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783章 达尔贝:我以后不会再吸血了…
    第1783章达尔贝:我以后不会再吸血了…

    陆卉儿被达尔贝牢牢护在身后,听到宋清源的喊声立即走向门口,打开了被反锁住的门栓,“达尔贝没溜走,他就在这儿。”

    实验室的门被打开,宋清源疑惑地走进来,看到相持不下的宋特助和达尔贝吃了一惊,冲达尔贝大吼道,“达尔贝,你这个疯子,快点放开宋特助!”

    说着,宋清源就朝达尔贝冲了过来。

    在宋清源的心目中,早已经恨达尔贝入骨,自然先入为主的以为达尔贝是想要伤害宋特助。

    他饿虎般朝达尔贝扑去,却被陆卉儿拦了下来。

    陆卉儿紧紧拽住宋清源的衣袖,大声为达尔贝辩解道,“清源,你误会了!宋特助才是杀害宋教授的凶手!”

    这句话宛如平地惊雷,震得宋清源当场愣住。

    他震惊地扭头看向陆卉儿,“不可能!你在骗我!你是想为达尔贝开脱!”

    说着,宋清源就猛地挣开陆卉儿的手,再次朝着达尔贝扑去,“你这个杀人凶手,肯定是使了手段想要推卸罪责!简直是丧心病狂!我跟你拼了!”

    宋清源身形高大,饿虎般扑过去,没等靠近达尔贝,就被他伸手挡开。

    达尔贝轻松挥开宋清源,看着他跌倒在地,居高临下道,“宋清源,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只怕你自己比谁都要清楚,到底是谁害了你爷爷吧!”

    说着,达尔贝将手里被捏扁的棒球棒丢在宋清源脚下,“这根棒球棒,你别说自己没有见过!只是你的偏见蒙蔽了你的双眼,令你始终不肯去相信这个事实!”

    “当啷!”

    捏扁了棒球棒掉落在宋清源脚边,却像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似得,令他刚才还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他惊恐地往后退了半步,拒绝接受听到的一切,“不!不是这样的!爷爷是你害死的,是你!”

    宋清源浑身抖得厉害,根本不敢看脚旁仍在滚动的棒球棒。

    他确实在宋特助的床下看到过这根棒子,但是哪有怎样?

    宋特助是爷爷一手提拔上来的,就算整个实验基地的人对爷爷有意见,也绝对不会是宋特助!

    明明杀人凶手就是达尔贝这个恶魔,根本与其他人无关!

    “你才是凶手,你才是凶手!”宋清源仇恨地看着达尔贝,不停低喃着,似乎在极力催眠自己。

    陆卉儿可怜地看着情绪几近崩溃的宋清源,来到他身旁蹲了下来,声音有些哽咽,“你也无法接受是不是?我也是。如果不是我上次被人从基地带出去,也不会怀疑到宋特助。因为那天晚上,只有他给我送了咖啡,后来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其实早在昨天,达尔贝就找到了那根沾染了宋教授血液味道的球棒,并偷偷拿到了陆卉儿的面前。

    面对那根早已经被洗干净了的球棒,陆卉儿浑身战栗不已,却仍是不敢相信。

    她无法接受一向敬重宋教授的宋特助,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整个实验基地的人都知道,没有宋教授的提携,是如何都不会有现在光鲜亮丽的宋特助的!

    达尔贝并没有逼迫陆卉儿立即接受现实,而是提醒她要小心宋特助,至少做到不要吃他送来的东西。

    因为达尔贝怀疑,那晚陆卉儿会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出基地,就跟宋特助脱不了干系!

    陆卉儿虽然不敢相信,但是今晚宋特助送来咖啡时,仍是听从达尔贝的警告留了个心眼。

    尤其是宋特助不自然地端起那熟悉的咖啡壶时,陆卉儿突然想起来,自己被劫走那晚,好像也是喝了杯咖啡,然后就昏沉沉睡着了。

    所以刚才陆卉儿只是假装喝下,然后借口头昏趴在了桌上。

    而后面发生的一切,纵然令陆卉儿心里难以接受,却不得不无奈接受宋特助果然有嫌疑的现实。

    当宋特助挥舞着那根棒球棒朝陆卉儿扑来时,她终于相信达尔贝之前说的话,宋特助就是杀害宋教授的真正凶手。

    陆卉儿看着缩成一团的宋清源,眼泪早已经打湿了他的镜片,他仍在不停摇头,“不会的,不可能的,我爷爷是被吸血鬼害死的,不是他,不是……”

    “没错!达尔贝,你这个肮脏的吸血鬼,不要以为拿出凶器就能污蔑到我头上!”宋特助强自镇定着冲达尔贝怒吼,“你才是真正的凶手!你这是血口喷人!”

    “还想狡辩是么?”达尔贝稳操胜券地笑了,扭头看向实验室外,“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天被毁掉的监控应该也差不多别修复了。等监控重放,大家就会明白到底是谁在撒谎!”

    “你胡说!那天的监控早就被我剪了,就算修复也拍不到任何画面!”宋特助高声怒斥着达尔贝,说完就像被猫咬到舌头似得,瞬间没了声息。

    达尔贝了然看向宋特助,“所以你还打算否认自己杀了宋教授?”

    他的目光清冷明净,像灼眼的阳光般刺穿了宋特助强自镇定的假象,“妈的,达尔贝,你居然诈我?!”

    “诈你又怎样?!”达尔贝不屑地冷哼了声,“某些人口口声声说我是脏污的吸血鬼,自己的灵魂又高尚到哪儿去呢?”

    “再怎么样,我也不以血液为食!”宋特助一脸的狼狈,却仍是色厉内荏,“我再怎样都是正常人!不像你,是人人厌弃的恶魔!”

    达尔贝一个瞬移,单手扼住宋特助的喉咙,将他提了起来。

    “没错,之前我确实以鲜血为食,令人畏惧疏远。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嗜血的渴求了!”达尔贝说着看向委顿在地上的宋清源,“这都要多谢宋清源注射的那些针剂,它们没有扼杀我的性命,而是成功遏制了我体内对鲜血的渴望!”

    自从坠崖回来后,达尔贝就奇异的发现,自己再没有像之前那样渴望鲜血了。

    虽然偶尔他的喉头仍干渴不已,提醒着他温润鲜血的甘醇,都被他强行压制住了。

    甚至偶尔,他还可以吃些正常的食物。