻觉?

    云毅百思不得其解,低头刚看向掌心,冷月就凑过来轻咬了下他的掌心。

    尖细的犬齿在云毅的手掌上游走,力道控制的十分得当,并没有伤害到他的皮肉,只是有些微微的刺痛。

    被咬住手掌的云毅瞬间收回跑神的思绪,用左手揉了揉冷月尖尖的狼耳,“小东西,又咬我了?饿了吧?我这就给你去做早餐。”

    说完,云毅就从床上下来,悠然换上居家服走了出去。

    等云毅走后,冷月这才松了把劲倒在床上,心仍在狂跳不已。

    刚才幸好她反应快,差一点就被云毅给抓了个正着。

    都怪昨天的雨下得太大,害得她都忘了变回来,如果被云毅看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冷月不确定云毅能否接受自己是狼人的身份,她甚至连去赌一把的勇气都没有。

    与其被戳穿黯然离场,她宁愿就这样无声守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呵护着所有。

    冷月在卧室里恍惚时,云毅的声音从餐厅传了过来,“小白,快来吃早饭啦!”

    所有的担忧和不安在听到云毅温润的声音后,瞬间变得无影无踪。

    冷月轻快地跳下床,朝着餐厅走去。

    未来还有很长很长,她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庸人自扰。

    等冷月来到餐厅,云毅已经将特意为冷月做好的早餐放在了专用餐具里。

    喷香的燕麦粥散发着热气,旁边是煮到软糯的水果,冷月胃口大开,美美享用起来。

    云毅看冷月吃得开心,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优雅地端起杯热牛奶。

    他刚要喝牛奶,手机就叮铃响了起来,只好放下牛奶杯接听起来,“你好,我是云毅,哪位?”

    “云总啊,我是老乔啊,昨天咱们可是约好的,你可不能失约啊!”听筒内传来道浑厚的男低音,是云毅生意上的伙伴打来的。

    冷月原本竖起耳朵在听,等听到是男人打来的后,就低下头继续享用自己的美食。

    她对云毅的生意不感兴趣,唯一在意的,只是担心会有那些女人占他便宜。

    云毅并没有注意到冷月的小动作,专心听着电话,“那是当然,咱们约好了八点半碰面,还有一个小时,肯定不会失约的。”

    “那就好,乔某就恭迎云总大驾光临哈!”

    云毅跟乔总又客套了几句,这才挂掉电话。

    他将手机放在桌上,看了眼在专心吃早餐的冷月,低声道,“小白吃快些,等下带你出门去玩。”

    冷月有些茫然地抬起头,云毅不是要去谈生意么?也带她去?

    也是,平时不管走到哪儿,云毅都会带上她的,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冷月心里很是高兴,低头继续吃起早餐,期待着等会儿的新奇之旅,听电话里刚才说的,好像是要去森林呢!

    早餐时间在和谐的气氛中度过,云毅帮冷月清理了下嘴角,帅气地打了个响指,“出发!”

    冷月却不肯走,毛茸茸地爪子拍了下云毅的裤腿,提醒他换上外出的西装。

    云毅低头看了眼,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家居服,笑着点点头,“还是小白聪明,我这就去换。”

    他很快回到房间,换了身银灰色的西装,整个人看上去更是帅气不已。

    “这下满意了?走吧!”

    云毅率先走出家门,帮冷月拉开车门,等她上去后这才跟着迈了进去。

    “这次要去跟个老朋友谈点生意,我打算把边境那块森林开发成旅游景点,以后你就可以去里面自由玩耍了。”云毅发动车子,也不管坐在身旁的冷月能不能听得懂,自顾自说着。

    冷月微微眯起眼睛,体内向往自由的兽血悄然开始沸腾。

    那可是森林呢,她已经很久没在森林中驰骋过了!

    云毅的眼角扫了下小白,发现她似乎很开心,宠溺地低笑了声,“怎么样?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等下还有惊喜要给你,别开心到把我扑倒就行!”

    冷月心里更是期待的不行,不知道云毅会给自己怎样的惊喜。

    毕竟她可是通人性的狼女呢,有什么惊喜会令她震惊呢?

    与此同时,F国的实验室内,陆卉儿仍在不分昼夜分析着达尔贝的血液样本。

    窗外早已经是月色四合,陆卉儿却丝毫没有觉得疲惫,精神抖擞地记录着分析仪跳出的各个节点数据。

    “叩叩,叩叩叩。”

    实验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细微的声音打断了陆卉儿的沉思。

    她放下手里的笔扭头看过去,轻声说了句,“进来。”

    门被从外面推开,宋特助端着个咖啡壶走了进来,“哈哈,我就知道你这个工作狂还在加班,来,给你冲了杯咖啡提提神。”

    陆卉儿连忙从工作椅上站起来,接过那支咖啡壶,“谢谢宋特助,这么晚了还帮我冲咖啡。”

    “这有什么?大家都是同事,应该的。”宋特助和气说着,眼镜片在灯光下微微有些反光。

    陆卉儿顺手将咖啡壶搁在办公桌上,拿起刚抄好的数据给宋特助看,“对了,我正好有个问题想问下你。达尔贝的血液分析跟之前似乎有些不一样。”

    “哦?”宋特助推了下自己的眼镜片,接过那沓数据看了起来,“哪里不一样?”

    “自从上次回来后,他就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嗜血了,不过却仍保持着惊人的自愈率和跳弹力。”

    陆卉儿将这几天达尔贝的变化简单说了下,不解地问向宋特助,“会不会是上次宋清源给达尔贝注射的针剂起了作用?抑制了他体内那些突变的基因?”

    “哼!”宋特助轻哼了声,嘴角扬起抹嘲讽,“吸血鬼就是吸血鬼,怎么可能会被抑制嗜血的本能?”

    这句话宋特助说的声音极低,陆卉儿并没有听清楚,疑惑地问道,“什么?”

    “哦,没什么。”宋特助收起脸上的不屑,恢复到往日的温文尔雅,“这些数据并不能代表什么,还要再继续监测观察才行。你呀,别总这么工作狂,先喝点咖啡休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