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82章 他就是杀害宋教授的凶手(2)
    第1782章他就是杀害宋教授的凶手(2)

    说着,宋特助拿起桌上的咖啡壶,满满倒了一杯递给陆卉儿。

    “好吧,看来是我太心急了。”陆卉儿接过咖啡喝了些,脸上仍是有些惆怅,“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研究方向搞错了,这么久了基因突变的课题都毫无进展,真的惆怅啊。”

    “没关系的,你那么优秀,肯定能揭开这项谜题的。”宋特助盯着陆卉儿手里的咖啡杯,低声说着,“快点趁热喝,有了精神才好继续研究。”

    “嗯。”陆卉儿端着杯子来到办公桌上,边喝边翻着那叠数据,没一会儿就不解地出声,“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困了?”

    “困了?那就趴在桌上好好睡一觉。”宋特助的声音仍是温润如水,“你每天都忙着研究这些,已经太累了。”

    “也好,你帮我盯着会儿,我先眯一会儿。”陆卉儿说着,就趴在办公桌上睡了起来,没一会儿就响起了匀称的轻鼾声。

    “卉儿?卉儿?”

    宋特助轻声喊了两句,确定陆卉儿已经陷入了梦乡,脸上浮现出抹得意的笑。

    他大步走到实验室门前,反手锁紧了门,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双白手套戴上,这才缓缓朝睡着的陆卉儿走了过来。

    “上次他们办事不力,已经被责罚了。卉儿,你要原谅我,为了正义不得不有所牺牲。”宋特助的眼镜片在灯光下闪烁着狰狞的光,带着手套的手心里握着只微型的针筒,“这是的麻醉剂可以让你酣睡三天不醒,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

    说着,宋特助就高高举起手里的针筒,朝着陆卉儿的脖颈刺了下去!

    “叮——当——!”

    针筒落下的瞬间,一道耀眼的光从窗口、射过来,稳稳击中宋特助手里的针筒,将它打落在地。

    装满药液的针筒掉在地上,咕噜噜转了两圈,滚落到桌子底下去了。

    满脸志在必得的宋特助怎么都想不到会有这种突变,愕然转头看向窗口,惊恐的发现达尔贝正凛然站在那儿。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宋特助惊恐地后退半步,对达尔贝的出现十分意外。

    他刚才过来之前特意去确认过,达尔贝明明被关在圆形实验室内,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儿!

    “呵呵,很意外吧?为了你的出现,我已经等了很多天了。”达尔贝利索地从窗口翻了进来,步步朝宋特助逼近,目光威严炯炯,“现在,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面对逐步逼近的达尔贝,宋特助明显露怯,脸色苍白地步步后退,“你……你在胡说什么,我听……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你只要告诉我,你是怎么杀害宋教授的就行。”达尔贝语气格外平稳,里面的威压却不可小视。

    “什么?宋教授是他杀的?!”

    刚才还趴在桌上睡着的陆卉儿猛地坐起来,不敢置信地瞪视着宋特助。

    听到身后传来声音的宋特助连忙回头,看到一脸清醒的陆卉儿时,这才明白自己是中了圈套。

    之前陆卉儿那均匀的呼吸声,分明是为了让他上当故意发出来的,她根本就没喝他加了料的咖啡!

    想到自己被愚弄,宋特助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尖着嗓子质问陆卉儿,“卉儿!你怎么变得这么有心计?!”

    陆卉儿看向宋特助的眼神变得无比失望,“我也没想到你会变得这么凶残!宋教授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做出那么狠心的事?”

    宋特助似乎无法接受陆卉儿眼里的失望,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放屁!不是我!我根本没有杀宋教授!”

    “是么?”达尔贝不容他狡辩,拿出背在身后的一根棒球棒,丢在宋特助脚下,“这是我从你的住处找到的,上面虽然早已经擦拭干净,却仍是带着浓重的血腥味。相信只要我交给警察,他们一定能够检测出上面沾惹的宋教授的DNA。”

    棒球棒掉落在宋特助脚边,他脸色更是白的厉害,拼命摇头,“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想杀他!”

    陆卉儿痛心疾首看着宋特助,“我猜遍了实验室的所有人,却从没想过会是你!你怎么能这么丧心病狂?!他是一手把你提携起来的宋教授啊!你自己都说过,宋教授对你恩重如山!可是你却做了什么?!啊?!”

    “不是我,不是我。”宋特助只顾着拼命摇头,眼神变得茫然起来,“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啊,那是不可能的!不可能!”

    说着,宋特助的眼神变得狠戾起来,恶狠狠指着达尔贝咆哮起来,“一定是你!是你想要陷害我!”

    “对,没错,一定是你!你这个邪恶的吸血鬼,早就应该下地狱的恶魔!是你残忍杀害了宋教授,是你!这些都是你做的!”

    宋特助原本儒雅的脸庞变得扭曲起来,咬牙切齿瞪视着达尔贝,似乎这样就能证明他的清白似得。

    达尔贝完全不像宋特助那么慌乱,而是气定神闲地抱臂站着,“是吗?既然如此,就把一切都交给警察,让他们来判断吧。”

    “不!不能交给警察!”宋特助明显慌了神,弯腰捡起地上的棒球棒,挥手去抓陆卉儿,“卉儿,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做的!”

    陆卉儿连忙后退,眼里再无半点信任,“宋特助,从你让我喝下加了料的咖啡后,我就开始怀疑你了。现在你又故技重施,还让人怎么相信你?”

    “真的不是我,我是被冤枉的!真的!”宋特助挥着手里的棒球棒朝陆卉儿扑来,眼神暗藏着凶狠,“卉儿,你要相信我!”

    没等宋特助靠近陆卉儿,达尔贝已经身形如电地挡在了陆卉儿身前,大手一把握住高高举起的棒球棒,轻松捏扁,“怎么,还想故技重施?”

    宋特助咬牙想要抽走被达尔贝捏住的棒球棒,可是使劲浑身的力气,那根棒球棒却纹丝不动。

    两人正僵持着,门外传来宋清源的叩门声,“卉儿师姐不好了,达尔贝偷偷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